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把搞音乐节的瘾“不容易”

音乐节
Image caption 小型音乐节在整个英国夏季音乐节里数量颇多。

在过去的十年里,在英国举办的夏季音乐节数量“暴增”。但“玩儿”场音乐节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英国音乐节大奖(UK Festival Awards)的负责人杰纳(Steve Jenner)表示,2004年时,在英国举办的音乐节也就是一百来场,但今年音乐节的数量超过了700场。

同时,在过去的十年里,小音乐节的兴起也是一浪高过一浪。“虚拟音乐节网站”(Virtualfestival.com)的斯文戴尔斯(Chris Swindells)说,这些“小不点儿”音乐节有的“就在自己家的农场里举办”。

来自德文郡的福德(Si Ford)2003年刚自己“玩儿”音乐节的时候,来参加的都到不了60人。

但到了2007年,他的音乐节已经有600人前来参加了。

他说:“为了搞音乐节,我把自己的西服一脱,原来的生意也不干了,音乐节占据了我整个生活。现在,搞音乐节成了我的生活方式,但是件极其累人的活儿。”

福德说:“这全凭自己的奉献精神,只要你自己认定能搞成,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星火燎原”

福德回忆说,他最初办音乐节时“付出巨大代价,并走了很多弯路”。他说,当时“自己搞的音乐节既没名气,也没大牌艺人助阵”,所以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既要说服别人来参加,又得争取邀请到名气大点儿的艺人和乐队。

现在来参加福德举办的音乐节的乐迷,已经超过5000人了。

英国音乐节大奖的杰纳说:“不管是十年前、还是现在,只有那些有大企业斥资赞助的音乐节,能在第一年像模像样地成为主流。”

他说:“但这些主流音乐节在整个音乐节市场里,属于极少的少数派。”

他指出:“大量的音乐节都是一点儿、一点儿自己搞起来的,最终星火燎原。比如‘最佳音乐节’(Bestival),刚开始的时候,去的人不过五千来人,现在已经发展到五万观众了。”

2010年时,杰克逊(Carly Jackson)搞的“OsFest”音乐节,在第一年只吸引了大概五千人左右。

她说,搞一次音乐节“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他说:“你不仅要让来参加的人都感到高兴,而且还要保证整个活动自始至终安全,这样才能申请到执照。”

她表示,在头一年想要邀请到“稍微像点样的乐队”都“难于上青天”。她说,最终她把第一年的阵容弄得“有点儿像‘未知元素’节目似的。”

不过到了2013 年,女生杰克逊搞的这个音乐节已经名声在外,不仅来参加的很多乐迷来自海外,而且也邀请到了像英国著名乐队“The Enemy”、和男生组合“JLS”这样的大牌艺人。

这位女生表示,在未来的十年里,她希望把每年参加音乐节的人数控制在一万人以下,并集中力量“创牌子”。

“经济低迷”

有些音乐节可没这么好的运气。曾经高调在肯特郡举办的“霍普农场音乐节”( Hop Farm Music Festival)最终办不下去了。

该音乐节的一位发言人在五月份说,由于票卖得实在差劲,这项活动不得不取消。

该音乐节表示:“我们从未想到,在发起了历时八星期的广告宣传后,这场大牌乐队云集的音乐节居然搞不下去了。我们认为,不是因为我们邀请的艺人没有号召力,而是如今的经济低迷给造成的。”

据信,本将在该音乐节亮相的艺人包括““My Bloody Valentine”和罗德里格斯(Rodriguez)。

另一场被延期的音乐节还有在萨福克郡举办的“红公鸡”音乐节(Red Rooster)。该音乐节的组织者称,他们需要时间“来检讨运作模式”。

斯文戴尔斯表示,观众“钱紧”,银行也不爱借钱给举办者,“让很多刚起步的音乐节失败率极高”。

每年给自己举办的音乐节“砸进去”12万英镑的贝尔(Mark Bale)称,他自己在过去两年里,“就买了个热闹”。

他说:“但我喜欢这样的挑战,就像是玩儿拼图。”

他说:“来音乐节的人数每年都有所增加,而且我们对人数的控制也做得很好。”

杰纳认为,随着市场成熟,以后举办音乐节的风险“反而会减小”。

他说:“举办音乐节需要一整套技巧和学识,这就包括宣传、技术手段、场地挑选和艺人定位等等。这本身就是商业运营。”

他表示,现场音乐节的方式还会变得更加吸引人。

而贝尔则说:“音乐节期间,我整个人都被现场的激情所感动,尤其是最后一晚的狂欢。为了这种热情,有谁不想试一下呢?”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