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法国范—激情捍卫“打屁股”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最近,欧洲委员会批评法国有关体罚孩子的法律条文“不够明确、没有足够约束力、也不够具体”。这在法国再次引发对家长是否可以“打屁股”的热辩。

法国。1951年。打开收音机,你可能听到有人高度赞扬打孩子的好处。

一名评论人说,“我不喜欢打脸,可能打伤耳朵、眼睛,特别是使劲打。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打屁股对血液循环好处很大。”

那时候,很少几个人会觉得这样的育儿经等同宣扬虐待。三十年后,瑞典才成为立法禁止打孩子的第一个欧洲国家。此后又有20多个国家步瑞典后尘,但是法国却坚定抵制。

上星期欧洲委员会公布判决之后,法国媒体刊登不少评论文章。有篇文章的标题直接高呼“打屁股—法国激情”;大批写手在网上论坛争相表态,宣扬法国人所说的“打屁股”(la fessee)的好处。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1902年图片。上面写道:爸爸的逻辑:“爸爸,爸爸,我不是故意的!”“那么,你就不是故意地挨揍吧。”

法国最畅销的亲子杂志《父母》的作家克里斯汀·赫尔南德兹说,“反应出乎意料。我们的许多读者都说,打孩子是教育孩子的一部分。令人吃惊的是,许多父母仍然认为,这是让孩子学会如何做人的好方法。他们认为,有时候必须向孩子展示威信。这是法国传统育儿方式的一部分。”

和其他欧洲国家一样,在法国,针对儿童的暴力也是违法的。但是,法国允许父母“轻度”教训孩子。那么,如何才算“轻度”、如何才算构成犯罪的“暴力”呢,这就要由法庭来判定了。因此,判决时常引发争议。

2013年,法庭判一位父亲打9岁的儿子过分,原因之一是他居然先给孩子脱了衣服。父亲被判罚500欧元。但是,结果导致全国民意分裂。

儿童历史学家玛丽-弗朗西斯·莫瑞尔说,很久很久以前,天主教会和国家政府都强调法国父母有把孩子养育成模范公民的义务。“父母有权利、有义务,但是,孩子只有义务。”

法国国王路易十三世从一岁起就经常挨打,下令的正是他父亲。莫瑞尔说,1979年瑞典立法禁止打孩子,法国人觉得非常好笑。但是,态度也在不断转化。“有了避孕措施,生孩子越来越少,大多数孩子都是父母非常想要的。(人们)对孩子的权利有了新的理解。”

民意调查显示,关于立法禁止打孩子,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反对率不相上下。去年,英国为69%,2009年,法国为67%。但有时,人们讨论这一问题的腔调却大相径庭。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2000年:英国首相府前抗议 打孩子有理

英国亲子网站“妈妈网”上的留言评论是一致反对,不少人形容打孩子“可恶”、“欺凌”、“不可原谅”。这类震惊、深恶痛绝在法国中产阶层就很少见了。

巴黎市中心的罗屈埃潘小学,父母看法不一,但不少人非常愿意为打孩子辩护。

一位父亲说,“不能是制度性的(打)。但有时,对某些孩子来说,要让他们懂得底线,打一下很有必要。不懂底线,孩子以后可能会犯大错误。”

一位有两个孩子的母亲说,她认为“轻打一下让孩子明白”没错,但是,欧洲法庭的判决也很重要,因为打孩子确实“有可能演变成虐待”。

只有一位妈妈彻底反对打屁股,“我认为这是在孩子面前抹黑父母。可怕!”

《法国妈妈育儿经》(Bringing up Bebe)一书的作者德拉克曼(Pamela Druckerman)说,法国社会更加保守,育儿方式比英国和美国“更重视传统、权威”。

《法国妈妈育儿经》在英美都非常畅销。德拉克曼说,英美两国都重新对法国的育儿方式感兴趣。她说,“我认为,在英国和其他一些地方,被动的、以孩子为中心的育儿方式太过分了。”但是,就算在法国“也很难找到一位支持打孩子的专家。”

过去50年内,法国已经禁止学校内体罚,越来越多的父母好像也热衷于避免使用体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一定会支持立法。

德拉克曼说,“法国父母认为(制定)新法律是侮辱他们无能—不能区分打屁股和虐待。”

有评论人士说,反对新立法的根本原因之一,是一些法国人不喜欢政府打着道德旗号唱高调、干预家事。

也许,政府过去的高调唱得太动听、影响太根深蒂固了?

罗屈埃潘小学外,等候接孩子的一名父亲说,“打一下死不了人。我小时候经常挨打—帮助血液循环。”

也许,他的父母50年代经常听收音机?

(编译:苏平 责编: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