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亲身体验奥运安保

安检人员
Image caption 伦敦奥运场馆的安检人员执行任务。

当家母得知我要来伦敦参与奥运时,立即嘱咐莫要往人多处钻,说西方跟恐怖主义有仇,别把你给连累了。

笑过妈妈的多虑之后,却想起最近从“安保人员招聘不够滥竽充数”到“温布利大球场内部要是离奇丢失”,一场奥运安保上的闹剧层出不穷。还是不自觉地添了一份不安。

为了帮朋友拍新闻图片,从国王十字车站下车伊始就开始拍照。之后每到一处地铁站、火车站、或是地标建筑都在拿手机拍来拍去。

在Goodge Street站附近看到一个宗教极端分子举着一个写满极端反犹言论的牌子。觉得新奇,于是拍之。

地铁里看到报纸上写着明天在特拉法加广场的一个叫“One Minute For Munich”集会,旨在纪念40年前在慕尼黑奥运会被谋杀的11名以色列运动员。筹划着要去看看,于是拍之。

随后下车出地铁站时,一个高个儿、瘦削、身穿便衣的中年人把我拦住,手心一抖亮出一个破旧夹子里的警徽,低声说,“我是警察,请你跟我来一下,我需要检查你的证件还有手机里的照片。”

看他穿着极其随意,装警徽的皮夹又破旧不堪,脑海里瞬间闪过几个外国游客被假警察拦下骗钱的新闻。顿时警觉了起来,说道,“我觉得你不是真警察。”“是的是的,你来这边,他们会告诉你我是真警察。”他指了指地铁站的执勤人员,然后费尽周章地把我带过去,前后用了将近10分钟说服我他的确是个真警察。

随后在翻我手机照片的过程中,真有点儿百口莫辩的感觉:各个车站的站台、奥运公交专线的路线图、宗教极端分子和他的反犹言论、明天犹太人集会的时间地点通告。任谁都会起疑心。

前后波折不少,护照、学生证连火车打折卡我都拿出来了,家底也一点儿没落下,从来英国的第一天的经历全交代了。最终便衣警察总算相信我不是在策划恐怖袭击。用时大概15分钟。

然后他说这次问询必须要纪录在案,而他是个便衣,没有用于纪录的东西。所以请我在这儿等,他已经叫自己的同事来给我做笔录了。

等待的过程中,与这位叫John Anthony的警员闲聊。他说奥运以来这样的便衣问询拦截每天都在进行,而其中的10%-15%是真正的犯罪分子。不过目前还未发现针对奥运的有组织犯罪。

他还表示,奥运的到来并未给警察方面增加太多负担,就警员来说,甚至没有额外加班。伦敦警察分为大都会警察(Metropolitan Police)和交通警察(Transport Police)两方面,他们都还是在履行日常的职责,并未过多地参与奥运安保之中。安保的很多工作都被分派给了安保公司和军队来执行。

事实上就像我看到的一样,伦敦作为城市的奥运气氛并不浓烈, 地铁站台还时不时会有空无一人的情况出现。 没有巨大的人流,就减轻了不少警察的活动。在等待了近半个小时都没见到他的同事的情况下,警员Anthony显得尴尬,并表示十分不好意思,遂车站售票的地方借了一张白纸,匆匆记下了我的身份信息和事情经过,然后握手说再见。

前后一共耽误了我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想起早上(31日)刚看到一个新闻,今天英国首相卡梅伦从奥林匹克公园返回官邸,在怀特霍尔街步行时,被一名负责奥运安保的士兵拦下,并坚持要求卡梅伦出示证件。后者恰巧没带证件,虽然尴尬,但卡梅伦还是盛赞了这名军人严谨的态度。

如此想来,自己也与英国首相享受了一样的待遇,也就作罢。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