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取钱?免费送你眼镜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那天,一架客机正在跑道滑翔准备起飞前往德里,突然撞上一头水牛!

可怜的水牛,从头到蹄漆黑一团,难怪,在昏暗的夜色下,人们根本视而不见。

那以前一个星期,还出过这样一件事。野生动物慈善组织接到电话,德里街头一处提款机前潜伏着一条眼镜蛇!不用说,这条蛇根本没能迷惑取钱人。

整个一夏天,猕猴四处游逛、入室抢劫的投诉电话接二连三,举报热线都快要被打爆了。

也许是因为被看作有神话色彩,人们并不打扰这些动物、而是令他们自生自灭。不过现在,伴随着人口爆炸,动物栖息地被吞噬,印度的野生动物迫切需要大力救助。

比如说大象吧。毫无疑问,大象是印度大自然巍峨壮观、多姿多彩的经典象征。但是现在,大象的遭遇也凸现着古董般的宗教习俗、文化概念如何阻碍野生动物的保护。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曾经在印度生活过的人可能都知道,走在大街上,眼前突然出现一头大象!这是多么的令人激动啊。当然了,你首先注意到的,可能是大象到底有多大!

印度人庆祝宗教节日的时候,披红挂绿的大象被请进寺庙,忠实的信徒拿出成箱的烙饼、甜点供奉。大象被看作迦尼萨神(象头神)的象征。

在这种狂热的驱使下,人们捕获大象、出租给各种活动。不过,大象在城里的生活远非天堂般美好。

最近,两头大象被卡车撞伤。那天比较凉爽,傍晚,大象出去散步乘凉。问题是,主人领着他们去了繁忙的环路。事发之后,一头大象丧失了视力,另外一头几乎再也站不来了。

当地一家慈善组织把受伤的大象带进了收容所。但是,收容所的兽医告诉我说,他在城里多次见过养养不良、伤痛缠身的大象。

最常见的问题是,大象的足部永远忍受着炙热的柏油路、碎玻璃、钉子的袭击。伤处出现脓疮,不仅非常痛苦,而且有可能引发癌变。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尽管如此,德里现在仍有八头全职工作的大象。六头大象去年失踪,估计可能死亡。虽然已经不再发放大象执照,但是德里并没有向剩余的大象提供保护和帮助。

德里野生动物看守负责人承认,缺少人力物力。他告诉我说,唯一的办法是,他亲自登门,苦口婆心,劝说大象的主人自愿离开城市,把大象也带走。但是,这根本做不到。

在亚穆纳河畔,我碰到了西拉。这头大象今年50岁,曾经是德里豪华婚礼、生日派对、宗教活动的明星级嘉宾。原来,西拉在亚穆纳河边定居。河水虽然污染严重,但是,这里至少有新鲜空气、开放空间、觅食的可能。

但是几年前,德里决定禁止大象在河边定居。西拉被迫搬进了拥挤的贫民窟。那里水泥胡同很窄,几乎容不下西拉。现在,他只能偶尔到河边去散步。

西拉确实埋嵌了芯片,偶尔,检查员会登门看一看,但是,没有兽医定期来检查。

西拉的主人一家数代做大象生意,他拒绝离开德里。他相信,大象是德里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他认为,他和其他人的爱护、再加上成捆成捆的甜甘蔗,能满足西拉的全部需求。

但是,治疗那两头出车祸大象的兽医说,牵涉到野生动物,不论这些动物是否被看作神圣,印度人都需要重新考虑、认清形势。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他说,“如果人们相信迦尼萨,可以去祷告乞求赐福,为什么需要活生生的动物?大象根本不属于水泥丛林。”

我想,猕猴、水牛、眼镜蛇、甚至流浪的野狗可能都不属于钢筋水泥丛林吧。虽然可能受法律保护,但是,动物仍然忍受着难以言喻的伤病。

不管被看作神圣或是粗俗,不管德里是不是他们天然的栖息地,所有这些动物都需要人的帮助。

印度总理莫迪就职时承诺,要先建厕所、后建神庙。也许,现在印度还应该先关心动物福利、再考虑人类朝拜。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