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冰岛人为什么这么怕精灵?

Image copyright

不久前,冰岛正在修建的一条公路被迫暂停,原因是,有活动人士警告,公路途经精灵的家园,打扰精灵,后果自负!BBC记者科尔比前往雷克雅未克,看看冰岛人为什么这么怕精灵?

雷克雅未克冰岛路政署内,彼得·马修森坐在办公桌后透过眼镜看着我,热情地笑了笑。

不过,马修森坚定地说,“开始之前,让我们先讲清楚—我可不信精灵。”

我挑了挑眉毛、转过头去看他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上面有一份临近小镇修建公路的施工规划图。图纸上画着两个黄圈儿,一个是“精灵教堂”,一个是“精灵礼拜堂”。

马修森叹了一口气,沮丧地承认,“唉。我们冰岛并不总是要给精灵让路。不过,具体到这个项目,我们得到了警告,有精灵住在公路经过的岩石中。我们必须尊重这些人的信仰。”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彼得站在精灵礼拜堂前。这是一块12英尺高的岩石。

接下来,马修森含蓄地笑了笑,拿起车钥匙,和蔼地说了一句,“来,我带你去看看精灵生活的地方。”

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冰岛人相信精灵—隐身人(Huldufolk),或者至少愿意考虑接受精灵存在的可能性。

先澄清一下,冰岛人说的精灵不是那些身材矮小、耳朵尖尖、穿着绿衣帮助圣诞老人打理玩具的精灵,冰岛精灵与你我身材相当,不过我们绝大多数人根本看不见。

冰岛精灵大多爱好和平,但是,你可不能不尊重人家。比如说,用炸药炸毁精灵的石房、教堂,精灵可不会只是沉默寡言地生闷气。

开车途中,彼得给我讲了几个故事。推土机突发故障、工人遇到一连串的事故等。有人怀疑,这都是精灵作怪。

抵达精灵教堂所在地,走出车门,一阵猛烈的寒风迎面扑来,我不由得倒退两步,倚靠在黑色的火山岩上。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冰岛景观。大地随心所欲地喷发。

冰岛的自然景观不是想象中的世外桃源。脚下,大地会随心所欲地沸腾、喷发;身旁,群峰险恶;头顶,天空好像永远不堪黑云之重负。这是一种震人心魄、原始残忍的美。相比之下,西斯克利夫的“呼啸山庄”更像是一幅温柔恬静的田园风光水彩画。

我到一所大学去走访民俗教授阿黛尔海尔德尔·古德蒙德斯多特尔。她解释说,“生活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中,怎能不相信宇宙间存在比人类更伟大的力量。”

接下来,她恳求说,“请你一定不要把我们冰岛人描绘成没有受过教育、就知道相信精灵、神仙的农民,看看你身边的景色,你就会理解为什么民俗的力量如此强大。”

当然了,民俗也深深浸透入旅游业。

从机场进城的主要公路旁,一个“精灵在此居住”的路标吸引着有意人花上几千克罗纳(几英镑)买张门票,在精灵村转上一圈儿,买张神秘音乐的光盘,更加“脚踏实地”的游客还可以买上一件印有“冰岛,我和精灵做过爱”的体恤衫。

首都雷克雅未克有一所专门的精灵学校,我忠实地前往报名。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精灵学校的校长其实也没见过精灵。

校长马格纳斯是个喜气洋洋的胖子,给我一对一上课期间吃掉一大碗早餐麦片。遗憾的是,马格纳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精灵。不过,他确实有一只旧锅,据说,这曾是精灵做饭的锅,后来锅底生锈破损了。

一堂课期间,马格纳斯双目永远熠熠生辉。最后,我问他,你是不是也是哪种爱搞恶作剧的精灵?

彼得和我来到一块12英尺高的石头前,据说这就是精灵的礼拜堂。

我凑到跟前仔细看了看,除了几只在苔藓覆盖的裂缝中蹿来蹿去的昆虫,我没有看到任何其他生命迹象,不管是神话传说、还是现实世界中的生命都没看到。

彼得充满疑虑地盯着我,小心翼翼地说,“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家那个精灵的故事。”

我鼓励他接着讲下去。彼得老家在冰岛北部,有一个守护精灵,曾经他们全家带来好运。一次,彼得要到很偏僻的地方去露营,父亲告诉他,去拜一拜精灵、表示感谢。

彼得说,“但是我根本不信精灵,忘了去。”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记者科尔比获发精灵学校毕业证书

转天,彼得醒来,发现全身起了疹子,好像都被太阳严重灼伤,疼到几乎站不起来。可是,之前那一天,天一直阴沉沉、还下着小雨。

转身,面对凛冽的寒风,我和彼得视线对撞。我们两个人都用一只手紧紧抓着岩石,好像绝望的赌徒紧紧抓着好运符。

离开岩石,走回车中。我和彼得心照不宣,知道对方也是几乎不全信的同谋。

(编译:苏平/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