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医药业代表团去中国促销什么?

英国第一家NHS医院 Image copyright NHS Handout photo
Image caption 1948年7月5日,曼彻斯特的特拉福德医院成为英国第一家NHS医院,这天被定为NHS的生日。

英国保守党资深政客克拉克(Ken Clarke)带领医疗卫生商业代表团访华,包括38家英国公司,大学和教学医院的50名代表组成的“促销团”将向中国同行推介英国在医院建设、医疗设施器械、药物、专业培训和病患档案数据库及其他管理系统方面的专业服务。

有英媒称克拉克此行是向中国出口英人引以为傲的全民医疗保健服务(NHS);他行前也对媒体表示,NHS目前仍是世界上最好的公共医疗系统,但在向中国引介方面却落后于美国。

他说,中国正在推进的医改,正可借鉴英国NHS的丰富经验,也为英国医疗卫生各类服务公司提供了商机、投资空间。

到目前为止,英国医疗服务企业在政府的协助下,接到的中国业务总额为2亿英镑。

英国预计中国年度医疗卫生开支到2020年将达1万亿美元,而届时95%的中国人将享有不同类型的医疗保险。

克拉克2012年出任英国政府专门针对中国、巴西和印度贸易特使职务。他曾在四届保守党内阁任要职,包括卫生大臣。

医改

医疗保健系统改革在世界各国直是个极具争议的政治经济议题。人病了需要医疗服务,就涉及到提供医疗服务的体系、效率和质量,医药费在个人、保险公司和政府之间如何分摊。各国的共同挑战就是医疗保健越来越昂贵,无论这笔钱出自政府财政还是个人钱包。

中国正在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根据2009年出台的政策,要“恢复医疗卫生公益性”,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使全民共享“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医疗卫生服务”。

而英国政府也于2013年4月1日启动了“有史以来最激进的医改”。

中英医改的动力和阻力各不相同;但中国和英国医疗卫生体系的“公”字标签,意味着两国在医改道路上可能会看到类似的风景、沟坎,时或有可供对方借鉴的经验、引以为戒的教训。

克拉克说,中国目前的医改要加强面向百姓的公共医疗保健基础设施投资,而英国NHS在这方面经验丰富,体系完备,正可供中国借鉴。

过去60多年来,英国NHS系统内也出了不少世界第一,包括第一例试管婴儿、破解DNA结构、心脏和肾脏移植、克隆羊等重大突破;公共卫生保健和防疫方面也颇有建树。

Image caption NHS令许多英国人引以为傲。

65年历程

NHS自建立65年来,大改小改很多次,但无论怎么改,全民免费医疗原则不变,最新一轮改革也很明确,病患就医照旧,免费去GP(全科家庭医生)处约诊、就诊,如有必要被转到医院专科医生处。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政府在1946年通过全民健康服务法案(the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Act 1946),1948年7月NHS正式启动,基本原则是为所有需要医疗服务者提供免费医疗,经费来自国家税收拨款,每一个人都有权享受服务,包括短期逗留或来访者。

从1952年开始实行处方费1先令(5便士),普通牙科诊治费1英镑;处方费现在涨到7、8镑,牙医费现在是按不同诊治项目收取数额不等的两、三位数费用。

NHS到现在还基本保持了建立之初的“三件套”架构:全科家庭医生(GP)、医院和地方医疗管理机构。

这个架构很早就被医护专业人士诟病;他们希望合三为一。英国政府在1962年公布一项十年规划,陆续兴建地区医院。随后又公布两份调查报告,分别就医院管理中护理人员和医生的专业地位和组织机构提出建议,同时承认NHS架构过于复杂,难以适应未来的要求。

到了1990年代,地方医疗管理当局“转型”,变成“信托”,从政府部门变成独立法人;NHS信托有财务和人事管理自主权,向医院和其他医疗保健机构付钱购买医疗服务。此举的目的之一是鼓励创新、挑战医院的“主宰”地位,鼓励社区医疗保健服务的发展。

《NHS宪章》

2009年,NHS历史上第一部宪章(NHS Constitution)公布,明确了医患和公众的权益及义务,涉及医疗服务质量、个人私隐保护、保密、投诉及患者对医院和治疗方案的选择权等。根据2013年4月1日英格兰NHS改革后的机构变化,这部宪章又作了更新。

进入21世纪,NHS除了GP、社区中心和医院,又添了提供任何人随时可去求诊、不需预约也不需事先登记的医务所,由护士负责,属于三级急诊(A&E)服务,归地方NHS信托管理。

NHS改革引进了竞争,允许私营医疗机构参与提供诊治服务,例如患者在GP那里就诊后可以选择去NHS公立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也可以选择去符合要求的私立医院、诊所;原来规定患者只能在有限的两三家NHS医院中选择,现在没有限制。

根据改革方案,有可能出现一系列提供综合护理的社区服务机构,作为GP和医院之间的桥梁,为出院患者提供支持和康复服务。

除此之外,NHS公共网站上提供了大量保健和医疗信息,包括GP和医院的资料。

经过65年的风风雨雨,成就、经验不少,积弊也无可否认。

破产威胁

2013年,一个专家小组对英格兰医疗保健系统的评估得出结论,即使从现在开始每年都保证NHS预算不减,预计到2021年NHS仍将面临300亿英镑的资金缺口;如不改革,则全民免费医疗将难以为继。

全民公费医疗的成本逐渐膨胀,近年来速度超过了通胀,主要原因包括人口老龄化、新药研发、与生活方式有关的慢性疾病治疗成本上升等。

NHS大约三分之二的预算用在慢性病上,比如心脏病、糖尿病、老年痴呆。

Image caption 就像人到中年,NHS的各种病症也相继显现。

近年来,NHS的机构不合理、管理不善、渎职等问题频遭曝光。本届联合政府承诺不削减NHS预算,但表示NHS必须开源节流,而政府则鼓励私营医疗机构和慈善机构更多参与。

最新一轮医改赋予了GP领导的医疗委员会小组(CCG)相当大的财权;这个机构将取代原来的NHS基础医疗信托(Primary Care Trust),掌管NHS预算的80%,并可决定本地的医院及社区医护诊所的开支。英格兰共有211个这样的小组。

此举引起的质疑是,GP管钱,是否容易产生“利益冲突”,有损患者利益。

目前NHS每20英镑的开销中,有1英镑由非NHS机构获得,比如换髋、换膝和心理康健等服务,今后这个比例将扩大。

这也是最富争议的措施之一,因为批评者认为这实际上是把NHS私有化。

政府的回应是设立一个“监督员”(Monitor)的职务,负责监督这个领域和NHS各层面的服务质量。

“开源节流”

几年前,英国政府还鼓励NHS医院出国创收,到海外提供服务,以此贴补国内的收入不足。

此举也遭到批评,认为在利益驱动下,国内NHS医院的质量将受影响。

另外,NHS还被批评说为了避免官司,制定药物政策时过于“规避风险”,导致与NHS有合同的生物制药公司担心遏制英国新药研发创新,进而危及英国医药行业在世界上的优势。

NHS确实受到了外来威胁。美欧自贸协定条款等于打开了医疗服务领域的“保护墙”。

有学者呼吁,美欧签订的自贸协定不应该包括NHS,英国政府应该保护英国的全民公费医疗体制及相关行业免受美国力量的冲击。

克拉克这次率英国医疗卫生和生物制药企业代表团赴中国,除了推销英国的服务和商品,还特意说明欢迎中国投资者把钱投到英国医疗保健领域。

中国和欧盟尚无双边自贸协议。

(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