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萨达姆·侯赛因的苦恼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萨达姆·侯赛因,1979年到2003年伊拉克残暴的统治者。现在,他已经不再是头条新闻,但是,这个名字仍然能在伊拉克人心中激起强烈的反应。记者洛奥走访了另外一位也叫萨达姆·侯赛因的伊拉克人,听他讲述与独裁者同名的苦衷。

前往位于巴格达东南的阿齐齐亚,驱车行驶两个多小时之 后,我们总算被叫停了。一位警察想知道,我们这组来自外国新闻机构的记者在他这一亩三分地上到底要干什么。

在他检查我们通行证的过程中,附近一辆车中走下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皮夹克的男人。这位男人说,“他们是来找我的。”

警察问,“你是谁?”他回答,“萨达姆·侯赛因。”

我知道你心里可能在想些什么。萨达姆·侯赛因怎么可能还活着?更不用说在这样一个什叶派穆斯林占多数的小镇上大摇大摆地自我介绍了。

萨达姆·侯赛因铁腕统治伊拉克20多年,他领导的逊尼派穆斯林当局对成千上万的伊拉克人—其中包括大批什叶派穆斯林--的死难负责。萨达姆·侯赛因不是在2006年就被绞死了吗?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但是,面前这位,是另外一位萨达姆。和其他一大批伊拉克人—其中既包括逊尼派、也包括什叶派--一样,这位老兄当年也是以伊拉克的政治明星、副总统萨达姆·侯赛因来命名的。不过后来,这个名字成了残忍独裁者的同义词。

一顿臭骂

我们来找的这位萨达姆·侯赛因·乌拉维今年35岁,什叶派穆斯林,靠在家门小区操作发电机为生,收入微薄。

他人很友善、也很大方,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我们坐下来边吃边聊,听他讲述和前总统同名的生活经历。

1978年,爷爷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当时,萨达姆·侯赛因还不是总统,但是,他官运亨通、越来越受推崇。

不过没过多久,这个名字就成了拴在同名人脖子上的一副沉重枷锁。

学校里,老师寄予他无限希望,指望这位萨达姆能重演那位萨达姆的成功故事。达不到标准,老师会严厉惩罚。

征兵了,去向军队报道。小萨达姆原本指望着,至少在军队中,官兵们可能对他会更友好。但事实恰好相反。第一次去领军装,刚一报名,就遭到值班军官的一顿臭骂。军官愤怒地说,你居然敢自称萨达姆、给总统的名字抹黑。

独裁者萨达姆2003年被推翻之后,发电工萨达姆原本指望着可以摆脱这个名字的枷锁。但是,和战后伊拉克发生的许多事情一样,现实却要复杂许多。

有党内干部给他父亲打电话、要求他给儿子改名。但是,父亲拒绝了;有人在大街上骂他;政府办事处的公务员经常拒绝受理他的请求。

日子越来越难过。2006年,他试图改名。但是,既要面对伊拉克臭名昭著、拜占庭式的官僚主义、又要支付一笔在他这样一位收入不高的人看来数目不菲的费用,最后,他放弃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萨达姆•侯赛因2006年12月被绞刑处死

人见人恨

从逊尼派占大多数的北部、西部一直到什叶派占多数的南方,其他萨达姆·侯赛因也向我们讲述了他们经历过的苦难。

有这么一位萨达姆,他是来自拉马迪(Ramadi)的一位记者。拉马迪是位于沙漠省份安巴尔(Anbar)的一座逊尼派穆斯林城市。

这位萨达姆说,原来父亲为政府做事,后来被炒了鱿鱼,原因是,上司坚信父亲是“复兴党”党员、怎么解释都没用。说到底,如果不是对萨达姆·侯赛因无限忠诚,怎么会以他的名字命名亲儿子?

其他一些人的故事更加恐怖。有一位萨达姆·侯赛因说,他被什叶派民兵抓起来。对方让他跪在地上、用枪顶着后脑勺。谢天谢地,枪卡壳了,对方最后绕了他一命。

一位库尔德人朋友告诉我,小时候在巴格达上学,有一位同学名叫萨达姆·侯赛因。踢足球的时候,别的孩子会朝这个萨达姆大喊,“不光我们恨你,整个国家都恨你。”

距离萨达姆·侯赛因被抓已经10年了,他的政权被取代,为他修建的公开纪念物也都被推翻了。虽然再也看不到向萨达姆表示崇敬的雕塑、海报、地标,但是,这些被长辈们一时兴起命名为萨达姆·侯赛因的人依然存在,依然让人想起那位大独裁者。

我问发电工萨达姆,有人在大街上骂他、他怎么办。

在他们一家人居住的那间简朴的平房内,萨达姆坐在父亲一旁。他说,“我不过就有这么一个名字。”

他好像略带祈求意味地接着说,“一个名字,就一个名字。什么意思都没有。”

(注:普拉山特·洛奥是法新社伊拉克记者站站长)

(编译:苏平/责编: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