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巴西真是民族和谐的典范?

黑豆饭是巴西国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人说,黑豆饭是巴西国菜,象征着巴西各民族、种族的团结与和谐

激动人心的世界杯步步逼近。世界将目光对准了巴西。阳光、沙滩、比基尼的天堂;热辣桑巴舞、多彩狂欢节的故乡;民族、种族大融和的典范!不过,BBC记者沃德提醒大家当心,别人的话不可全信。

圣保罗共和广场地铁站附近,有幅非常优秀的涂鸦:九个卡通人物占成一排。有些阴险毒辣、有些笑容满面。其中一个伸着舌头、仿佛刚刚呕吐过;另外一个捧着头;还有两个好像是双胞胎,胳膊搂着对方的肩膀、笑容满面。

卡通人上方是一条黄黑两色的标语—无论怎样不同,我们都是平等的。

这是巴西一大谜。

在圣保罗,打开电话簿,你会发现来自世界各地的姓名,不单单是席尔瓦、桑托斯这类的葡萄牙名,还包括德国的史密特、黎巴嫩或者叙利亚的马鲁夫、日本的小桥。

各色人等都来到巴西,安家落户,从新开始。今年夏天举办世界杯之前,你会听到很多口号,宣传巴西的团结、和谐。

回想起我第一次来巴西,发现那段经历有点恐怖。那大概是1990年,费尔南多·科洛尔·德梅洛(Fernando Collor de Mello )在巴西三十年以来第一次民主竞选总统中获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世界杯步步逼近,世界瞩目巴西

电视广告上,看到这位年轻的候选人滑水、享乐,仿佛是巴西梦鲜活的代表。但是,他出任总统第一天,财政部长就宣布冻结所有资金超过5万克鲁赛罗的银行帐号--这笔钱将近1千英镑。巴西全国上下一片哗然。

这样做的初衷是为了控制恶性通货膨胀,但是突然间,所有的人都没现金了。

也许是巧合,当时我正在前往伊帕内玛(Ipanema)的公交车上。当然,这两件事可能并没有关系,但是在我心中,却是紧密相连的。

我刚从坐在公车后部一个金属笼子里的售票员那儿买好车票,五个少年跳起来、把我按在地下,他们朝我背后捅了一把叉子,抢走我所有现金。

最近回巴西为BBC广播四台录制节目,我又想起了这段经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梅洛成为巴西1960年以来首次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

公交车看上去好像更安全了,售票员不再坐在金属笼子中,也没有人举着叉子抢我的钱。我知道,那肯定是叉子,因为现在我后背还有四个眼。

但是,随着世界杯日日逼近,巴西局面依然很紧张。这么多人仍然贫穷、政府却向足球比赛投入这么多钱,让巴西人非常愤怒。

巴西人渴望团结、和谐,但是,不平等、暴力并没有消失。

在距离圣保罗东北数千英里的巴西第一个首都、海滨城市萨尔瓦多,我们在大学中和一位当地人聊起巴西过去一段不美好的历史。

他说,被贩卖到巴西的奴隶超过大西洋这边儿任何一个其他地方,比美国要多、比任何地方都要多。巴西是非洲以外黑人最多的国家。他接着说,船上有很多非洲人作翻译,他们告诉奴隶,“你不会被那些白人吃掉。”因为,当时奴工们害怕自己被带到一无所知的陌生地方、被别人吃掉。

1888年巴西废除奴隶制,这是美洲最后一个废除奴隶制的国家。不久以后,关于巴西民族融和的故事开始流传。

有句俗话流传很广—巴西是在床上打造成的,因为在巴西,各种族、各民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有很富有的黑人、也有很贫困的白人。

团结、融和,对足球、狂欢和豆饭的热爱将所有的巴西人紧密联结在一起。

豆饭是巴西的国菜。豆饭也有自己的传说。米饭象征着白人;黑豆代表着非洲人;红色的辣椒丝说的是土著人;黄色的木薯指的是华人和日本移民;点缀的绿色青菜,无疑就是亚马逊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足球与狂欢-巴西的凝聚力

这则传说,是人类学家丽丽亚·施瓦兹告诉我的。不过,她还向我讲了她参与的一项有关种族主义的调查。

施瓦兹说,我们总共提了三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你有偏见么?96%的受访者回答说没有。你认识其他有偏见的人吗?99%的人回答说认识。描述一下你和此人的关系?通常,答案包括朋友、亲戚、伴侣。

调查得出的结论?每个巴西人都觉得,自己是种族歧视的海洋中一片种族民主的孤岛。

团结与和谐,原来就是这样。

我的结论呢?听到别人告诉你有关巴西的那些传说,一定要当心。

(编译:苏平/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