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中西合璧 上海婚礼的文化冲撞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上海,一起中西合璧的婚礼,中英双方来宾都曾有百思不解之处、力所不及之感。BBC记者麦克德莫特陪同朋友、威尔士小伙子迎娶上海新娘。她发现,总有勇敢者成功跨越文化鸿沟。

我穿着一件乳白色长裙,站在阳台上。飘过来的火药味儿真浓真呛,不由得让我怀疑,我们是不是炸死、至少也是炸伤了那三个穿着精制西装的小伙子?

新郎官和伴郎步步逼近新娘的家,我们用接二连三的大“爆炸”欢迎他们。成千上万的爆竹噼噼啪啪,犹如机关枪响个不停。

看起来、听上去,我们都好像是在顽强抵抗敌人的进攻、捍卫自己的城堡。

我站在那儿,百思难解。和我一样同是伴娘的姣姣(音译)大声喊道。“快点快点,他们来了,锁上门!”和我不一样的是,姣姣以前有参加中式婚礼的经验,非常了解那些“闯关大考验”。

女方家庭成员迅速冲向四道门。来自威尔士的新郎官约翰需要通过这四道门、才能娶走上海新娘王维嘉(音译)。

维嘉在卧室内等候。她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坐在铺着大红床单的床上。

姣姣透过门缝大声喊道,“你们是谁?”好像我们根本不认识对方似的。其实,过去两个小时,我们一直在作准备:家里所有的人都要做头发,等候新郎官一行的到来。

姣姣拉住我的手,说,“来来来,让他们给我们点贿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许多中国新娘选择西式婚纱

我顺从地要求新郎给我红包,否则我就不帮助他闯关。其他人也一样。

我开始看出点眉目了。“告诉我们你要娶王维嘉的10个原因!”“不行,不行,说得这么慢,犹豫什么?作10个俯卧撑!”

我们大喊大叫,笑作一团,继续折磨可怜的新郎官约翰。

王维嘉曾经警告我说,她的上海婚礼和我在英国参加过的所有婚礼都截然不同。第一点,新娘要换五套衣服,仪式包括两起茶道。还有,在英国,办婚礼,平均要花费33,000美元。和英国不同的是,在中国,办婚礼可能还能赚钱,因为来宾给红包非常慷慨大方。

再有一点“小小”的差异,我需要在婚礼上讲话……用中文讲话!

王维嘉和约翰的婚礼在上海金融区陆家嘴的丽斯卡尔顿酒店举行。那里正在修建第二座500米高的摩天大厦。电影制作人如果要想给自己的影片增添一点未来幻想的感觉,总会选择到这样的地方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参加中国婚礼,出手可要大方

接下来,我在新娘套房中排练演说时,可以近距离看到东方明珠电视塔。电视塔看上去犹如蓄势待发的太空船。不过,转头看看,维嘉的亲戚们按照老传统,在床上摆了鸡蛋和许多干果—就像西方人圣诞节时喜爱吃的那些干果一样。这样做,毫不含蓄地表明,结婚了,下面的任务就是生孩子了。

我讲话结束的时候,也按惯例加了一句“早生贵子”。

造人有方,这样的期待,新人是想逃也逃不掉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能享受到任何隐私。

新人换上当天倒数第二套衣服----传统的中式大红绣花衣—的时候,我的任务是紧紧顶住更衣室的门,防止有亲戚闯入,干扰换衣进程。

在中国,最好的情况下,隐私也不过只是一个松散的术语。但是,新娘的老姨王女士绝对不会让有人身上没穿衣服成为她不能和新人共度一点时光的借口。

仪式结束、大餐吃完,开始西式的迪斯科。没多久,响起比吉斯的“活着”。突然间,我意识到来宾分流,一群人站在一边儿、面呈迷惑状;另外一群人—主要是年轻的外国人—举着双臂、扭动腰肢,手舞足蹈。

这一次,轮到上了年纪的中国来宾感到百思不解、力所及了。

正如12个小时之前的我一样,这一次,是新娘的叔叔勇敢跨越文化鸿沟。

他步入舞池。我拉住他的手,我们一边咧着嘴大笑、一边转圈儿。

这起婚礼,虽然原因可能不同,但对我们两人来说都是长久难忘的。共舞中划上句号,真是再好不过了。

(编译:苏平/责编: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