安大陆和布莱恩的“玉缘”(上)

安大陆在工作室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安大陆现在以玉雕为事业,以玉雕为生活。

苏州玉器街上有一个不起眼的作坊,其主人安大陆却远近闻名,因为他是那里唯一的老外。

55岁的安大陆(Andrew Shaw)是地道的英国人;到中国学玉雕前,在伦敦BBC英国广播公司当记者,跑国际时事。

这些日子,安大陆的一个玉雕发烧友,37岁的加拿大人布莱恩·麦希森(Brian Matheson)从温哥华飞到苏州,跟他一起张罗第二届网上世界玉雕赛,正式名称是2012世界玉石交流研讨会 (Jade Carving Symposium)。这个网上媲美活动是布莱恩去年发起的。他跟安大陆因为玉雕在网上结识,意趣相投,决定借安大陆之力,鼓励中国玉雕师参与这个比赛。

BBC英伦网通过电话找到在苏州刻玉学中文的安大陆,还有他的伙伴布莱恩,听他们分别讲了自己的“玉缘”故事,分别与网友分享。

玉之缘

从BBC记者到玉雕师,安大陆的人生转型花了五年多。应该说BBC前同事改行的也不计其数,但跟“前生”决裂之彻底如安大陆者,确实罕见。

记者喜欢问为什么,前记者熟知行规,所以在电话访谈时听到“为什么走上这条路”这个问题时,对答如流:

“中年危机,这可能是部分原因。当时我不喜欢自己的工作,我不喜欢自己必须干的事,不喜欢自己生活在其中的城市(说的就是伦敦)。后来,我到泰国休长假,到佛教寺庙里打坐默思,还上了一些课,彻底放松身心,重新检讨自己上半辈子的人生。就是那时候,我平生第一次拿起一块玉石,”

当时,安大陆觉得这块石头美得如歌如诗,“它在对我唱歌”。当时还是BBC记者的他自那以后无论是休假还是出差,有机会就买一块玉石。

他说,自己和玉的关系是“一见钟情”,而历时5年的玉雕生涯可称作“爱情故事”。

年届50的时候,安大陆决定换个活法,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计划很简单:抛弃这里的一切,买张机票到中国去,一边学中文,一边学玉雕。那是2008年。现在,他可以坦然地称自己是玉雕师, 开辟了自己的网页

玉之情

让安大陆一见钟情的那件玉, 一尊泰国紫玉坐佛,“不管是握在手里还是放在那儿,总是那么清凉” ,现在还被他珍藏着。

和恋爱中的人一样,他开始尽可能多地了解玉、玉雕、玉文化,还观察总结出一点:在中国,大街上每十个人里至少有一人戴着一件玉首饰,其他九人可能家里都有玉件。他认为,这从一个角度说明了“玉文化”在中国的深度和广度。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安大陆说,现在的生活比在英国当记者精彩,心情舒畅,很有满足感。

跟发现玉雕之前相比,安大陆认为他现在生活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平时接触交往的是自己喜欢的人,“我别无所求”。

比这更好的情况,可能是他的意中人最终接受他的求婚,而他也可以在苏州开一个自己的玉雕展馆。这可以说是梦想成真了。

安大陆对自己的意中人较吝啬言辞,与他对玉的赞誉形成对比鲜明。但他赞玉时用的词汇经常可以在人们夸赞自己爱人的言语中出现。

他不愿意透露这位女士的名字,只肯说她是中国人,是苏州一位“非常成功的女商人”。

他曾经花了两年时间寻一块完美的白玉,用来给这位女士打磨一副配得上她的手镯。

“我想娶她。尽管我不过是个穷老外,没多少钱财,但必须送她一件足以表达我内心所思所感的信物,而亲手打磨的白玉镯在我看来是最好的选择,”安大陆解释。

花那么长时间找玉料的原因很简单:他在市场上看中的玉石,都太贵,他买不起;能买得起的石料,他又看不上。

最后呢,一位不愿公布身份的善兄被他的故事感动,送了他一块玉料。那是无价的。安大陆还没开始打磨雕琢,“不敢下手,怕破坏了完美。”

玉之美

安大陆承认自己对玉堪称迷恋,到了不屑他顾的程度。“我已经全身心给了玉,再容不下别的石料了。”

他说,玉有一种内在美;几千年来,全世界各地凡是有玉石的地方人们都把它当成珍宝。它易于抛光、雕刻,它可以讲述那么多的故事,传递那么多的信息,而且玉石触及肌肤的感觉没有其它石头可与之相比。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安大陆的作品之一

他发现,几千年来,不少珍视玉石的文化里,人们在打坐、诵经、沉思默想时,手里握一块玉或口袋里揣一块玉,认为玉可以让人心静。

他还发现,刻玉让他心里宁静。

“雕刻玉石的过程,在这种天堂之石上雕刻的过程,把一块从集市上买来的石块变成一件美丽的作品,这是个美得难以言表的过程,”安大陆说。

这里不可忽略的是他的中国玉雕师傅,一位老玉雕师。安大陆不光与这位黄先生切磋玉雕技术,更从两人就着茶水交谈时从老人地方口音浓重的普通话中发现一些哲理智慧。

“比如,我的玉雕手法跟中国传统手法不一样,黄先生就说,没关系,上山的路有很多,但最好的东西在山顶,”他说。黄先生还是他采购玉石时的参谋,让他避免在鱼龙混杂的市面上受骗。

玉之彩

他在中国的玉雕生涯虽短,却比在英国的记者生涯丰富精彩,而这段经历中他认为在英国绝不可能得到的,是友情和善意。

经过5年的磨砺,安大陆已经创作了不少玉件;买他的玉雕作品的人,也不再纯粹因为洋人作玉雕之稀罕,售价也自然不再是地摊价。他为自己的小作坊购置了先进设备,还在个人网页上设了作品陈列。

他最满意的作品是一件刻了“班门弄斧”四个汉字的碧玉。这件作品没有标价。

在安大陆看来,西方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玉的美,但对玉的珍视程度远远不够。

他和布莱恩希望通过网上玉雕赛为这种趋势加把火,做点“教育”,做点公关宣传,造点声势。

他的一位摄影师朋友拍摄了一部安大陆在中国做玉器的纪录片,准备今年秋季参加北美的一个电影节。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