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鼻头花衣裳 当个小丑又怎样?

英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戴维斯创办了英国小丑年会。

很多人对小丑的印象都是大白脸和有好多颜色的衣服,他们通常代表着孩提时代或是看马戏的经历。但有些人认为他们是一帮在流行文化中挑动人们神经的不祥之兆。在2015年当一个小丑,会是个什么样呢?

今年的英国小丑年会日前就在英格兰的一个海滨小镇后街的小剧场里举行。在剧场内的中厅里,有一个靠在沙发上的独轮车。

参加这次年会的25位丑角表演者来自英国各地,他们在新年一月底的一个寒冷的星期聚在一起。

这个年会的创办人叫做安德鲁-戴维斯,或他的艺名“小丑安迪”。他说,这个在英格兰萨福克的罗斯托夫特举办的活动,在英国独一无二。

不管是只拿扮演小丑挣钱吃饭的、还是闲暇时拿这份工作赚零花钱的丑角们,在这里相互交流他们逗乐的绝活。五天的年会里包括讲座、研讨和小集市。

对于该活动的创办人戴维斯来说,当小丑纯属偶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小丑大会的创办人戴维斯喜欢把红鼻头戴一个、藏一个。

当时在他工作的戏剧学校的一个演出里,演小丑的演员突然病了来不了了。为了救场,他头一回穿上了花褂子、鼻顶红鼻头客串了一回。

不过打那以后,他就收到络绎不绝的演出邀请。

七年前,在参加了众多儿童聚会和节日演出后,这位三个孩子的父亲决定放弃他当时的那份商场经理的工作,变成了一名职业小丑。

戴维斯的小丑之路很顺理成章。他说自己生下来就爱搞笑,而且也时不时地在当地小镇的夜店里做DJ。

他说:“我喜欢听到人们传来的笑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伦敦当老师的戴维森说,人们能很轻易地从他的长相上,猜到他是干什么的。

他说:“做DJ那会儿,因为现场的音乐声特别大,你只能从人们的反应中了解他们的情绪。”

戴维斯接着说:“但是在‘爬梯’里演小丑可就不一样了。如果你假装摔个屁股墩儿,观众就会立刻大笑。听到观众的笑声会给你很神奇的感觉。”

他说:“就像是触电。”

在自己家门口搞英国小丑大会的戴维斯还是世界小丑协会的一名高级理事,他每年都会去美国参加总部的年会。

当然,观众的笑声能激励小丑演员卖力工作,但戴维斯相信,小丑演员都有天生的搞笑本事。

他说:“我对当小丑的定义是,这必须来自一个人的内心。”

他直白地说:“钢琴家都是天生的,数学家都是天生的。所以,小丑也都是天生的。”

戴维斯的说法得到了在伦敦当老师的52岁小丑戴维森的认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小丑罗素尔说,他的圆礼帽天天都要戴,一天都不能少。

他说:“有一天我在附近邮局卖演出用过的演出鞋时,有位女士问我在卖什么,并且说‘天啊,你是小丑’。我说,没错,你的头发让我相信,我就是个小丑。”

在格拉斯哥IT行业工作的威廉姆斯说:“搞IT的人本来就跟小丑差不多。”

从威尔特郡赶来的罗素尔说,他自己天生的性格和穿衣打扮的风格,让他本来就是一位搞笑的人。

这位经营着一家少年马戏团的罗素尔表示,他更愿意把自己说成是一名“滑稽的人”,而不是一名小丑。

他说:“有些人会对小丑装扮的人敬而远之,他们会想,别把别人想的那么傻。所以,我就摘下小丑帽子逗他们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IT行业工作的威廉姆斯说,干他这行的,本来就有些小丑的潜质。

他说:“有时人们头半分钟还心存芥蒂,但很快他们就和你打成一片。人们还是很喜欢被逗乐的。”

尽管最近在某些骚乱中,肇事者把自己装扮成小丑的样子,但戴维斯说,他的演出还是排得满满当当。

他说:“只要媒体别把这种根本不是小丑的人闹的事弄得太耸人听闻,让这帮人给小丑这个职业抹黑,小丑还是有很大的生存空间的。”

戴维斯说:“我现在是一年比一年忙,这说明大家越来越想看小丑。”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