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奴隶到业主——黑人乔治发家史

黑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乔治是当年被卖到英国为奴的成千上万个黑人之一

英国诺丁汉最近为纪念18世纪的一名黑奴挂上了一个蓝色的牌匾, 因为这位黑人通过自己的奋斗,在阶级界限几乎不可逾越的年代,成功地上位为业主。

这样一个牌匾,正是为了向人们讲述名为乔治·非洲人(George Africanus)的黑人如何被贩卖到英国,又如何通过努力成为当地受人尊重的商人。

1766年,年仅三岁的乔治从如今的塞拉利昂被带到了英国,从此开始了卖身为奴的生活。

然而大约70年后,他离开人世时,却不仅开创出了自己的生意,成为有租可收的业主、有投票权,而且还为维持诺丁汉的社区稳定和秩序出过力。

奇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Chichester )非洲历史和人种学教授哈奇姆·阿迪博士(Hakim Adi)说,他的故事很不同寻常,不过出身为奴的人熬出头也不是不可能。

“他的经历很重要因为透过它可以让人们看到英国历史上的那样一个时期。”

身世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根据诺丁汉档案里面的建筑方案复原的乔治拥有的住宅的立体图

乔治被带到英国后送给了一户名叫莫林内科斯(Molineux)的富裕家庭,应该在这家人位于伍尔弗汗普顿(Wolverhampton)的宅子干过活。他原本的名字已经不为人知了,乔治应该是他的主人后来给他起的。

1772年,蓄奴在英格兰地区不再合法,乔治因此被安排上了学,还跟着一个铸铜师傅学徒。

学徒期满后,乔治在诺丁汉安顿了下来,那时候的一些文件为了解他的生平提供了线索。

据文件记载,1788年8月3日他与当地名叫埃斯达·肖(Esther Shaw)的妇人成亲,地点是诺丁汉圣彼得教堂。

这段婚姻可谓白头到老,两人一直厮守到乔治1834年去世。不过,不幸的是夫妇两人生育的七个孩子当中,六个都夭折了。

夫妇二人后来在诺丁汉市中心昌德勒大道(Chandler Lane)的家里开始了帮佣服务生意。

乔治一辈子都不停地工作,为了赚钱总是同时打几份工,既当铜匠,又干其他苦力活,而埃斯达也靠做帽子帮补家计。

他们俩终于攒够了钱,买下了自己的房子,因此也让乔治成为业主,顺理成章有了投票权。

1826年,乔治曾经投票支持一个名叫约翰·史密斯·莱特的人,原因很好理解:莱特要求废除奴隶制。

1829年,乔治的生意越做越好,出资380英镑在昌德勒大街上买下了好几处物业,将它们改造成住宅发租。

业主

乔治也积极参加诺丁汉的社区生活。1811年,在诺丁汉郡的纺织机遭到破坏后,为防止暴徒,当地曾组织起一个稽查小组。乔治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业主,有巡查街道的义务,因此在1816年的稽查小组名单上有乔治。

1834年,乔治71岁时去世,给妻子和唯一的女儿留下了自己的生意和房产。不过他的遗嘱讲述了另一个有趣的故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他的遗产全部留给妻子和女儿汉娜

他的遗产全部留给妻子和女儿汉娜。不过从遗嘱上看,他对自己的女婿已经到了痛恨的地步。他的遗嘱要求所有遗产“完全不受汉娜的丈夫赛缪尔·克洛普的控制或干涉。”

他的遗产写道:“如果我的女儿今后在任何情况下又与其丈夫赛缪尔·克洛普一起生活,则她不再有权继承如上所说的家俱和装饰。”

不过他的这一愿望似乎并没有人遵守,因为后来他的妻子、女儿和女婿都生活在昌德勒大街。

乔治被埋葬在诺丁汉蕾丝市场圣玛丽教堂的墓地里。这个地方多年以来被人们遗忘。

2003年,诺丁汉社区发展慈善组织“归属诺丁汉”(Belong Nottingham)的研究人员重新发现了他的故事。

最近在已经拆掉的昌德勒大街的旧址,如今叫维多利亚街的一个酒吧里,一块蓝色的匾牌为乔治而挂。

“归属诺丁汉”慈善组织的罗珊娜·奥特维尔说,乔治的故事让很多人感到骄傲,在诺丁汉历史上曾经生活过一个非洲人,他成功了,还成为社会贤达。

“乔治的传奇故事实际上是一个充满希望和胜利的故事。他被带到这里来时过的是被人奴役的生活,并不能自由选择想做的事情。他一定很了不起、很有上进心。正是因为他所取得的成就让我们了解了他这样一个人。”

(编译:罗玲 责编:横路)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