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阿萨德--中东“不倒翁”?

阿萨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萨德

我一直在想,巴沙尔•阿萨德为什么对我说了一些显然不真的话。

在大马士革采访阿萨德期间,我问他叙利亚政府军向反叛力量控制地区—同时也是大量平民居住的地区—投掷“铁桶炸弹”。铁桶内装有爆炸物和各种尖锐物体,杀伤力很大。

阿萨德回答说,用铁桶炸弹伤害平民的说法“孩子气”。

但是,许多视频证实叙利亚确实曾使用铁桶炸弹。BBC自己的网站上就能找到一些,目击者也提供过不少证词。

和其他许多人一样,我也曾亲眼看到过空袭的后果。那是在杜马(Douma),大马士革以南反叛力量控制的郊区。爆炸摧毁了居民区内一条马路两边对立的两座公寓楼。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马士革郊区硝烟腾起

铁桶炸弹是投下去、而不是有目标的发射,这就使铁桶炸弹成为一种滥杀滥伤性武器。

国际人道法呼吁冲突各方竭尽全力保护平民生命。空投未定位的爆炸物,好像算不上用了多大努力吧。

阿萨德指出—当然了,他这么说一点儿也没错,反叛武装攻击政府控制的地区、伤害平民,经常也是滥杀滥伤。

他说,战争总会有伤亡。这也没错。但是,两个错加起来不等于一个对,国际人道法的宗旨正是要控制如何使用武力,保护非作战人员。

也许,阿萨德有关铁桶炸弹的言论是说给国内的支持者的。他知道,我们的采访在BBC和叙利亚电视台都会播出。也许,他并不在乎叙利亚以外人们怎样看待他的评论,说句文雅的,人家是抱着怀疑态度。阿萨德本人很文雅,看上去很友好、很真诚。

也许,阿萨德总统真的相信自己说的话。也许,他的将军们告诉他手下没有杀害平民、他相信了。也许他是狡猾的说谎者。我不知道。一切只能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哈菲兹•阿萨德夫妇和儿女,左二为巴沙尔,左三为巴塞勒

自从他2000年从父亲哈菲兹•阿萨德那里继承总统职位以来,外交家、记者、所有对叙利亚感兴趣的人都花费很长时间,试图搞明白阿萨德这个人。过去15年中,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这个焦点:巴沙尔•阿萨德真的掌控大权吗?

任期一开始,巴沙尔•阿萨德望尘难及。他的父亲很不寻常、很无情。哈菲兹•阿萨德出身贫寒,从空军、巴斯党内一步步往上爬。1963年作为军政府一员开始掌权。1973年控制整个叙利亚。

自从1940年代摆脱法国殖民统治以来,叙利亚一直不稳定,一场政变又接着一场政变。不过,到哈菲兹•阿萨德去世的时候,他可以将权杖传承给自己的儿子,甚至传承给根本没有当作接班人培养的那个儿子。

巴沙尔的哥哥巴赛勒(Bassel)本来是要继任总统的。但是1994年巴赛勒死于车祸。大雾中,他超速驾车前往大马士革机场。巴赛勒英俊潇洒、是技巧卓越的骑兵军官,同时主管父亲的安全保卫工作。

巴沙尔是医生、不是军人。他掌权后,一直就处在大哥和父亲留下的阴影中。

没有可信可靠的辅佐,这样的接班交权根本不会发生。所以,巴沙尔上台后头几年,人们一直在问他是不是真作决定,或者,他是不是被掌握在父亲的老同事老战友手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BBC中东事务主编鲍文采访巴沙尔•阿萨德

巴沙尔谈起过改革。好像他有心和过去决裂。西方领导人开始和他交往。托尼•布莱尔(英国前首相)甚至考虑过给巴沙尔授予名誉爵士头衔。但是,阿萨德非常倔强,坚决不放弃反对以色利、支持以色列敌人。

我认为,巴沙尔•阿萨德非常清楚他的做法。叙利亚是阿萨德家族的产业,他继承了领头人的地位。但是,他的统治靠家人、以及那些利益攸关、很有发言权的老朋友的共识。从他对我所说的一番话来分析,我最好的猜测是,巴沙尔•阿萨德相信、而且是深信,他是在为自己非常看重的一切而战。

人,可以用这个想法给好多事作依据。

至于外部世界怎么看他,我想,他并不太在乎。

(编译:苏平 责编: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