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沙漠之舟-骆驼还是吉普?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沙漠中,骆驼是重要的运输工具。

骑着骆驼穿越漫漫沙丘,感受荒芜大漠的辽阔与壮美,遥想海市蜃楼的浪漫与神秘。千百年来,沙漠,曾引无数诗人竞折腰。不过,现代大潮汹涌澎湃,阿布扎比大漠的静谧与魔力还能持续多久?记者在文化遗产节体验传统与现代的对撞。

她的美,是贝都因那种含蓄之美。漆黑的美目,从长长的睫毛后传神、传情。黄褐相间的金发,轻盈的身段,修长的双腿,身材凸凹有致、该胖则胖该瘦则瘦,周身上下散发着醇美天然的清香。

所有的男人都想和她“有一腿”。唯一的问题是,她的臀部下面挂着粪蛋。

她是阿布扎比沙漠中每年一度的“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文化遗产节”的领衔主演。我可不是来看骆驼之美,而是要录制一部关于纳巴蒂诗歌的纪录片。这是阿拉伯方言诗,涵盖人生所有的重头戏:爱情、诗歌、战争、宗教,当然,也少不了对骆驼抒发深情挚爱。

但是,没多久我就发现,现代阿布扎比和原来想象中的大漠、骆驼之浪漫有多大的差别。

阿布扎比是阿联酋最大的一个酋长国,人口将近一百万,其中许多是来打工的外地人。遗产节是一系列文化活动中的一部分。从某种层面来看,这也是一种条件反射,面对强大的民工潮,希望能够支撑传统文化艺术。

阿布达比中心,熠熠生辉的摩天大厦、豪华酒店、购物中心鳞次栉比。但是,驱车东行70公里,则是一片完全异样的土地和沙漠小镇。在这里,你可以听到风声呼啸,却很少看到人的身影。

文化节为期两周的大汇演,包括露天市场、传统音乐、舞蹈、赛狗等。

即使如此,大漠中仍是一片静寂。宽阔的营地、跑道,巨大的帐篷中悬挂着吊灯、铺着厚厚的地毯、摆放着塑料座椅,但是,文化节仍然是空空荡荡。

犹如参加来宾寥寥无几的婚礼,我勇敢地微笑着,聆听我的陪同、酋长媒体小组工作人员穆罕穆德承诺,篝火、星光下吟诗,今夜,你的阿拉伯梦即将成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阿布达比中心,熠熠生辉的摩天大厦、豪华酒店、购物中心鳞次栉比

他给我端来一杯咖啡,然后,一边冲着受话器发号施令、一边匆匆离去。身边,是静寂、浩瀚的沙漠。

媒体帐篷内空空如也,有空调、有无线上网,到处可见与现代沙漠生活之矛盾。宽大的横幅在风中摇曳,上面印着耳熟能详的社交媒体标记。文化节上的媒体人忙碌地记录着贝都因人的生活,更新脸书、刷微博、分享图片。

我拿出手机,四条线!这里的网络信号比在伦敦还要好。

露天市场内,当地人摆出贝都因手工艺制品、古董小刀。身穿色彩鲜艳的传统服装、头戴串珠头饰的孩子们跑来跑去。

我和一位年轻女郎聊了起来,她的英语很流利、自信。女郎从拖地黑袍的口袋中拿出智能手机发邮件。

也许,这是我的错?传统文化也许并不意味着没有现代科技,也许,贝都因生活也可以是创新,而不只是怀旧?

仿佛是要验证我的想法一般,外面突然聚起一群人、一排饱经沧桑的四轮驱动,做好竟跑的准备。车上的人摇下窗玻璃、准备好手机拍照,就要跟着贝都因人的猎狗瞪羚狗开始赛跑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布扎比的手机信号在沙漠地带都很强

阿布扎比的手机信号在沙漠地带都很强

我跳上默罕默德的车,跟随在其他汽车的后面,以令人头晕目眩的速度飞奔在沙漠中。

终点处,我们跑上前去、想近距离看一看冠军狗。不知道怎么搞的,推推搡搡间,默罕默德堵住了酋长,突然间,我和获胜猎狗的主人一起被推倒了酋长面前,去和这位身穿皮夹克、戴着雷朋反光太阳镜、留着大胡子的男人握手。

我好几天没洗头了,身上那件破旧的毛衣有好几个窟窿。不过,这位在桑赫斯特皇家军校受过教育的酋长非常有风度、什么也没说。

黄昏时分,夕阳西下。我坐在骆驼毛织成的防雨篷下,聆听诗人吟诵。面前精致的瓷杯中,是那种喝下去保你几天睡不着觉的咖啡。

沙漠生活变化无常,东西会被风吹走、被沙埋没。文化记忆流传在诗歌、艺术、以及对骆驼、猎狗天长日久的钟爱当中。

我担心,沙漠中的数字噪音会震耳欲聋;我担心,电话信号、脸书帐号将填补沙漠的空旷。

我暗想,沙漠的静寂与神秘还能持续多久?

(编译:苏平 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