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没有移民,国家队会成啥样?

沙奇里(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沙奇里(中)的帽子戏法将瑞士送入16强

科索沃移民帽子戏法将国家队送入16强。巴西世界杯,让一批移民成了瑞士的国家英雄。可是,也正是瑞士,公投支持限制移民数量、禁止修建清真寺尖塔。BBC驻波恩记者福克斯说,难怪有人反问,没有了移民,国家队会成啥样?

当然了,瑞士历史上最著名的英雄人物当属威廉·泰尔(William Tell)。近些年来,费德勒也驰名天下。

不过,很少几个人预见到,最近这一批让瑞士人自豪的国家英雄名字叫杰尔丹·沙奇里、瓦隆·巴赫拉米、格拉尼特·扎卡、哈里斯·塞菲洛维奇和阿米尔·梅赫默迪。

他们都是瑞士国家足球队队员,征战巴西世界杯,闯入16强。

在瑞士这样一个最近刚刚投票禁止修建清真寺尖塔的国家,这些国脚都是穆斯林人。

他们都是移民或者移民的后代。但是就在今年2月,瑞士公投支持严格限制移民数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94年美国世界杯上的瑞士国家队

20年前,瑞士征战美国世界杯的时候,国家队队员的名字听上去非常不一样:马克·金戈尔、阿兰·萨特、斯特凡·查普萨特、约格·斯图特。

那么,为什么瑞士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

1970和1980年代,瑞士从当时的南斯拉夫雇佣了许多工人。当然了,初衷是只有男人来干活,干完活就回家。

但是,瑞士工业界计划再周密,也没有预见到南斯拉夫的解体,波斯尼亚(塞菲洛维奇的出生地)内战、或者科索沃危机,沙奇里、扎卡和贝赫拉米都是来自科索沃。

许多临时工成了长期工,部分人拿到难民身份,家人过来团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瑞士国家队队长因勒(前排左一)父母都是土耳其人

现在,瑞士总计有将近50万巴尔干移民。瑞士总人口八百万,其中将近两百万不是瑞士人。

也许,瑞士国家队里有这么多“外国人”并不应让人感到吃惊。

门将迭戈·贝纳里奥根在意大利,里卡多·罗德里格斯父亲是西班牙人、母亲是智利人,队长格坎·因勒的父母都是土耳其人。

偏见与歧视

但是,许多瑞士人迟迟不能适应这样的人口变化。对于许多年轻移民来说,逃避战乱、被迫离开故乡,到一个不太欢迎自己的国家去开始新生活,有时候,日子也非常不好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右翼瑞士人民党的宣传画“对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说不”

沙奇里、扎卡、贝赫拉米小的时候,右翼的瑞士人民党曾经贴出过这样一张海报:“不要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

人民党发起的那项运动旨在反对利用公款为科索沃移民设立融合中心。对瑞士未来的足球明星来说,看到这样的海报,心里应该非常不舒服。

过去10年内,人民党还经常发起反移民、反对放宽瑞士国籍规定等运动,目标直指巴尔干移民,特别是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人。他们推出了好多海报,把犯罪率上升、贩毒、超速驾驶、教育水准下降等等社会弊端归咎于移民。

虽然许多瑞士人在公开场合说如此张扬的歧视是耻辱,但是,在投票站的掩护下,许多人支持人民党,支持限制移民,支持禁止建清真寺尖塔。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没有了移民国家队就会是这样

还有证据表明,瑞士存在制度性的歧视。瑞士种族歧视联邦委员会调查发现,叫巴尔干名字的年轻人拿到工作、学徒机会的概率远远低于瑞士名字的人。

差别非常明显,以至于瑞士政府引进一项条例,要求雇主在不看申请人姓名的前提下审议学徒申请人。

成功融入?

所以,当瑞士公布2014年巴西世界杯国家队阵容时,许多人高呼,多元化的阵容标志着融合总算取得了成功。

当然,也有人不过希望能看上好球。

瑞士媒体迅速学会了念新队员的名字。不过,队员的反应很有意思。

沙奇里还是足坛新星的时候,媒体曾经问他你从哪儿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他回答说,“我是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沙奇里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归入这一类,虽然他很清楚,瑞士社会有那么一部分人经常把科索沃阿族妖魔化。

去年12月,有人问他你怎么过圣诞节。他笑着回答,“我是穆斯林,我们不怎么过圣诞。不过,我妹妹喜欢圣诞树,我们每年都买。”

扎卡曾经告诉瑞士媒体,“我们为瑞士踢球,我们很自豪,会尽心尽力。”但是,有人问他,去踢世界杯首场比赛,坐在车上听什么音乐?他回答说,“阿尔巴尼亚歌儿。”

约西普·德尔米奇说,他要听巴尔干音乐;塞菲洛维奇重要赛事之前最爱听波斯尼亚歌曲;罗德里格斯喜欢西班牙民谣;迭戈·贝纳里奥则说,“肯定不会听阿尔卑斯长号。”

他们发出的信号很清楚:我们在这生活,我们是瑞士人,为瑞士踢球我们很自豪,但是,请不要逼我们放弃自己的文化。

当然了,所有这些队员都有瑞士国籍,他们一生中全部、或者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瑞士度过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扎卡(左)和队友沙奇里都用阿尔巴尼亚语发推特

但是,他们也忠于故乡:沙奇里和扎卡用阿尔巴尼亚语发推特。他们都为科索沃感到自豪,有时会与科索沃蓝金两色的旗子、或者阿尔巴尼亚的双头鹰合影。

很明显,这样的关系让部分瑞士人很不高兴。巴西世界杯瑞士队首场不利,批评之词立刻如潮涌来,而且非常刻薄,一个评论员愤怒地高呼,“这些队员会唱国歌吗?”

但是,瑞士队阵洪都拉斯,沙奇里演出帽子戏法,瑞士闯入16强,批评之声立刻烟消云散。

不管战绩如何,这个国家队都已经向国内的瑞士人发出了一个信号。

沙奇里,贝纳里奥,因勒,罗德里格斯,德尔米奇,塞菲洛维奇,扎卡,这就是21世纪的瑞士:超市内可以买到土耳其啤酒,塞尔维亚饼干和葡萄牙咸鱼就摆在小火锅和阿华田旁边。

沙奇里破门,球靴上缝着瑞士、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三面迷你国旗,但是,他进的球却属于瑞士。

(编译:苏平/责编:高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