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俄国再起“斯大林式”宣传?

初夏的莫斯科河畔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初夏的莫斯科河畔

乌克兰危机持续不解,西方国家威胁对俄国施加更多制裁。同时,批评人士警告,俄国掀起强烈的反西方情绪,宣传攻势之强悍不亚于苏联时期。BBC外交事务记者肯德尔亲往莫斯科体验。

我刚到的时候,莫斯科正好赶上一波热浪。太阳落山很晚,紫丁香花团锦簇、浓香扑鼻,诱惑人们走出家门。

一天晚上,在莫斯科河边,一群醉醺醺的大学过来和我搭讪,然后踉踉跄跄地离开。

每年这个时候,莫斯科总是稍稍有一种庆祝的氛围。漫长的严冬总算过去了,今后几个月,又能晒到宝贵的阳光了。

但是今年,莫斯科人狂喜的背后还有其他一个原因; 他们感觉俄国已经向世界证实,俄国人也是能拔头筹的。经过苏维埃垮台的屈辱之后,俄国人的自信一浪高过一浪。

俄国一家电视台的主编告诉我说,“现在我们手气正好,谁也不能阻挡我们。”

我在红场碰到的另外一个男人说,“先是索契冬奥,然后我们拿回了克里米亚;现在又赢得了世界冰球锦标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俄国冰球队世界锦标赛夺冠

就好像,所有的人都是体育盛事、或者电视游戏节目的观众。

一种超脱的享受,仿佛,这场俄罗斯爱国主义的狂欢派对没有后果,因此也没必要考虑下一步的走向。

公平地说,很多人确实在通过电视看时事发展。

国营电视频道多如牛毛、令人目不暇接。所有的频道都是富丽堂皇、资金充足。各家报道新闻略有不同、但归根结底都是大同小异,连篇累牍,字句华丽、口气强悍、激情洋溢,伴随着震耳的音乐,让人不由得心跳加速。

不被卷进去,恐怕很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47年莫斯科的阅兵式

关于乌克兰危机,只有一个信号:乌克兰东部地区的暴力全是基辅的错;乌克兰有许多痛恨俄国的新纳粹、法西斯;美国政府躲在幕后煽风点火、俄国试图维持和平。

“气势汹汹、欺骗性的宣传……比我在苏维埃时期见识过的还要严重。”这是俄国最受尊敬的民意调查组织“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re)主任列夫·古德科夫(Lev Gudkov)得出的结论。

文化历史学家、出版人爱琳娜·普罗霍洛娃(Irina Prokhorova)更进一步。她将此称作“斯大林式”,让人回想起1940年代后期严酷镇压年代那种反西方的狂热。

让自由派知识分子担心的是,这种强悍的腔调也是针对国内的。

普京今年3月在克里米亚并入俄国时发表的讲话中说到,绝对不会容忍国家的叛徒、内奸。自此以后,已然身处困境的俄国反对派更是感觉四面楚歌。

古德科夫说,“今年以来我们已经被调查了四次。我们提心吊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封。”

另外一位学术人员小声对我说,“你写俄国可要小心一点怎么写。你知道现在这里的情况。”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事在给这种强悍的反西方情绪添柴呢?

麻雀山上,莫斯科大学四层社会学系,一间屋子挂牌“保守主义研究中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普京五月访问克里米亚

这是亚历山大·杜金(Alexander Dugin)教授的办公室,杜金教授欢迎制裁,因为他希望俄国与西方分裂。他也认为,普京总统应该、一定会入侵乌克兰东部。

杜金教授一度只是边缘性人物,现在被看成俄国新保守主义中心的理论家。他留着长长的灰色大胡子,看起来有点像索尔仁尼琴:另一位希望所有讲斯拉夫语的人都团结起来的俄国理论家。

不过,亚历山大·杜金用的是后现代主义、而不是宗教的说辞;他关注的中心是政治、而不是精神信仰。

杜金教授的桌子上,除了书、咖啡杯以外,看不到什么象征性的摆设,但是,却有一卷黑黄相间的丝带:乌克兰东部地区反叛以这样的丝带来表示对俄国的忠诚。

那么,杜金和分离人士有联系吗?他们是杜金的朋友;他给克里姆林出主意吗?他见过普京吗?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黑黄相间的丝带,表示对俄国的忠诚

杜金教授狡猾地笑了笑,说,“这是私事,我不告诉你。”

那么,俄国这种新的爱国保守情绪会持续多久呢?

普罗霍洛娃怀疑,这是不是受到威胁的专制政权的“最后一口气”,就好像1940年代后期的斯大林。

但是古德科夫认为,对普京热情的高涨足以持续到让他在2018年重新当选。如果健康良好的话,这就意味着,普京直到2024年都会统领俄罗斯。

(编译:苏平/责编: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