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瑞士国会的“自拍艳照”丑闻

格里•米勒今年53岁,是绿党议员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格里•米勒今年53岁,是绿党议员

上班期间可不可以自拍艳照?拍发艳照该不该算做官员隐私?今夏,瑞士国会爆出“艳照门”丑闻,沸沸扬扬,引人深思……

瑞士政坛出了什么事?或者更准确点儿说,爆出了哪些内情?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瑞士阴冷、潮湿,不过,国会中却火爆、热辣 — 传出不少非常裸露的自拍艳照。

首先,是一名女秘书在国会大厦内办公室中自拍的一系列艳照曝了光。

这些艳照是失窃?还是心术不正的同事故意泄露给公众?

这样想就错了。照片是她自己发到推特上的。她边发照片边承认,非常担心,害怕被国会中的同事发现。

嗯,她在推特上有11000粉丝。自然,没过多久,艳照就被人发现,然后上了报纸。

照片的背景可以清楚地辨认出人们非常熟悉、庄重、肃穆的国会办公家具。不过,见报后的照片中,还能辨认出来的就剩下背景这些家具的形状了,前景画面太裸露,只能打上马赛克,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起事件在瑞士引起短暂辩论—上班期间可以自拍艳照吗?

有人认为,自拍艳照肯定应该算是私事。但是,女秘书的上司却以“帽子落地”(形容耗时很短、速度很快)--或者,其它任何衣物被抛在地下—般的速度迅速做出决断,秘书行为不得体。她因此丢了工作。

但是,事态并没有就此打住。上星期,瑞士国会议员、(巴登)市长格里·米勒也被曝光曾经拍发艳照。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1年6月,美国议员安东尼•韦纳也因在推特上发猥亵照片辞职

米勒其人经常出入演播室、参加时政访谈节目,是左翼的明星人物,我们都曾采访过。

现在,我们对他的“了解”之多远远超出了原本的期待:他曾经通过WhatsApp向一位网上密友发送非常暴露的自照。

有些艳照是在市长办公室内拍摄、发送的,其中还有一张居然是从瑞士国会辩论大厅内发的!不过,已经有人安抚我们,那张照片其实是在更隐秘的地方拍摄的。

对穆勒来说,也许更为不幸的是,他和这位异性朋友关系降温之后,对方一直保存着他的照片以及连同照片一起发送的那些有明显暗示性的短信。

穆勒希望对方销毁照片,她不同意;穆勒打电话报警。没多久,故事就登上了大小媒体。

这位被揭了短的政客只能去直面大批记者。他眼含泪水、哽咽着道歉,并承认万分羞愧。

刚开始觉得有点可怜他,没成想,他急急忙忙又补充了一句:他和那位异性在WhatsApp上的图文网来根本和“性”无关。绝对没有,他不过是在和朋友“就有关性幻想书籍的项目交流看法”。

说到这儿,身旁有人叽叽喳喳,“蒙谁呢?”

那么,这些事件揭示出瑞士政坛的那些真情呢?

政客是不是比我们想象的更乏味?瑞士政客和下属朝九晚五单调无趣,脱掉衣服、拍拍艳照是不是成了他们每天生活唯一的亮点?

有趣的是,瑞士媒体现在也在深刻反思是否应该揭爆艳照门。

在瑞士,很多人仍然认为法律保护的“私人领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其涵盖范围超过对隐私权的常规定义。人们认为,办公时间之外在家里发生的事,完全属于自己,其他任何人—其中包括警察、社会公益部门,当然还有媒体—都无权介入。

如此关注保护个人隐私,也是瑞士社会许多特点的根源所在,比如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瑞士迟迟未能引入反家暴法律等。

出发点是,你的钱、你如何对待你老婆是你个人的事,与他人无关。

事实上,在我看来,自拍艳照门还说明,对有权有势的男人使用的是一套规则、对普普通通的女人使用的则是另一套。

国会秘书被停职了,政客虽然暂时不能履行市长职责,但仍是国会议员。

一位忠实的同事说,“一两个星期,人们就会忘掉这件事。”

至于我个人?我可不能这样肯定。正如在许多人心目中比尔·克林顿仍然和雪茄紧密相连一样,我想,看着穆勒在国会中辩论,恐怕很难不联想起他坐在市长办公室,身上仅穿着一件体恤衫、举着智能手机……

(编译:苏平/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