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飞行棋与德国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游戏无国界。一战期间在战壕内开始走红的德国游戏飞行棋迄今依然风靡德国,并且飞向世界,堪与电脑游戏拼高下。其间也显示着一些独特的德国精神。

我们都知道,今年将隆重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

100年前在德国,另外一项重大发明也曾引发革命性浪潮。今年,德国举国上下各村庄小镇都在热情洋溢地举办纪念活动。

人们围坐在桌前,交头接耳地商议,聚精会神地反思,间或还要脸红耳赤地争吵。

当然,我这里说的,是棋盘游戏“哥们,别生我的气”。这款游戏(中文译作飞行棋)诞生于100多年前,一战期间深受战壕中德国士兵的欢迎。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买上一套棋,寄往前线。

在泥泞的战壕、残酷的战场上,飞行棋实现了腾飞。直到现在,电脑游戏横行天下,飞行棋依然有旺盛的生命力。

飞行棋在德国中被称作“哥们,别生我的气”。这其实是玩飞行棋的一句套话。因为游戏的宗旨是要沿着棋盘上的路线、把自家棋子安全移动到终点,同时要争取把对手的棋子踢出去。

有时候,你可能觉得自己玩得不错,一个棋子马上就要“到家”--抵达终点了。突然,对手—通常是家人—鸿运当头、骰子掷出上乘点数,棋子正好和你的落在同一格,一举把你踢回出发点,高呼“别生我的气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我来到苏尔(Suhl)参加飞行棋大赛。苏尔位于德国中部林木茂密的山脉和蜿蜒曲折的山谷中,距离捷克边界其实不算太远。

在苏尔,年龄从七、八岁到七、八十岁的人一同围坐在桌前,撒着骰子、高呼“哥们,别生我的气”。

我问大赛的举办者阿穆特·埃尔哈特,为什么人们现在依然喜爱飞行棋?

她回答说,“在互联网上(玩游戏),你总是孤身一人。对手在网上,你看不到他们,看不到他们脸上的喜悦。看看我们这里,围坐在一起玩游戏,谁也不会感到孤独。”

有了飞行棋,战壕里的士兵、还有那些在医院里接受治疗、等候康复的伤兵也缓解了孤独。

飞行棋的发明人是在慕尼黑工作的约瑟夫·施密特(Josef Friedrich Schmidt)。他有三个孩子,天天吵着“好无聊”,为此施密特设计了一套游戏,有棋盘、棋子、骰子,一家人玩的兴高采烈,逐渐吸引邻居家的孩子。

这样业余玩儿了一两年,施密特决定将飞行棋推向市场。不过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飞行棋才真正走红。

施密特想出一个好主意,做了数百套飞行棋,送给收治伤兵的医院。这以后一百年,飞行棋在德国一直畅销,而且飞行世界。

仔细品味,国人固执地拒绝与时俱进、也凸现着德国精神的一个方面。

当然了,德国在许多方面非常现代—科技带来进步嘛,但是,德国的魅力之一也正在于她的“积习难改”。

每天早上,我都还要和同事握手;每条街道都有面包店;我们午餐吃的很正式—餐厅里有炖牛肉、甘蓝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德国人做饭还是讲究应季。圣诞节前后餐馆里有烤鹅、红椰菜;六月份腌鲱鱼;八月下旬吃鸡油菌;十月份一定不能没有南瓜。

绝对不会为了新才去新,给人一种沁人心脾的温暖感。

德国财政部大楼里的电梯历史非常悠久,是那种能看到升降带的开放式电梯。我发现,每一次迈步走进去,都要小心翼翼。

不过,保守、高效,这样来形容财政部岂不是再合适也不过?

仍然能用的东西不断更新改善;深受群众喜爱的东西—比如棋盘游戏—一定要保留,这也是德国风范。

100年前,飞行棋给深受战争蹂躏的年轻士兵带去一点解脱,今天仍能挑战电脑游戏。

这是怎样一种安慰啊。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