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铜花瓣火炬塔设计者谈创意

更新时间 2012年 8月 27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45
伦敦奥运主会场上的铜花瓣火炬塔

托马斯说虽然这个火炬塔的设计已经“不存在”了,但它曾经存在过,并在某种意义上,一直存在着。

有“我们这个时代的达芬奇”之称的英国设计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上周六(25日)做客爱丁堡国际书展,与现场观众分享了他几个知名设计背后的故事。

这其中就包括伦敦奥运开幕式上由204个铜花瓣组成的火炬塔(Olympic cauldron),及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种子圣殿“(Seed Cathedral)的创意设计。

火炬塔设计代号“Betty狗”

在托马斯向大家介绍他的火炬塔设计之前,大屏幕出现了一副小狗图片。原来,这只叫做“Betty”的小狗就是奥运开幕式“绝密”点火方案的代号。

托马斯介绍,他多年的设计经历从来是和“场所”或“物件”打交道,却从来没有做有关“瞬间”(moment)的设计。

丹尼·鲍尔(Danny Boyle)被任命为开幕式导演不久,便找到他,希望他能做奥运火炬塔的设计。托马斯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做得太好,在预算如此有限的情况下,接过此“烫手山芋”,着实是该项目最具挑战性的地方。

小而简单,不求跟风

托马斯说他们团队曾经花了整个周末研究历届奥运的点火,“其实当问及大家对那些点火的印象,没有人会提到火炬塔的设计,大家记得的只是弓箭手用弓箭将火炬塔点燃”。

而他也发现,点火仪式越来越脱离运动员和观众:“火炬塔在空中,圣火在空中点燃,这很让人激动。其实几十年前的火炬台,比如我们看1948年的伦敦奥运会,它很小也很简单,摆放在体育场中间。所以我们在思考,是跟风继续把火炬塔做的大而繁复,还是将它简单的放在整个体育场的中央。”

托马斯解释道这其实是最有效联系各地方运动员的方法:“各国的运动员有多有少,就如一块块大小不一的蛋糕。开幕式上运动员散布在体育场,大家围着火炬塔,也成为火炬塔的一部分。”

“204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因为奥运这场盛会,放下成见和不一致,走到了一起。两周之后圣火熄灭,这种联系就消失了。我们希望,有一个东西,能够将各个国家地区联系起来,又能在奥运之后,继续保持这种联系。”

因此与历届奥运会不同的是,这刻有各参赛国家、地区名字的铜花瓣在奥运会结束后,交由各个代表团。主火炬虽然消失,这种联系却依然存在。

“看不见”的火炬塔

托马斯·赫斯维克

托马斯·赫斯维克在爱丁堡国际书展上为读者签名留念。

托马斯透露,开幕式上,当希腊代表团运动员按惯例第一个入场,第一个“铜花瓣”亮相,各国的解说员也只是在半小时前被告知这个东西“很重要”,但是具体有何功用,他们并不知道。直到开幕式最后阶段,解说员们才会收到另外一张“解密”的纸条。

开幕式前两周,只有不到十人知晓的最高机密——“火炬塔点燃”开始彩排:“我们总在所有彩排完成清场后测试主火炬塔的点燃。当时许多参与运动员彩排的人都纳闷火炬塔在哪呢,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你们正踩在它上面呢!”

托马斯说,即使开幕式进行当中,运动员是场上焦点,可能没人会真正注意到体育场中央一块地方地上大大小小的“黑洞”。因此这个火炬塔其实一直存在,只是直到最后一刻,大家才真正“看见”。

主持人通过大屏幕帮大家回顾了火炬塔点燃的片段,现场观众情不自禁掌声四起,甚至有观众激动留下了眼泪。

为如今“不存在”的设计感到骄傲

与大家分享了他两年前创新的伦敦双层巴士设计,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种子圣殿”设计等创意和有趣故事后,托马斯回答了现场观众的问题。

42岁的托马斯谈到自己的设计生涯,说他相信所有人都对新奇的事务、发明感兴趣,并深信这个世界可以因为许多人做的努力、发现和设计不断地进步和发展:“我非常感谢那些为我们人类生活的进步做出贡献的人。”

与他的其他大小设计不同,奥运火炬塔犹如一个临时建筑,而它的搭建也是为了某一天的拆迁。托马斯说虽然这个火炬塔的设计已经“不存在”了,但它曾经存在过,并在某种意义上,一直存在着。

“我为能参与到这个项目的设计感到骄傲。一直如此”。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