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乌克兰—命悬一线的停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顿巴斯,残冬时分,春天真的不远了。湖上依然有人在垂钓,但冰层表面已经显得湿漉漉的。田野上,厚厚的积雪消融已尽;天空中,明媚的阳光穿透冰冷的冬雾,仿佛在向世人宣示万物复苏的承诺。林间,啄木鸟尖尖的嘴巴“笃笃笃”地敲打着树干……

这个冬天,乌克兰东部经历了一场漫长、残酷的战争。最近签了停火协议,虽然暴力冲突有所缓和,但是,没有人认为战争已经结束。

上一次停火协议刚刚签完的时候,我也曾来乌东地区,但是,那个协议没几天就成了废纸一张。从那以来,前线的位置有所改变,但是,导致乌克兰人分裂的鸿沟却越来越深。

最近有报道,俄国坦克在马里乌波尔(Mariupol)集结;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Kharkiv)发生神秘爆炸、炸死了人;听了这样的消息,不难得出结论,冲突还有可能扩散。

所到之处,看到的是伤痕愈加深重的土地、处境愈加惨痛的百姓。临近前线,空荡荡的高速路,炸塌的桥梁、坑洼的公路无心修复;工厂成了丑陋的空架子;煤矿成了空旷的荒野;树林残肢断臂。有些地方,完全就是大战后的遗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战略重镇杰巴利采韦,反叛赶走了政府军

杰巴利采韦(Debaltseve)不久前落入反叛和俄国盟友之手。城外,我们看到那个激战持续三个星期、政府军最终被打垮的检查站。

烧成焦黑的坦克空壳,丢弃的乌克兰足球队水杯,一本圣经,一条血迹斑斑的黄狗,还有两具政府军士兵的尸体,在冰天雪地的荒野中丢了三天,皮肤干巴巴的。

带领我们穿过这片死亡废墟的是一名民兵,他自称“斗牛犬”、来自五千英里以外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真是从天涯海角来为别人打仗。

战争爆发已经近一年了,还会持续几个冬天呢?我们在这里遇到的乌克兰人身心憔悴、绝望地面对着身边世界的崩溃。

顿涅茨克郊外。艾琳娜独自一人住在冰冷的地下室内,已经好几个月了。远方传来沉闷的炮声,震撼着她栖身的洞穴,就着昏暗的烛光,她无语地喝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战火中,平民被迫逃离家园

前线小镇戈尔洛夫卡(Horlivka)。安纳托利蓬头垢面,愤愤不平地看着自己生活62年、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老宅子。上次停火协议生效的当天晚上,他和86岁的老母亲已经休息了,突然,窗外来巨大的爆炸声,瞬间,火球吞噬了整座房子。

他给我演示当时怎样把老母亲拖到花园里,让她在外面的厕所里藏好。家,不是家了,剩下的只有黑漆漆的墙、颤巍巍的烟囱。

从去年五月,安纳托利从来没有领到过养老金,现在的处境只能用绝望来形容。我们离开时,他一边搓手、一边接着诅咒……

暂且不说这些惨痛。反叛力量势头越来越有规模。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有各色各样的领导人、部长、发言人、民兵。他们用展示爱国来赢得支持。

上周一,许多人参加在顿涅茨克市中心举行的“祖国保卫者日”纪念活动。这个特殊的日子起源于苏联红军。去年,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宣布禁止纪念活动,因为乌克兰不应该庆祝那些个“俄罗斯军事史”遗留下的假期。

但是,聚集在高大的列宁塑像下,顿涅茨克人的庆祝豪情好像丝毫没有减退。红旗飘扬、苏维埃歌声嘹亮,甚至还看到几张斯大林画像。1930年代,斯大林曾经让难以计数的乌克兰人活活饿死。

必须承认,这一幕看上去真的很费解,好像凸显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和随后长达几十年的宣传已经被遗忘?共产主义垮台后,宣传蛊惑确实曾经在一段时间内销声匿迹,但是现在好像卷土重来、势头更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无人机拍摄照片,显示顿涅茨克机场遭受严重破坏

更加令人吃惊的是,回想一下,不到三年前2012欧洲杯期间,这座城市曾经成为乌克兰蓝黄旗帜的海洋。

难道,这是原来的人已经离开、或者已经噤声的“另一个”顿涅茨克?或许,同样的一群人,当年曾经愿意自视为乌克兰人—至少在足球场内是这样—现在已经改头换面“反祖”了?

战争,在这片土地驻足,消融的冰雪也无法动摇她的脚跟。

(编译:苏平 责编: 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