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德国的伊斯兰纠结

德雷斯顿的“反对西方伊斯兰化”游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雷斯顿的“反对西方伊斯兰化”游行。标语上写着,“萨克森州还是德国的”。

也许这只是我的想象?德累斯顿教堂的钟声,好像都有一种骄傲感。因为,这座城市的早晨非常美丽。每一座建筑都经过精心构建、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留下的废墟瓦砾中涅磐重生。

一位身披长袍的神父急匆匆地穿过穹门,在浮雕中的天使、圣贤的凝视下,走进宏伟的巴洛克式教堂。商贩们忙着上货、打理摊档;满座的大客车一大早就来了,乘客们抬起头仰望着教堂的钟楼……

不过,那一天晚上,我却看到了德累斯顿完全不同的一面。

成千上万的人高呼口号上街游行。橙黄色的路灯,映衬出他们激昂的面容。“我们是人民!”,“我们是人民”的喊声此起彼伏。我闪身躲到一边,以免被一幅浸满雨水的巨大德国国旗撞到。

一位男人大声喊道,“德国是德国人的!”我走上前去想和他对话,人群围挤在我们身边。他继续大声喊道,“德国不要清真寺!德累斯顿不要清真寺!”

这样的集会游行自从去年10月开始每星期都有举行。这是由一个名叫“Pegida”的组织发起的。Pegida是“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组织的首字母缩写。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雷斯顿抗议“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的集会,标语上写着“友谊无国界”

他们的“口头禅”--标志性口号“我们是人民”浓缩着深厚的历史背景。最开始,这是前东德抗议共产主义当局专制的示威者使用的口号。

“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说,他们不是种族歧视者,并不反对移民,不过是对所谓的伊斯兰化影响越来越大感到担心。

这个组织正在获得更多人的支持。在逃离战乱的叙利亚人、来自南欧的经济移民不断增加的推动之下,德国移民总数达到了20年来的最高峰。“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给担心德国人口结构变化的人提供了一个表述平台。

不过,颇为滑稽的是,“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仅仅在萨克森州(Saxony)获取了较有规模的支持,而这个地方移民非常少、穆斯林更少。

我很吃惊地看到,游行的人群中还有一个小女孩儿。正在下雨,女孩儿抬起头眯着眼、盯着身边游行、喊口号的大人。我去问她妈妈,为什么来参加游行?妈妈紧紧拉着女儿的手说,“我也是难民。我是来自奥芬巴赫(Offenbach,德国西部城市)的难民。”

她看到我面露不解,接着解释说,她很无奈、只能离开故乡。她说,“奥芬巴赫到处都是外国人,根本听不到一句德语。要是你有四个金发碧眼的女儿,也会觉得那里局势不好。”

母女俩人继续游行。人群看到我们的摄像机,开始对着我们高呼,“撒谎的媒体”、“人民的叛徒”。同行的德国同事面色沉重地解释了这些字眼与历史的共鸣—纳粹当年都曾使用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月5日,科隆大教堂熄灯,向种族主义说“不”。

德国媒体和权力部门对“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微词颇多。最近一张流行小报上刊登过一幅漫画,上面是一艘有点像泰坦尼克的轮船,不过轮船的名字是“宽容”,正在撞向一枚小小的冰山“Pegida”。但是水面之下隐藏着的冰山剩余部分,规模巨大、形状恐怖、犹如纳粹十字标记。

和许多德国人一样,“反对欧洲伊斯兰化”也让总理默克尔非常痛心。她在一次公开讲话中形容这个运动的发起者心中充满了仇恨、冷酷和偏见,并且敦促德国人不要受其蛊惑。

事实上,每一次“反对欧洲伊斯兰化”发起集会示威,通常也都会引发一场规模更大的反示威。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大规模的反Pegida示威,通常都发生在移民人数更多的城市,比如柏林。

人们并没有忘却德国历史上的那段惨痛暴行。德国人普遍看重宽容、欢迎外国人——至少官方如此。“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虽然被描述为国家丑闻,但是也引发了公众热议。或许,这揭示出了德国观念的另外一些真相。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国首都柏林有不少土耳其人聚居

最近对非穆斯林德国人所作的一项调查发现,50%受访者认为伊斯兰是威胁,61%认为伊斯兰教不适合、无法融入西方世界。

德国政府被批评忽视人民对移民问题合理合法的担忧。德国最新产生的政党“德国选择党”正在从默克尔的保守派中拉走一批支持者。“选择党”主张加强移民控制,也是德国唯一一家公开支持“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的政党。

周一,“反对西方伊斯兰化”又召集了示威。他们说,这次在德累斯顿的活动是为了纪念巴黎血案的死难者。Pegida说,归根结底,原来我们就曾警告过这样的事迟早会发生。

有人批评“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是想借巴黎血案之机捞取更多资本,但是,成千上万的示威者参与了德累斯顿的抗议。

长长的游行队伍穿过这座从战火中涅磐重生的城市。这里的人并没有忘怀过去,但是,或许也在塑造着德国的未来。

(编译:苏平 责编:顾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