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普京是这样炼成的?

克里米亚“回归”引发俄罗斯爱国潮,普京人气高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克里米亚“回归”引发俄罗斯爱国潮,普京人气高涨。

家门口最近开了一家很时尚的美容院,我去试一试。

美容师是一位很年轻的女郎,细心地修剪着被我忽视已久的趾甲。我问她,你体恤衫上印的那是谁的大头像?当然了,从她围裙上露出来的那一瞥逐渐后退、稀稀疏疏的发际线,我已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过,我还是想确认一下。

女孩儿对我灿烂一笑,回答说,“普京啊!”然后,她在面前摆满了各色迷你玻璃瓶的盘子上摸索了一阵,拿出自己的手机,冲我秀了秀外套,说,“这上也是他的照片。”

不过,这张照片上的普京留着长长、浓密的大胡子。

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向脸刮的精光,这样不拘小节的形象确实颇不寻常;不过,与青春美女情愿选择这样一张照片来装饰手机相比,其实,我还是觉得普京的怪象更好玩儿。我问美容师,“这是普京在扮潮人?”

女郎更正说,“这是‘真汉子’普京。他强悍有力,是男人中的男人。我真的很喜欢他。”

女郎略带羞涩地笑了笑,接着去对付我的趾甲。

美容院里的妙龄女郎并不是普京唯一的粉丝。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去年年底,奥巴马接受采访时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是“战略性错误”、“不太明智”;俄国的经济危机证明,那些以为普京是“天才”的人错了。

跨世纪的新年夜,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将权杖交给普京,迄今已经15年过去了。

普京掌权几个月之后,我第一次出任BBC驻莫斯科记者。此后,我曾经先后派驻三个不同国家。现在,我再次返回莫斯科工作,普京还是一把手。

原来,普京在俄罗斯政坛是个无名小卒,克格勃特工出身。但是,在克里姆林宫10多年间,他已经成功“变形”,现在是民调支持率超过80%的国家领导人。

一开始,俄国人很容易地就接受了电视屏幕上“喂”给他们的普京形象。此前,俄罗斯人已经忍受了好几年叶利钦在世界舞台上带来的“羞辱”,比如,酩酊大醉后指挥交响乐队、出访时迟迟不下飞机等等,现在,电视上的宣传有声有色地展示着,普京是柔道冠军、爱赤裸着上身骑马、敢说敢做。

就像美容院里的那位女郎说的那样,他是男人中的男人、真正的硬汉。

再说了,这条汉子还真带来了不小的成果。苏维埃刚刚垮台后的那段日子,俄罗斯一片混乱,许多百姓突然赤贫、一小撮人顷刻暴富。而俄罗斯政府呢,这段时期,只能一次接一次地端着讨饭碗去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但是,在普京的领导下,俄国人渐渐地开始感觉到,日子更好过了、更自信、更安全了,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俄罗斯最大的出口商品—原油价格稳定持续上涨。

结果清晰可见。莫斯科街头崭新的豪华车、购物中心随处可见;高尔基公园里人们悠闲地品味着卡布奇诺;时尚的艺术展……另外,你想招呼出租车,不用再拼命挥手叫停一辆破旧的老爷车,然后发现司机居然是为了多挣几个现钞出来兼职的核工业科学家!现在,只需要拿出智能手机、轻轻点一下应用软件就可以啦。

从很多方面来看,这里的日常生活比从前更加容易、更可预测。也许少了几分刺激,但是,经历了1990年代之后,俄罗斯人渴望得到稳定和秩序,普京为他们做到了这一点。

不过,普京并不是单枪匹马达到目的的。我第一次常驻莫斯科期间—我们姑且说这是“普京—第一章”吧,俄罗斯独立电视台NTV被强行接管。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原油价格跌落、西方制裁,卢布对美元的汇率数次跌破纪录

这家电视台的记者曾经未经审查删减报道第一次车臣战争,也曾播出讽刺时政的节目《傀儡》。噤声NTV,标志着普京捣毁独立媒体的开端。

10来年过去了,虽然受压制越来越严重,但还是有一些印刷媒体和新一代的博客在互联网上存活了下来。不过,主导公众舆论的,仍然是电视;而电视,仍然牢牢地控制在克里姆林宫手中。

所以,接纳克里米亚被乌克兰和西方世界称作非法吞并,但被俄国媒体形容为“改正历史不公”,普京说俄国是在收复“神圣领土”。此后,他的支持率急剧上升。

但是,再次置身新俄罗斯—“普京第三章”,仔细研习一番,我无法不沉思,这样的自大还能坚持多久。

曾经让普京的俄罗斯暴富的原油价格大幅度下跌;西方因乌克兰采取制裁的效果也开始显现、增加了民生痛苦;卢布急剧贬值;银行开始救助刺激。

俄国人刚刚适应了过好日子还没多久,现在看起来,2015年又有可能成为非常艰难的一年。

此外,还有一些不满的声音。普京最具魅力的对手阿里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在新年致辞中号召俄国人在2015年举行大规模抗议示威。

如果经济局势继续大幅度恶化,这种局面确实有可能发生。不过,纳瓦尔尼本人被判犯有舞弊罪,他的活动很可能因此受限。

与此同时,离我家不远的那家美容院正在忙着推出一项新的服务项目:将总统普京的画像涂到美眉们的指甲上。

他们向我保证,其他美容院这样做了,很火,吸引来大批女性顾客。

只要俄国人还能选择去做、有钱去做这样的事,或许,普京并不需要太担心?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