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切奇科夫画中的《中国女孩》

更新时间 2013年 5月 7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59

今年早些时候,俄罗斯画家弗拉迪米尔·切奇科夫的著名肖像画《中国女孩》,俗称《绿色女子》,在伦敦以近100万英镑(15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这张名画的印刷品也深受收藏者喜爱。BBC国际台最近访问了这位名画的画中人,切奇科夫当年的肖像模特莫妮卡·庞素珊(音译: Monika Pon-su-san),听她亲口讲述无意中成为名人的感受。

那是1950年的一天……

一个卷头发的陌生人走进叔父在开普敦经营的一间洗衣店。我当时在那里帮忙。

在我招呼顾客时,他就立在一旁,眼睛一直紧盯着我。直到店里只剩下我们俩他才开口讲话。

“你好!”他说。“我叫切奇科夫。我想给你画像。”

那时候切奇科夫还不是很出名,刚巧我前一个星期的礼拜六读报时见过他的名字。

尽管有点紧张,我还是答应了。 下班后他来接我到他家里去。

他叫我穿上他妻子的一件袍衣。是真丝雪纺绸,很美。袍衣并非画中的黄色,那是他自己想象的。

很多人问我:“你脸上为什么神情严肃?在想什么?”

我总是回答说:“你知道,一个模特呆坐在那里久了,就累了。”

莫妮卡1952年在开普敦的留影

当时我脑子里想的都是切奇科夫的一生。他一生坎坷。二战期间曾一度困在船上三星期没得吃;后来船还遭到轰炸。再后来还被日本人囚禁。

他与妻女失去了联系。最初以为她们都死了,就找了情人。但是命运难卜,结果她们没死,都到了开普敦。 谁知他自己也最终流落至此,与家人重逢。

我很喜欢他。 人很风趣。 我们常常欢笑一堂。 作他的肖像模特我前后共得到6镑5先令工酬。

他教授的美术课共有约20名学生。我给他们作模特的整个过程中,他都不许我看他的画——永远是画板背面对着我。

我当时就不断缠着他问:“你这张画取什么名字?”

他总推托名字以后总会想出来。 直到我作模特的六个或十个星期即将结束时——因为我也记不清当时一共用了多少时间——当他的画展开幕时,他说给画取名为《中国女孩》。 我觉得这名字很平常。

当我看到画像时我震惊不已。 我觉得自己被描绘得像恐怖电影中的怪物。 我当时做了鬼脸说:“哎呀,绿脸婆!”

很快人们开始认出我来。 我记得有一次在超市购物,突然一位女子叫到:“瞧那个女孩!她就跟那画上的人一样!”

我决定自己一定要买张印刷品。 当我找到切奇科夫的时候,印刷品卖光了。 后来他给我一张在伦敦巡展时候剩下的。 现在就挂在我客厅里。

当时先后有很多人请我作模特,但是我傻呀,我选择结婚后生五个孩子,之后的一切这个样子了。

要照顾五个孩子,慢慢就没什么时间与外界交往了,也避开了开普敦的艺术家们。 后来就没人再请我作模特了。

最近画像拍卖我没能到场真是失望得很。 我女儿告诉我说:“画像卖出去了!卖出去了!” 当最后知道卖了100万英镑,我高兴地跳上跳下。

每个人都那么喜欢这张画。 说实话我也不明白其中奥妙。

我的小闺女——人家都说长得像我的那个对我说:“我希望能有很多钱,然后就可以买下这张画并永远留在自己家里。”

有记者问我现在是否还会给另一位艺术家作模特,我说不会……除非切奇科夫还活着,那我会愿意让他再画我一次。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