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首位完成帆船赛事全球航行的中国女性

宋坤做客BBC总部大楼
Image caption 宋坤做客BBC总部大楼(摄影:子川)

日前,为期近一年的2013-14克利伯环球帆船赛(Clipper Round the World Yacht Race)在伦敦落下帷幕,成功完成全部16站比赛的中国女水手宋坤成为取得这一成就的首位中国女性。

克利伯环球帆船赛是世界上航程最长的帆船比赛,由史上首位完成单人环球航行的英国人罗宾·诺克斯-约翰斯顿勋爵(Sir Robin Knox-Johnston)在1996年创办,每届比赛都吸引来自世界各国的数百名人参与。

第九届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去年9月在伦敦塔桥附近起航。近一年辛苦航行之后,12支船队于今年7月12日回到出发地圣凯瑟琳码头,庆祝凯旋。

来自中国青岛的女船员宋坤作为青岛号的船员参与了全部16个赛段的比赛,另有一些中国籍船员参与单个赛段航程。

去年起航之前,宋坤接受了BBC英伦网专访,谈到对环球航行的期待。如今,成功完成梦想的她来到BBC总部大楼,分享这一年海上生活的酸甜苦辣。

宋坤告诉记者,一年的航行有苦有乐,因为一直是与大自然在一起,生活很简单,所以快乐的时候很多,当然辛苦的地方也有很多,风吹日晒,各种体力劳动,经常受伤。

“体力上的辛苦在一段时间之后会麻木,风浪持续几天甚至几个星期之后,剩下的只有继续前行、坚持下去的概念;对内心的挑战是必须不断去面对的,整个过程很漫长,你的世界只有这条20米长的船,20位同伴”,她说。

Image caption 宋坤(前排左二)与青岛号上的船员们相处融洽

宋坤回忆,船在过赤道的时候几乎没有风,停滞不前,所有人都很焦躁,因为这是比赛,每个人都想让船跑快,却无能为力。“当时天气特别炎热,40几度高温之下,船员们都长了一身痱子,又痛又痒,不能洗澡,无法入睡;在对身体的挑战的时候,大家情绪暴躁,必须注意调节自己的情绪。”

她透露,一年环球航程中最危险的时候是第三赛段,即从南非开普敦到澳大利亚西海岸。“南大西洋历来就常常狂风巨浪,我们当时刚出发两个多月,船员们还没有经历过如此大风浪的考验—当时的平均船速在每小时最高达到40到60节”,她说。

宋坤表示,那个赛段期间由于经验不足,操作的时候经常出现失误,需要很多努力来补救;而待到与南大西洋情况相似的青岛到旧金山赛段,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所有人几乎没有出现错误,看得出几个月以来团队的成长。

尽管经常遇到非常艰难的状况,她却从未有过绝望的时候:“我有特别沮丧、低潮的时候,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哪根筋搭错了,来受这份罪,但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完成比赛,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为期将近一年、分为16个赛段的环球航程中,与宋坤朝夕相处的大部分是英国船员。这么长的时间与外国人朝夕相处,为了同一个目标共同努力,实属不易。

宋坤告诉记者:“即使东西方有很大文化差异,但在海上如何让别人尊重你,有一个共通的原则,即你付出足够多的努力,就会获得足够多的尊重”。

“青岛号上90%的船员是英国人,我作为一个外国人,从最普通的船员开始,到第五赛段的时候被推选为其中一个组(共两组)的值班长,带领船员一起工作;到第八赛段的时候,再次被推选为值班长—这是大家对我各方面能力的肯定,表明大家信任我、认可我的努力,令我非常开心非常欣慰。”

去年起航之前,宋坤认为青岛号有冲击前三名的实力。虽然青岛号在有些赛段是前三名,但最后获得整个比赛的第七名,她对此稍觉惋惜。

“我们在技术上比较强,但是在战术制定上有待提高;最后获得总冠军的Henri Lolyd 号的船长是奥运会的气象专家,对气象的控制非常好”,她说。

据介绍,帆船每天的航行路线是根据气象情况决定的,通过最新云图、高压低压、风力预报、洋流预报来判断采用哪条航线。

宋坤坦言,比赛时也是有很大压力的,尤其如果青岛号所在的区域没有风,对手那边却有风,意味着对手占优势,会令船员们非常焦急。

Image caption 宋坤:海上生活非常艰苦(摄影:Brian Carlin)

完成全球航行梦想之后,宋坤下一步会先把这一年克利伯比赛的经历沉淀一下,完成相关纪录片,整理好航海日记,希望能够出版。

“我希望通过这些能够影响更多的人来关注航海;这不仅关于航海,也是对于梦想的追求;如果能够激励其他人,那么我会很开心。”

她还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去考英国皇家游艇协会(The Royal Yachting Association)的船长证书,在职业航海生涯上更进一步。

宋坤希望有更多中国人了解航海的同时,认为政府需要对码头设施基础建设提供更多支持。她说,中国的码头多数是私人码头,游艇俱乐部自己建设或者房地产公司建设,收费非常昂贵,这也限制了很多接触帆船的人群,造成只有少数企业或者精英阶层的人才能够接触到。

她表示,实际上,小帆船航海在国外不是那么高不可攀,像澳大利亚、新西兰几乎每4个家庭就有船,有很多公共码头,停泊收费相对低廉。

“很多发展帆船运动俱乐部都是会员制,自我管理,能够让很多人以更低的门槛进入航海,而一旦从事这项运动的普通人多起来,那么它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宋坤的家乡青岛在推广航海上做得非常好,除了先天优势,政府的大力支持也非常有效。据了解,从2006年开始,当地政府每年夏天会号召企业向学校捐助小帆船,每个学校可能会得到5艘,暑假期间学生可以去上帆船课。

几年来,已经有数千名学生接受帆船培训,这些人中很可能就有未来的奥运冠军、环球船长。

宋坤说:“即使他们没有获得很高的成就,对帆船的热爱一定会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不会觉得是很遥远的事情,以后会喜欢船,并且希望出海,这是发展帆船运动最好的方式”。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