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这里的球迷最疯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世界杯如火如荼。一场精彩的比赛,犹如一段精彩的旅行,能让你暂时忘记自己的处境,淋漓尽致地宣泄一把。巴拉杰赫巴勒斯坦难民营,可以说是贝鲁特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但是,BBC记者麦克法兰说,这可能也是看世界杯比赛最好的地方之一。

贝鲁特最大的巴勒斯坦难民营“巴拉杰赫”(Bourj el Barajneh),是都市中的贫民窟,这里总共居住着三万名没有国籍的难民。

难民大多是巴勒斯坦逊尼穆斯林,不巧的是,难民营却位于黎巴嫩南部什叶穆斯林聚居的代叶(Dahiyeh)。

难民营外,哨所里的士兵扛着M16自动步枪,表情严峻,监视人们进进出出。难民营内,非正式的委员会、民兵组织划地为界、分控黑市。

枪战、暴力、宗教冲突的危险,本来应该让人尽量避免这个地方。但是,这里可能也是看世界杯比赛的最佳地点。

Image caption 没有自己的国家队,只能选择支持其他国家了。东道主巴西就是热门之一。

找不到工作、不能买房产、不能出国,这些没有国籍的难民仿佛身处“地狱边缘”、无以进退。整代人,一生都在水泥墙后度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缓缓流逝。慢慢抽袋烟、呷口咖啡,打发日子。

孩子一天天长大,认可了,自己不能有什么远大的抱负;大人一天天变老,认可了,孩子永远过不上自己期望的日子。

但是,巴西迎战喀麦隆那场比赛当晚,我来到巴拉杰赫难民营,看到的不是悲惨世界,而是兴高采烈的街头派对。

几家临时搭建的咖啡馆搭起大屏幕。灯光下,男人、孩子们盘着腿席地而坐,或者,坐在塑料小板凳上。屏幕闪闪,映照着他们满面笑容。

香烟的烟雾与花生摊儿上冒出的烟混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燃放烟火后的金属味儿;喇叭声、哨声,伴随着中东鼓的韵律震荡着我们的胸膛。

带着念珠的老人和满脸顽皮的小伙子一起,扭着腰、跺着脚,跳起传统的中东舞。

我的向导是阿迈德,巴勒斯坦人,今年30出头,生在难民营、长在难民营。他带着我们穿过嘈杂的街道,来到一个烟雾缭绕的房间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爆炸地点位于黎巴嫩军队检查站不远,当地一家咖啡馆正在播放世界杯比赛。

天花板上,一盏孤灯洒下一片橙光。七、八个女人围坐成一圈儿,抽水烟、喝咖啡。一位老太太抬头望天、故作虔诚地喊了一句“真主啊”,惹来其他人哈哈大笑。老太太接着说,“保佑我们巴西队大获全胜吧!”

另外一个女人探过身,挥挥手,好像要赶走老太太的祷告一样。她说,“我支持意大利。我喜欢通心粉。”

突然,一声巨响吓我了一大跳。一个看上去最多也就四岁大的女孩儿拿着一袋儿摔炮。女孩儿叼着奶嘴,小手一个接一个往水泥地上扔摔炮,一声声爆炸、一道道闪光。

这些没有国籍的难民不能为巴勒斯坦队加油,所以,他们各自挑选自己的支持对象,挥舞人家的国旗、唱起人家的国歌。至少,会多少唱多少。

啪、啪、啪,摔炮声声响。突然,砰!一声巨响,淹没了所有的号声、哨声、鼓声。小女孩儿惊讶地抬起头,屋里一片漆黑。

电灯亮了之后,我问阿迈德,“出什么事了?”他耸耸肩,面色凝重。

我们沿着拥挤的小巷返回咖啡馆。大屏幕上不再播足球赛了,人们都在观看当地的新闻频道。他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也是凝重。

午夜之前,一个自杀攻击者开着装满炸药的奔驰车撞向警察的检查哨。

啊!难民们长舒一口气。阿迈德沉痛地说,“每次出了这样的事,我都祷告,千万不要是巴勒斯坦人。”

这次,攻击者不是巴勒斯坦人,而是一名叙利亚人,据说是单独行动。

不过,远处还是传来黎巴嫩坦克令人恐怖的的隆隆声,缓慢驶往爆炸地点。

之后,大屏幕一个接一个重新开始转播足球比赛。但是,从前狂欢的人群好像有点泄了气。旗子摇得慢了,好像有一搭无一搭,鼓声也停了。

无可奈何的人群又将目光转回足球比赛带来的逃避。仿佛,世界杯能把他们暂时带入另外一个世界。

(编译:苏平/责编: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