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低头族”威胁日本礼仪?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现在,许多人对手机屏幕比对身边的人和事更感兴趣。日本过半人拥有智能手机。不过,东京是一个拥挤、繁忙的大都市。有关部门已经就低头盯着手机“傻走”现象发出警告。日本人守秩序、重礼仪,“傻走”会给这个礼仪之邦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星期五下午五点,我在东京涩谷路口旁一家咖啡馆内。据说,这是全世界最著名的交叉路口。

每两分钟,1000多名东京人聚集在八个路口,衣冠楚楚的工薪族、引领潮流的年轻人,时刻准备着冲向马路另一边。

乍看上去,这样浩瀚的人海一起涌动,怎能不发生冲撞?不过,东京人如同舞蹈演员摆姿势一般灵活地绕来躲去,最后,全部安全抵达马路另一边。

这样的场面令人敬畏,以至于有时候,包括我在内的好多人都会沿用陈腔滥调:这是日本社会的完美象征--人人自我约束、确保集体利益。

但是,我来涩谷的原因并不是要来开眼界,我就是想来看看人撞人。我想看到白领们肢体冲撞、雨伞飞向半空;制服整洁的学生绊倒老奶奶。

Image copyright

为什么现在我有机会看这样的笑话、一年前却绝对没有可能呢?答案很简单:智能手机。

智能手机在日本迅速普及。2012年,只有大约四分之一的日本人使用智能手机,大多数人都对手机的日常功能心满意足,你可以单手敲打、不需要低头盯着。但是现在人们已经意识到,智能手机功能太强大、不容忽视,特别是,可以不用太费眼神地读报纸、看漫画(日本向世界的一大贡献)。现在,过半日本人拥有智能手机,比例还在高速度逐日增加。

不顾,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引发了另外一个现象:“傻走”(dumb walk)。也就是那种只有在盯着手机屏幕时才会采用的走路方式:低着头,伸出手臂,犹如僵尸寻找攻击对象。

日本研究人员发现,“低头族”不仅走得速度更慢,视野也只相当于正常值的20分之一。有研究人员担心,这将给涩谷(Shibuya)路口带来影响。

最近,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日本电报电话公司下属的移动电话公司NTT Docomo发布了一份模拟视频,显示如果人人“傻走”涩谷路口将会是怎样景象。

视频显示,每次过路口将发生400起冲撞,大约只有36%的人能够顺利过马路。

日本社会广为人知的循规蹈矩将从此画上句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伦敦市中心牛津街交叉路口也是以涩谷路口为原型修建的

令人吃惊的是,对“傻走”现象最为不满的好像是一个美国人。

迈克尔·库什是为咨询专家,在日本生活20多年。业余时间撰写一个人气颇高的博客。最近,博客上的文章经常提到他所说的“傻走”。

我在东京一个退休老人聚居区约见迈克尔。不难理解,这里的人走路速度非常慢。

迈克尔认为,“傻走”恐怕不会成为一个长期问题。事实上,日本的移动电话礼仪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一个地方。几乎从来不会看到有日本人在火车上打手机。他说,如果涩谷路口“傻走”现象真的变得很糟糕,日本警察会开始巡逻,大声责令傻走的人抬头看路。

那一天到来之前,迈克尔将不停地抱怨。

低头傻走真成了如此严重的一个问题吗?找到真相,只有一条路。

我离开咖啡馆,径直走向路口,同时开始在手机上键入一份电子邮件。我发誓,不到那一边绝不抬头。

很快,我身边就聚满了人。只有在人家开始在我身边移动以后,我才意识到车流已经停止、轮到我过马路了。

Image copyright

我迈出一步,立刻感觉胆颤心惊,视野内,腿脚突然跃出,购物袋扑面而来、最后一瞬间才转移方向。我确信,我一定会受到某种打击。但是过了几秒钟,我放松了,没问题,其他所有人都在替我作出回应。

再往后,我意识到,有两个人根本没反应。他们径直在我对面、绝对不给我让路。我朝左躲一躲、他们也朝左让一让;我朝右迈一步、他们也朝右迈一步。

僵持不下,太过愚蠢,我抬起头看看对方。

我原本以为,对方也是和我一样的傻走族。其实不然,我发现,对面是一对年轻情侣,爱意至深,坚决不愿松开对方的手、给一个自私自利、就顾看手机的傻瓜让路。

女孩死死盯了我一眼,目光中充满不屑。我立刻道歉、绕开他们。

女孩那副表情足以告诫我永远不要再傻走。

(编译:苏平/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