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开往顿涅茨克的幽灵列车

Image caption 空荡荡的车厢,连个鬼都看不见

乌克兰东部地区局势继续动荡。BBC驻莫斯科记者罗森伯格前往顿涅茨克报道。由于战乱迫使机场关闭,记者只能搭乘火车,经历一段“超现实”的路途……

在莫斯科的库尔斯克火车站,我登上77次列车。

几分钟后,列车启动。12节车厢,叽叽嘎嘎、叮叮当当地驶离站台。听上去,列车仿佛周身疼痛。

我的目的地是位于乌克兰东部地区的顿涅茨克。通常情况下,我都选择坐飞机去,但是这一次,战火关闭了顿涅茨克机场。

搭乘77 次列车,我心想,这段旅程至少也要用19个小时,有的是时间和人聊天。

我先和同行的一名旅客聊了起来。他名叫尤里,是会计。尤里并不是要坐到77次的终点站乌克兰,但是,他对乌克兰的现状却有非常强烈的观点。

尤里告诉我说,“那就是一场内战。乌克兰东部地区的人是在为自由而战。”

“如果他们表示希望成为俄国的一部分,俄罗斯应该说同意。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家庭。”

三个小时之后,列车停靠在第一站图拉(Tula)。我跳下车厢,到站台上去买一些当地出产的果酱姜饼。姜饼香四溢,这就是我今天的晚餐了:77次列车上没有餐车。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至少可以安静地休息

重返车厢,立刻注意到一些变化。

列车飞奔,穿越俄罗斯广阔的乡野。奇怪的是,现在,车厢里就剩下我这一个乘客了。

我到下一节车厢去看看,那儿也是彻底地空空荡荡。

突然间,77次感觉好像成了幽灵列车。

我这节车厢的乘务员说,“让人伤心,是吧?”

她告诉我,通常,每年这个时候,火车上都挤满了人。俄罗斯人蜂拥前往乌克兰东部海滨城市马里乌波尔(Mariupol)去度假。

乘务员接着说,“现在,人们都太害怕了,不敢去。谁愿意到海边去吃枪子?”

不过,火车上还是有其他乘客的。在另外一节车厢,我找到了纳斯蒂娅和她三岁的女儿泰西娅。

母女二人真是要去马里乌波尔,因为,她们的家就在那儿。这是出门串亲戚后回家。

纳斯蒂娅说,“在马里乌波尔,人们都很悲哀、害怕。我们必须回家。我们希望能有最好的结果,但是,我们也非常害怕会出现最坏的结果。”

离乌克兰越近,旅程越“超现实”。

凌晨三点,77次列车停靠在别尔哥罗德(Belgorod)时,一个小贩走进我的车厢,非要我买他的玩具。玩具是毛茸茸的仓鼠,你说什么、仓鼠就能鹦鹉学舌。

我很礼貌地拒绝。小贩立刻又拿出一个玩偶、一台汽车模样的收音机……

随后,边检人员来敲门。

首先是俄国人。他们问我,打算去哪儿?什么目的?然后检查我所有的文件。

接着往前走,乌克兰边检人员登上了列车。他们请我打开箱子,还要我出示在顿涅茨克预定酒店的证明。

列车穿越乌克兰东部地区。窗外,没有开枪、开炮的迹象,而是世外桃源般的景色:牛群悠闲地吃草;人们骑着自行车赶路;老妇精心打理菜园……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平静的田园风光,掩盖着邻近冲突热点的枪炮声。

但是,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动荡也影响到了我们旅程安排。

原来,77次列车在斯洛维扬斯克、克拉玛托尔斯克(Kramatorsk)和格尔洛夫卡(Horlivka)都有站,现在,这些城镇已经成了冲突的焦点。

列车必须绕道。

旅途间,列车突然停在一个乡村小站。乘务员向我解释说,她也不知道从这儿前往顿涅茨克火车会走哪条线,这将取决于安全局势的最新动向。

离开莫斯科21个小时之后,77次列车终于驶入顿涅茨克火车站,我走下空荡荡的列车……

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只要还在继续,驶离顿涅茨克的列车,乘客人数总会远远超过驶入的列车。

(编译:苏平/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