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分手何需头破血流?

苏格兰旗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苏格兰即将于9月18日举行独立公投

综观历史,许多国家搞独立,都像是夫妻打离婚,反目成仇、头破血流屡见不鲜。苏格兰将于9月18日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脱离英格兰。曾经常年担任驻外记者的罗克斯堡回忆起当年车臣争取脱离俄国的战争惨痛以及捷克与斯洛伐克“天鹅绒离婚”之好合好散。

在国外过了半辈子,要“回家”的时候,心里忐忑,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怎样的景色:失联,其实很容易。

现在,问题不像从前那么严重了。互联网上,可以随时跟踪故乡的消息。不过二、三十年前,在我沉浸、陶醉于外国文化的那段时间当中,对老家发生的事,不过只是略知一二而已。

回到苏格兰,我选择在爱丁堡安家。我一直认为,爱丁堡是地球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每一次,漫步纵横交错的石子路,观望古老山坡上无与伦比的各色建筑,我必须承认,回家了,我内心的感受,只能用幸福二字来形容。

做记者几十年,在满目凄惨、饱受冲突蹂躏的地方生活,爱丁堡看起来如此安稳、和平。通过文明辩论、而不是枪炮流血来化解纷争的艺术,好像已经深深融入整个城市的构建之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爱丁堡在记者心目中是地球上“最美丽的城市”

表面来看,苏格兰正在希望解决的这场争执和我曾经目睹过、那些造成严重破坏的冲突并没有太大区别。

一个小国希望表述身份、构思独立,争取自己的事要自己做主。在苏格兰,我们正在使用说服、民主投票的方式。我们很清楚,如果在9月份即将举行的公投中苏格兰人选择独立,英国可能会心碎。但是我们也知道,对方会尊重我们的选择。

不过,1990年代中期,车臣可不是这样。今天的俄国政府坚决捍卫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的权力,当时对想要分离出去的车臣,俄国可是没有这样的同情心。

他们炮轰车臣、特别是首都格罗兹尼。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个场景:100米长的深坑,里面满是车臣人的尸体。很多人显然是被杀害的—他们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眉飞色舞的俄国士兵乘坐装甲车在伤痕累累的城市中巡逻,炫耀他们沾满鲜血的胜利。

地球另一端的东帝汶。印度尼西亚人放火烧房子的本事也不错。东帝汶人选择独立之后,印度尼西亚军队和他们支持的当地民兵组织采取行动,离开前尽最大的可能搞破坏,确保这个新成立的国家起步维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94年,俄罗斯出兵车臣,阻止分裂。照片为格罗兹尼市民经过被炸毁的总统府。

现在在乌克兰,我们正在目睹两个曾经形同手足的兄弟—唇齿相依、国人通婚的邻邦—动手给对方带来惨痛伤害。

这真是最令人费解的一场冲突,原本肯定应该能够坐在谈判桌前解决。相反,他们蒙上面、端起枪,每一点微不足道的纠纷都被无限夸大;故意煽动起的民族情绪日趋高涨,渗透进、毒害着人们的心灵。

唯一一个独立搞得很成功的地方好像是斯洛伐克。恰好,过去这四年,我就在斯洛伐克生活。

原来的捷克斯洛伐克当中,斯洛伐克是“小弟弟”。21年前捷克斯洛伐克那场所谓的“天鹅绒离婚”, 确实是一个榜样。

这并不是因为独立是通过民主方式实现的。当时捷克斯洛伐克并没有搞全民公决,民意调查显示,只有少数人支持政府间达成的分手协议。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双方拆分军队、使馆以及其他财产、经历了一段动荡之后,独立后的国家好像运转良好,斯洛伐克越来越繁荣。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93年独立以来,斯洛伐克经济取得长足发展

现在,在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所作的调查均显示,双方都不希望返回联合状态。

让我更感兴趣的是,每当我问起斯洛伐克人对独立的看法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这样回答,“分手之后,我们和捷克的关系比从前在一起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好。我们不再抱怨捷克人对我们指手画脚、发号施令,他们也不再抱怨那些所谓给我们的资助。”

听上去,这样的说法,在当今苏格兰好像也很耳熟。

将来怎么样,谁也说不好。但是,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分手故事表明,不蒙面、不拿枪,甚至不要对对方怀有太大的恶意,同样也能实现独立。

结果?说不定,双方还能成为好朋友呢。

(编译:苏平 责编: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