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差反应由于“体内分子制动”

时差
Image caption 倒时差历来是旅行里的麻烦事。

科学家们相信,他们已经找到了为何人们在飞到新时区时,需要花很长时间“倒时差”的原因。

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发现的“分子制动”由于阻止人体在飞行时依靠光线调节体内生物钟,而导致“倒时差”情况的发生。

发表在《细胞》期刊上的实验结果显示,如果在老鼠体内“打散”这些“分子制动”的话,实验鼠就能很快适应时差变化。

研究人员们希望,这个发现能有助于研发“倒时差”的新药,并能帮助一些精神疾病的治疗。

人体内的生物钟让人们与外界昼夜的变更保持一致,并直接影响到人体在夜间的休息、饥饿感的产生、情绪和血压的变化。

人们对于光线的反应就像是一个“重启按键”,让人体和外界的时间保持一致。但当人们从世界的一个地方飞往另一地方时,人体生物钟需要时间来重新调整,这就导致人体出现多日体虚状态,即俗称的“时差反应”。

主时钟

此项由“维尔凯姆基金会”(The Wellcome Trust)资助的研究,就是要找到人们为何不能马上适应时差的原因。由于所有哺乳动物均有相同的核心生物钟系统,研究人员选择以实验鼠为例。

他们把研究的重心放在脑部一区域的“主时钟”上。这个“主时钟”让机体其它地方随时与其“同步”,该区域被称为“视交叉上核”。

他们针对那些由于光线变化而改变活动频率的DNA进行研究。

他们发现,一群本来很活跃、并数量相当的基恩由于一种叫做“SIK1”的蛋白质的进入,他们全部再次进入休眠状态。如果对光线加以限制,这种蛋白质就能像“踩刹车”一样发挥作用。

实验发现,如果降低这种蛋白质的功能,实验鼠就能迅速适应六小时的时差,相当于从英国飞往印度的旅程。

重新设置

负责此项研究的福斯特教授(Prof Russell Foster)告诉BBC说:“我们降低了50%到60%,这个量足以能看出结果。我们随后发现,用这样的办法让实验鼠在一天之内就能倒过时差,而通常实验鼠要用六天的时间来倒时差。”

他说:“我们对这个‘制动’的存在早有耳闻,但我们对它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无所知。这项研究从分子的层面上解释了倒时差的原因,并且对以后研究新药物将有所帮助。”

他说,除此以外,这项研究也为有些与人体生物钟紊乱相关的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的研究,提供新思路。

这个“制动”通常会通过人造光线、或月光来调整人体生物钟。

英国剑桥大学专门从事人体生物钟研究的雷蒂博士(Dr Akhilesh Reddy)也相信,这项研究对研究新药“可操作性很强”。他说,可能“有很多这方面的新药已经在研发过程中了”。

他对BBC说:“我们对倒时差早就进行过很多研究。这项研究的重要性在于,可以通过调整脑部的一个部位来改变生物钟。”

他说:“我们现在已经有让生物钟变长变短的药物,现在需要的是一种能切换时差的新药。”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