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向“蓝眼睛”学习的俄罗斯?

弗兰克·西纳特拉,20世纪美国最著名的歌星、演员之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弗兰克·西纳特拉,20世纪美国最著名的歌星、演员之一

现在,俄国日子不好过。卢布下跌,通膨上涨,资金外流,人们担心经济会跌入衰退。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勒紧裤腰带。

俄国一家国营新闻机构最近就拿到了一大笔钱。“今日俄罗斯”是普京在不到一年前亲令创建的,目的是要在世界舞台打造俄国形象。

据报道,“今日俄罗斯”今年的预算超过去年2.5倍。由此看来,信息对克里姆林是多么重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我打电话去“今日俄罗斯”请求采访。他们请我“稍候”。等待过程中电话那一端传来的歌声,让我大吃一惊。

你猜一猜,在这个越来越自大、自信的俄罗斯,通讯社的电话“稍后”应该播放什么音乐呢?也许,俄国军乐团合唱队的歌声?或者,一首优美的俄罗斯民歌,比如“卡林卡”?

这么想可就错了,两者都不对。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弗兰克·西纳特拉(Frank Sinatra)演唱的“凡事皆可”(Anything Goes)。

我坐在那儿听着“蓝眼睛”(西纳特拉绰号)的歌声。突然间,我醒悟过来,这首歌恰好是今日俄罗斯的缩影。因为现在在俄罗斯,真是“凡事都可行”。

要是有人一年前告诉我说,俄国会吞并克里米亚,我肯定不相信。就连普京总统本人也告诉全世界,他不会这样做。不过后来他不还是这么做了吗?现在这年月,“凡事皆可”。

没有几个人预见到俄罗斯会向乌克兰东部分离反叛提供武装、资金、鼓励,更不要说派遣士兵跨越边界协同作战了。但是,俄国不也正是这样做的吗。看上去,真好像“凡事皆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换上一件爱国装!

不过,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时候,怪事也应运而生。一天,我看到一群莫斯科人站在大街上脱掉身上的体恤衫。他们的体恤衫上都有西方图案、标记。

脱了以后怎么办呢?换上活动人士当街派发的俄国体恤。

爱国性“换装”。这些政治更正确的崭新上衣,印有洲际弹道导弹的图案和很能抓人眼球的口号,比如“这枚火箭不怕制裁”。

在一个凡事皆有可能发生的国家,报道也更加困难。上个月,我们采访小组的遭遇,是我在BBC担任驻俄国记者13年期间从未经历过的。

我们前往里海旁阿斯特拉坎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去采访奥克萨娜。她的弟弟康斯坦汀是俄国士兵。今年夏天,康斯坦汀告诉姐姐他将被派往乌克兰。三个星期以后,康斯坦汀死了。

俄军进入乌克兰是一个敏感问题,莫斯科坚持说,他们从来没有调遣任何一名俄国士兵跨过边界。

离开小村的时候,警察曾经短暂拦住我们,查清我们是什么人。后来我们开车前往阿斯特拉坎,停好车去吃午饭。再后来返回汽车时,三个大汉冲过来攻击我们,他们殴打摄像师、抢过摄像机摔在地下,然后乘车迅速离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奥克萨娜:就想知道弟弟是怎么死的

当天晚上,我们采访小组和当地司机被召唤到警察局。警察拿走我们的手机,说过一会儿、等你们回答完了问题之后就还给你们。但是,提问没完没了,一共用了四个多小时。

最后总算获准离开,来到车前一看,很明显,我们不在的时候有人进去过。所有的箱包内容都被翻看过重新整理,箱包码放得整整齐齐,奥斯卡纳的采访录已经被销毁。

所有这一切努力,不就是为了阻止我们把这个故事捅出去吗?但是,他们什么目的也没达到。因为吃午饭时我们已经把材料发回了伦敦。

接下来几天,有关我们在阿斯特拉坎经历的各色各样、充满想象力的文章出现在俄语网站上,其中童话多过事实。

有写手指责BBC报道小组酒后滋事;还有人说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我们捏造事实纯属“挑衅”。

一位写手将西方记者比作“一群豺狼”、试图攻击“不屈的俄国雄狮。”换句话说,我们是罪犯、而不是受害者。

也许,我根本不该这么吃惊。在俄国,越来越多的事被翻个底朝天、头朝下、里朝外,最后,结果和真相几乎没有多少相似之处了。

这也是老歌“凡事皆可”作为当今俄国“国歌”最合适的另外一个原因。

正如“蓝眼睛”西纳特拉歌中唱道,“今天,世界疯狂了。今天,好成了坏;今天,黑成了白;今天,白天成了黑夜。”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