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斯哥为啥被称作“英国病夫”?

六十年代的格拉斯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格拉斯哥的工业衰落造成的社会心理影响或许将延续好几代人。

苏格兰重镇格拉斯哥将举办2014年英联邦夏季运动会。

这个城市举世闻名之处包括拔尖的大学和活跃的艺术世界、保存完好的维多利亚时代建筑、别致的精品店、领潮流的酒吧和餐馆等。

它同时也有个不好的名声:英国病夫,死亡率比国内任何城市都高。

有一种说法叫“格拉斯哥效应”,大意指苏格兰工业重镇格拉斯哥很多人寿命不长,大约四分之一成年男子活不到65岁,婴儿夭折的概率比英国其他任何地方要高。

格拉斯哥的肥胖率属世界最高之列;格拉斯哥人比利物浦和曼彻斯特等同类城市居民英年早逝的概率高30%,其中60%可归咎于四大“杀手” - 毒品、酒精、自杀和暴力。

活着的人里,病患比例很高。

政府福利部门数据显示,每五个正当就业年龄的格拉斯哥居民中就有一人领取丧失劳动力生活救济;跟英国其他任何城市相比,格拉斯哥领取与疾病相关的福利的人数和比例都高一大截。

四大杀手

令人费解的是,所谓“格拉斯哥效应”是个相对较新的社会现象,大致在1990年代开始引起注意,而四大“杀手”作孽最多的是在15-45岁男女群体,也就是少年和青壮年人群。

酗酒、吸毒、长期失业、贫困、慢性疾患和自暴自弃、绝望,是格拉斯哥死亡率高的一个重要原因;该市的凶杀案比2007年减少了40%,但仍旧是伦敦的两倍。

工业萎缩对这个城市的居民和社会心理造成重大打击,影响几代人。

苏格兰前首席医疗官蓬斯(Harry Burns)认为,过去几十年格拉斯哥接二连三收到社会和经济问题重创,这比吸烟酗酒、高脂肪饮食习惯更能解释这个城市为何现在像个“英国病夫”。

他觉得格拉斯哥的情况有点像澳洲原住民社区。

“当传统社区丧失了维系其传统文化的锚,无一例外都会发现同样的情况:酗酒、毒品和暴力导致的死亡率上升。解决这个问题不能靠常规的保健宣传和手段。当一个人感到失去对自己生活的控制,那他就没有什么动力戒烟或停止酗酒。治根的办法应该是让他们重新找到生活目的和自尊,”他解释说。

遗传因素

也有学者试图在更遥远的历史中寻找格拉斯哥效应的病灶 -- 追溯到18世纪,工业革命。

格拉斯哥作家克雷格发现,工业革命把格拉斯哥从全国最干净、最美丽的城市变成了因为人口爆炸而拥挤不堪的“人间地狱”,三分之二的家庭达不到平均两人一间屋的最低居住标准,很多人家根本没有客厅,男人去酒吧消磨时间几乎成了一种生存机制。

她在2010年出版的关于格拉斯哥的书中提出,急速的工业化造成令人窒息的大男子文化,摧毁了家庭生活。

回到今天,格拉斯哥的单亲家庭数量也令人惊讶:官方数据显示两年后单亲家庭将占这个城市家庭总数的一半。

克雷格和蓬斯都认为,这种非传统的人际、家庭关系状况是格拉斯哥人短寿的一个重要因素。

从医学角度讲,拥抱能使人快乐、精神减压,从而为营建良性的家庭和社会人际交往环境创造条件。

冰冻三尺

所有人都同意一点:格拉斯哥的问题是几十年来慢慢形成的,解决问题也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

至于“格拉斯哥效应”这个词,最初出现在格拉斯哥人口健康中心一位名叫威尔士的研究员的学术报告。

威尔士现在后悔了这个提法,因为它对解决问题没有帮助,反而容易被媒体用来把复杂的社会问题极度简单化,由此造成负面效果。

威尔士为格拉斯哥死亡率高找出了17个因素,以不同的组合、不同的方式作用于不同的人群。

如此复杂的问题,找到“万能处方”的概率几乎等于零。

(编译:郱书 / 责编:董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