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清真寺和啤酒厂

Image copyright

埃塞俄比亚的历史名城哈勒尔被誉为伊斯兰教第四圣城。这里共有82座清真寺、102个圣地。不过,最近一些年,哈勒尔还创出另外一个新名牌:啤酒。BBC记者奥唐奈亲自前往品尝。

埃塞俄比亚历史名城哈勒尔(Harar)是伊斯兰教最著名的圣城之一。但是近年来,她还创出另外一个新美誉。现在,哈勒尔酿制的啤酒也很有名。

说到圣城,哈勒尔真是五彩缤纷的一座圣城。老城城墙内,我看到建筑物被刷成绿色、紫色、黄色,哈勒尔的女人们好像以此为挑战,头上的围巾、身上的长袍更加眩目,有热辣的粉色、最亮的橙色。

哈勒尔靠近埃塞俄比亚最东,一条出城的公路通往索马里兰方向。

16世纪时,威猛的穆斯林领袖“左撇子艾哈迈德”曾经从这里发起强大攻势。

在哈勒尔狭窄的街道上,我撞上过山羊,见过嚼多了卡塔叶站不起来的老人,一个小男孩停下来和我踢了会儿足球。

Image copyright

离开主要广场,看到裁缝坐在布料店门外,等着顾客上门。

缝纫机后的宾亚姆帮我做了一点修补活。他一边忙碌一边和我聊天。宾亚姆告诉我,他的祖上是希腊人,他还自豪地说,这台缝纫机是别人送的礼物,要是自己掏钱的话,需要好几千(当地货币)。

宾亚姆还警告我,当心有人卖坏香蕉,附近有小偷。

我到哈勒尔,还想看看当地的酿酒厂。哈勒尔不仅仅是圣城,还以啤酒著名。过去30年一直生产“哈勒尔牌”啤酒,酒瓶的标签上就印着古城著名的城门。

走出城门,一辆嘟嘟车司机说,他知道啤酒厂在哪里。我们上车离开古城,慢慢爬山路。

啤酒厂大门一侧是一座警示牌,禁止携带武器弹药;另一侧是一个巨大的啤酒瓶,也许是提醒人们不能带枪的原因:这里有酒。

巨大的啤酒瓶几乎相当于人高的四倍。我知道,因为啤酒瓶前面站着一个人。他是保安,看到有人来参观非常高兴。

保安不能说是笔挺地立正站着,但是,他身后的啤酒瓶确实是威严耸立,俨如英国女王御林军的警卫室。

走入厂区,到处可见绿色的啤酒箱,远处是一座绿色的清真寺。脚下有废弃的铁轨;网球场上的球网看起来还能用。尘土飞扬的儿童游乐园内,一个男人带着孩子在荡秋千。

Image copyright

附近的沉寂很有欺骗性。

三年前,埃塞俄比亚政府把这家酿酒厂卖给了喜力集团。喜力表示计划在此投资。喜力希望改善生产流程,引入技术专长,更多使用埃塞俄比亚以及周边地区的原材料。

喜力还接管了西边伯代莱(Bedele)的另外一家酿酒厂,并且计划在靠近首都地区再建第三家。

许多外国公司表示,廉价劳动力、出口关税优势是在埃塞俄比亚投资的主要原因。不久前,埃塞俄比亚刚刚首次获得信誉机构评定的等级。

通往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主要公路旁,到处都能看到新的工业园区。

联合利华、通用电气、葛兰素史克、特易购、沃尔玛、三星等国际大公司不是已经打入、就是正在计划打入埃塞俄比亚。

这里当然也少不了中国人。比如,有中国公司在亚的斯亚贝巴以南的工厂每天为主要的国际名牌出产大批鞋。

对于喜力,在埃塞俄比亚投资的主要动力是国内市场。他们认为,这个市场很有潜力,埃塞俄比亚的啤酒消费量只相当于邻国肯尼亚的三分之一。

为了达到调研目的,我来到酿酒厂的俱乐部点了一杯啤酒。

厨房里的女人看到我感觉还有意思。那天是公众假日,俱乐部很安静。但是我看到有人在摆桌子、椅子。我心想,待会儿可能会更热闹。

我的桌旁是一个陈列着许多奖杯的柜橱,也许这都是啤酒厂足球俱乐部的战果。

Image copyright

这家俱乐部征战埃塞俄比亚甲级联赛,但是我去的时候他们成绩不佳,排名落后,有降级的危险。

重返圣城城墙下,市场上的人们对酿酒厂、国际大牌企业并不感兴趣。对他们来说,真正值得买卖的“兴奋剂”只有卡特叶。

透过窗户,我看到两个神情严肃的女人摆出一大包卡特叶。一个瘸腿乞丐吃力地走到她们面前。

就在此前不久,我还听到卖卡特叶的女人朝着一个年轻人破口大骂,看上去可能那笔生意没谈成。

不过现在,她们悄悄给乞丐递过去一把卡特叶。

圣城脚下,也许,这就是她们的施舍善举吧。

(编译:苏平/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