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棺材店叫苦连天

棺材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西非地区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几内亚埃博拉疫情严重。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几乎每天都会有人死去。病毒,也在冲击、改变着当地人的生活方式,比如丧葬。

现在,尸袋取代了棺材。埃博拉死者的遗体传染性很强,必须仔细密封,然后埋葬,或者火化。

从前在利比里亚,葬礼是大规模的社会活动。亲朋好友聚集在敞着盖儿的棺材周围,通常还会触摸死者的尸体,以示永别。这一切,也都成了过去。

木匠木尔巴得知我们并不是顾客,脸上透出明显的失望之色。他说,“因为这个埃博拉,现在人们很少从我们这儿买东西。”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蒙罗维亚街头到处可见埃博拉宣传招贴

木尔巴20出头,和几个人一起经营位于蒙罗维亚索马里大道的“天赋兄弟棺木中心”。他们白手起家,发展到现在,店铺占据两个店面。铁皮屋顶遮盖下,摆放着各色棺材。

木尔巴说,埃博拉疫情爆发之前,他们的生意很好,特别是周末,总会有很多起葬礼。他唉声叹气地接着说,不过,“过去两个月日子非常难过,有时候一天连一个棺材也卖不掉,原因是,现在所有的尸体都被看作埃博拉尸体,就好像没有人再死于其他疾病了。”

木尔巴说,没有地方再摆放新棺材,所以,也不用做了,“每天上班来就是坐着闲聊、睡大觉,然后回家。”

“宁愿少挣钱”

木尔巴话音未落,一辆小货车正好从旁边经过,车上的大喇叭高声播放有关埃博拉病毒的介绍。现在,棺材店也要遵守新的规章制度,包括定时洗手、避免身体接触等。

木尔巴说,“我们决定降价,但还是没有人买。真难过。更糟糕的是,原来已经交了订金的人现在也索要退款”。

殡仪馆也受到了冲击,因为人们已经不再举行正式的葬礼。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棺材严重滞销

不过,同一地区“圣摩西殡仪馆”的老板摩西·阿霍索赫说,他支持新的安全防卫措施。他不希望接触没有受过埃博拉化验的遗体。

摩西告诉我说,“我们宁愿少挣钱。我们心甘情愿地遵守政府提出的限制措施。”

有些地方的人拒绝接受埃博拉死者遗体下葬在自己的社区。后来当局决定,蒙罗维亚地区埃博拉死者遗体必须火化。为此,当局不仅请来专家、还搭建了火葬场,杜绝露天火化。

负责埃博拉疫情控制的利比里亚卫生部助理部长托尔伯特·尼恩斯瓦(Tolbert Nyenswah)说,“我们很清楚,利比里亚没有火葬文化。我们的风俗是土葬。但是现在情况特殊,我们必须改变原来的习惯。”

秘密土葬

不过尼恩斯瓦说,害怕火葬导致许多人呆在家里等死、而不是去接受治疗。

他说,最近对埃博拉治疗中心床位所作的调查显示,总计742个床位当中有391个闲置。“我们很清楚,有人还在悄悄土葬。我们必须停止这种做法,举报病人、送他们接受治疗。”

卫生部官员说,已经部署了化验措施,只有埃博拉患者的遗体才会火化。但是有人抱怨,死于其他病症的人也被包括进必须火化的清单。

电视记者艾迪·哈尔蒙说,“我有一个亲戚,从来没有接受过(埃博拉)化验或者治疗。她去世以后还是被火化了。”哈尔蒙说,这“不公正、不公平。”

埃博拉死者的家属对如何处置遗体没有发言权。他们必须接受的另外一个惨痛事实是:永远不会有机会看到亲人的坟墓。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利比里亚也有扫墓节,是全国公众假日

扫墓日

扫墓是利比里亚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每年三月份的第二个星期三是公众假日—全国扫墓日。人们纷纷来到亲人的墓前清扫卫生、重新装点。

埃博拉死者的遗体必须迅速被处置,将留下一个痛苦的后遗症:许多家庭没有一个实实在在的标记去祭奠亲人。

利比里亚总统八月份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时曾经说过,“埃博拉破坏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这准确概括出许多人的绝望和痛楚。

返回来再说棺材中心。木尔巴不眨眼地盯着公路,等着顾客上门。但是每逢有车停下来,乘客下车后还是统统走向了对立面。

和其他许多利比里亚人一样,木尔巴也紧紧抱着一个指望不撒手。他们期望即将到来的旱季有助于打败疫情。利比里亚基础设施比较落后,每逢雨季,暴雨总会阻断公路交通,妨碍救援努力。

木尔巴说,“我们希望打垮埃博拉,还能有生意可做。”

(编译:苏平 责编:顾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