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民歌节:唱响半世纪

音乐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克兰西兄弟和托米梅肯都双双亮相五十年前的首届剑桥民歌节。

50年前花15英镑请来保罗西蒙的剑桥民歌节,让自己也栖身为世界重量级的音乐盛会。

不过,最初身为消防队员的伍拉德在张罗首届剑桥民歌节时,想的就是“玩儿一把了事”,但当时演出阵容中的一个名字,现在格外抓人眼球。

虽然在活动临开场前才定下来,而且才付了区区15英镑,伍拉德请来了当时刚刚发行新单曲《我是磐石》(I am a Rock)的美国著名艺人保罗西蒙。

《我是磐石》这首单曲后来成为保罗西蒙的经典曲目,而当时伍拉德付给他的15英镑,到今天也只折合250英镑。

此后,在距离剑桥不远的切里辛顿庄园(Cherry Hinton Hall)每年举办的剑桥民歌节陆续吸引着很多大牌艺人前来助兴。不过,再也没有15个英镑就能找来保罗西蒙的“好事儿”了。

当年在首届剑桥民歌节上也唱了一嗓子的肯顿(Andrew Kendon)已经72岁了。他感叹说:“那次的音乐节可真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半世纪后,如今的剑桥民歌节有更旺盛的生命力,并吸引众多乐迷和歌手。

他说:“当时的场地就是拿帆布、和好多绳子、木桩子搭成的大棚,而当年也是大名鼎鼎的克兰西兄弟(Clancy Brothers)、还有托米梅肯(Tommy Maken)都是开着敞篷福特跑车来的。”

肯顿说,当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些个名角儿在台上唱完后,经常就直接坐进观众中间,一起看接下来的节目”。

他说,剑桥民歌节最牛的地方就是“那股子家庭气氛”。

他说:“音乐在场上、场下无处不在。闲逛时,都能屡屡听到宿营区域里飘出的音乐声。”

肯顿透露说,保罗西蒙亮相首届民歌节纯属“巧合”。当时,保罗西蒙正在民歌节场地附近的一个地方“唱堂会”。

肯顿说:“保罗西蒙个不高、但音乐很好。”

由于保罗西蒙最后一分钟才决定能来,所以他的名字并没出现在首届民歌节的海报上,但保罗西蒙在台上唱了半个小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当年主办者以15英镑就请到保罗西蒙,这段故事一直成为该民歌节广为流传的亮点。如今,保罗西蒙依然活跃在舞台上。

今年85岁高龄的切里辛顿老住户沙奇(Jack Sharkey)透露说,他当年偷听了两名当地负责人的谈话,而这一谈话决定了剑桥民歌节的命运。

他回忆说,当年首届民歌节即将结束时,他听到两名市议员私谈说,如果音乐节不挣钱,就再也不搞了。

结果首届剑桥民歌节最后还赚了100英镑,到今天也只折合成约1600英镑。虽然没多少,但足以让这一民歌节继续办下去。

首届民歌节的主办人是消防队员伍拉德(Ken Woollard)。直到他1993年去世前,他还都是该音乐节的核心人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早年间剑桥民歌节的海报设计十分简单。

他的遗孀伍拉德女士说:“让我感动的是没人忘记我的先生,他所做的一切得到了传承。”

至于那位亮相首届剑桥民歌节的保罗西蒙,他回到美国后组成“Simon and Garfunkel”一举扬名世界,到现在还只身活跃在舞台上。

谢菲尔德大学音乐系的民歌专家希尔德博士(Dr Fay Hield)说:“剑桥民歌节最大的贡献,就是能云集很多小民歌组织,并形成一道在全英国响当当的风景。”

她说:“这个音乐节的发展很职业。”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