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的强奸犯还能再踢球?

埃文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因强奸入狱的埃文斯日前在出狱后重回老东家谢菲联训练,此举引发巨大抗议。

当然,这里说的“踢球”是指作为职业球员参加联赛。日前因强奸服刑两年半出狱的前谢菲联球员埃文斯被准许回到俱乐部参加训练后,引发了英国社会的巨大抗议声浪。

目前,谢菲联准许埃文斯回来训练的作法广受谴责。推特用户哈奇特(Jean Hatchet)在网络上发起的要求谢菲联俱乐部不能重新签下埃文斯的请愿,已获得了十六万人的签名支持。

同时,这一作法也导致包括六零年代流行歌手贝里、健康顾问格拉汉姆和电视主持人韦伯斯特等三名谢菲联资助人辞职,谢菲联球队的赞助商也警告将终止合作。

英国奥运冠军杰西卡-埃宁斯希尔在表达如果谢菲联重签埃文斯的话,她要求取消以她名字命名的看台。但她的这一要求随后在推特上遭致多起恶语相伤,甚至强奸威胁。

而上月释放的埃文斯还坚持自己是冤枉的,他的家人还专门成立网站为他申冤,但他的申诉请求日前被驳回。

谢菲联的说法是,他们准许埃文斯回来训练是应英格兰职业球员协会的要求。该俱乐部说:“根据这一请求,训练将使埃文斯先生体能得到恢复,并有助于他在未来选择的行业里找到工作。”

替埃文斯说话的人辩解说,如果他从事的是一项日常工作的话,刑满释放后就会被社会接受,也能被允许重新工作。绝大多数对谢菲联俱乐部的批评声都指出,职业体育和其它行业不同。

网络请愿书上写到:“甚至把他又当作一名球员来看待……都是对他侵害的那名女性的严重侮辱,也是对所有遭受过强奸侵害女性的严重侵犯。它对年轻人释放出一个明显的信号,那就是这样的罪恶也能被宽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国副首相克莱格对谢菲联准许埃文斯参与训练提出批评。

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强奸犯通常在监狱里执行一半刑期,剩余部分将在社区内管控完成。英国慈善组织“解铐”的负责人斯塔塞表示,监外执行的犯人必须满足相应规定。

他介绍说,这些犯人必须定期和缓刑机构会面。如果想要重新工作、或是出国,必须得到缓刑官的批准。在有些情况下,他们会被禁止去某些地方、见某些人。

任何被处以两年半刑期的性犯罪者同时被记录在案,其“性犯罪者”记录保持终生,并每15年得到一次审核。

这类人群必须每年到警察局报到,并汇报在此期间的出国经历、银行账户情况,以及家中是否有18岁以下的年轻人。

依据英格兰和威尔士有关重返社会的总原则,有些服刑记录在一段时间后可以“抹消”,雇主也不能以此为理由,拒绝录用。

但四年以上的刑期决不会被“抹消”,而埃文斯被处以的刑期是五年。

强奸犯释放后是不能从事诸如老师、社工等等“受管制活动”性质的工作的。而会计、律师等等工作虽然不属此类,但在被录用前,也需要更进一步的进行犯罪记录调查。

英国人事发展注册协会的政策顾问沃曼认为,用人单位雇佣刑满释放人员是有好处的。她说:“这些人普遍比较忠于职守。因为他们知道,像他们这类人想找个工作太难了。”

而性犯罪者在刑满释放后,想找到份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埃文斯在声明中,对自己所犯罪行毫无悔意。

慈善组织“解铐”负责人斯塔塞说:“像埃文斯这类人既然重返社会,最终也得找份工作。如果让他们再想成为社会中的有益一分子的话,干他们在行的工作最好。”

他指出,有四分之一拿救济的人都有犯罪前科,而失业会让这些人更可能再度犯罪。

但埃文斯曾经是一名职业球员,还是个小有名气的球员。很多人强调说,球员在社会中总被当作榜样,他们收入也颇丰。据报,埃文斯曾经的周薪是两万英镑。

显然,以此为依据,加上埃文斯对其罪行毫无悔恨,俱乐部不应该再用他。

辞职的前谢菲联资助人韦伯斯特说:“他干的不是一般的工作,而是要起到榜样作用的工作。我们因为他的榜样作用,而曾经为他欢呼,他对正在成长、学着和女性打交道的年轻人会起到影响。”

杰森-伯特在写给《每日电讯报》的文章上说:“没人说埃文斯不能再工作,他当然可以工作,可以重返社会,他是个年轻人,可以重新为社会做贡献。”

伯特指出:“但是,他已经报废了他曾经作为金灿灿地职业球员的生活!”

曾因和15岁女孩发生性关系入狱的前切尔西教练员里克斯,在出狱后虽然继续执教,但最终都相继丢了饭碗。他近些年找了份不起眼的工作度日。

他去年对《独立报》说:“我还在找工作,我递了那么多、那么多份简历,我希望能有份工作。”

反对埃文斯重新踢球的请愿者们指出,埃文斯对自己的罪行毫无悔过。受害人遭受埃文斯侵害时才19岁,在身份被社交媒体披露、并饱受攻击后,不得不离开家乡,改名换姓地在他乡生活。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