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老外在中国看急诊之轶事

英国的急诊部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英国医院的急诊部的服务水平经常受批评

在英国,随着大选步步逼近,全民医疗保健体系又成一个重大政治问题。现有的急诊“候诊不超过四小时”达标比例不断成为头条新闻。最近,史蒂夫·英格兰在中国乘火车出门,吃铁蚕豆引发严重后果。但这也给了他一个绝好机会:亲身体验中国医院的急诊部!

“肇事”的是一枚蚕豆!

在中国,乘火车出门,旅途漫长,仿佛看不到头。目的地距离遥远,中国地域广大。所以,不管你的起点站是破旧、城堡一般的毛时代风格,还是崭新的未来范—大理石的地面、巨大的显示屏,坦率说一句,让我们的机场都自惭形秽—那里总会有商店,供旅客上车出发前做好各种准备。

车站里的商店居然还出售肥皂、毛巾!此外,就是形形色色、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色中国食品。巨大的方便面,“出身”不明、嚼不动的肉干、肉脯、花生、瓜子、味道奇异的巧克力,还有,干干脆脆的蚕豆。

从北京坐火车去屯溪。沿途,车窗外是无穷无尽的乡村景色,间或,看到一些小镇、森林般的吊车群,接着兴建已经数不清的高层公寓。

张开嘴,将那枚“恐怖”蚕豆投进去,一咬为二。一声尖叫、一口冷气,一枚牙齿也裂成两半儿。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火车旅途中的小吃为记者带来了麻烦

抵达目的地屯溪,我们来到已经订好下榻的旅店。旅店名字非常奇怪,叫“考拉青年旅社”。其实,我们一行人当中没有任何一个还能算得上“小青葱”。

在亚洲许多国家,床大多非常非常硬,躺上去如同睡木板。不过在青年旅社,由于客人大多都是外国人,床一般比较软。

考拉青年旅社的工作人员非常友好,给我们写下一个牙医的地址。当地一名出租车司机开车拉着我们,穿过令人心惊肉跳的车流,最后把我们放在了一个好像百货商店的建筑外面!刚才,注意到司机曾经上下颠倒拿着我们的字条看,我对他的信心本来就没有增强多少。

这里果真是百货公司。不过所幸的是,化妆品柜台的小姐热心帮忙,告诉我们牙医就在拐角。

等了一小会儿,我们被带入一个很大的开放型空间,里面摆着一排一排的牙医椅,大约有20-30个吧。然后我们就被介绍给一位牙医。

牙医填写一些表格文件的时候,我们目光游弋、扫过一个半开的抽屉。抽屉里装满了表格、橡皮图章;工作台堆满杂物;地板肮脏。再看看各项工具器皿,污迹斑斑,显露出磨损迹象;还有,更多的肮脏。

牙医的助手很年轻,看到我们的脸色,赶快道歉说,这里的条件达不到西方标准。

坐上升降椅,牙医开始在嘴里敲打,突然碰上那颗出了事故的牙,忍不住手舞足蹈、痛苦尖叫。令人不安的是,看到这一幕,牙医居然笑了起来!然后说,“不行,这个我看不了。”我们必须去当地医院的急诊部。所幸,医院就在马路对过儿。

到了急诊部,我们被告知,不交费不接待。毕竟,我们是外国人,这是中国医院。我们乖乖交钱,6块钱人民币,大约60便士?

牙医那位年轻的助手和我们一起来的,当翻译。他带我们走进牙医门诊部。看到前面那个病人正在从椅子上爬下来。他带着手铐!我心里不禁更加忐忑。难道这里不用麻药?

后来,对方解释说,没问题,确实有止痛手段。那位老兄之所以带着手铐,是因为他是囚犯,看守带着来的。

第二次坐进升降椅,嘴里再次开始接受敲打。又一次手舞足蹈、更多的痛苦尖叫。

“啊,肇事的牙,你想不想拔掉?”是,想拔。那么,需要交牙医钱、药费。毕竟,急诊不对外国人免费。这样的政策我们已经听过一次了,所以再次交钱。50元,大约相当于5英镑。

打上止痛针,牙医大手一挥,肇事的牙立刻就被彻底解决!他骄傲地举着牙,给凑过来看热闹的一小群人展示。

老外出现在中国医院还比较新鲜,从医护到病人,谁也不想错过。

片刻之后,我们又坐上出租车,穿过车流,回到青年旅社。这时,我不由得开始思索,要是这一切发生在英国医院的急诊部,会是怎样呢?

在中国,前前后后,我们总共用了还不到一小时。

(编译:苏平 责编:顾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