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如何治愈日本“失落一代”?

日本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调查显示,日本青年普遍自卑、不满

日本小学。每堂课开始,学生都要齐刷刷地鞠躬。老师会对面前这群6、7岁的孩子说,“再来一次。刚才姿势不好。”

然后,老师会要求学生把铅笔盒、笔记本、课本摞起来,放在桌子左上角。学生顺从照办,每有一句反驳。

几小时之后,他们安静地排好队去吃午饭。

求学生涯末期,这种“从众”心态依然十分明显。每一年,50多万大学毕业生同时开始找工作。

第一步是打造完美简历,必须手写。因为在日本,许多人认为,从笔迹可以判断学生的性格、特点。

毕业生穿上黑色的“应聘服”,拜访数百家公司。他们已经被告知,去找工作,最好穿上黑色、蓝色、深灰色的西装。

尽量避免条纹。老师和职业顾问说过了,时髦会被看作风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斋藤顾问:父母希望孩子在稳定的日本公司找工作

“抑郁一代”

招聘季是日本人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影响到不同年代出生的人的绰号。

在日本,没有X、Y、Z一代。

我出生在1981年,属于“就业冰河期一代”。经济衰退,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非常困难。据信,这也是引发创记录的年轻人成为“蛰居族”(又称隐蔽青年)的原因。他们认为自己被社会抛弃、选择宅居。

我们之前那一代人更幸运,人称“泡沫一代”。他们进入就业市场时,恰好赶上日本经济处于巅峰。

亲历经济腾飞的那一代人和如今的年轻人之间存在明显差异。

这代人有许多绰号:“轻松一代”流传最为普遍,因为他们上学时教育体制已经有所改革,目的是把学生从强化、填鸭模式中解放出来。

另外的绰号还有“开明一代”。暗指他们仅仅经历过经济衰退中的日本,已经懂了,不要有任何指望,包括财富、甚至性。

从日本政府对15-29岁的年轻人所作的年度调查中,可以明显看出这一代人的自卑、不满。受访者中不到一半(45.8%)说他们“乐于接受自己”。而在美国,这一比例是86%,英国为83.1%,韩国为71.5%。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佐藤洋子:不想去国外工作

“避险一代”

将近80%的日本青年表示,在调查的那个星期中“曾感觉抑郁”,这相当于德国数字的一倍以上。其中还有三分之一说,到了40岁也不会幸福。

另外,这也是不愿冒险的一代。

举个例子。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收集的数据,2004到2012年间,日本出国留学的人下降将近30%(从82945人减少到60138人)。

我在东京的一次招聘研讨会上遇到佐藤洋子。她说,“上学期间学过英语,但是不想接着学到能去国外工作的地步了。如果能在日本公司找份工作,就会更稳定。”

日本政府政策顾问威廉·斋藤说,这种态度源自父母。“自身的生活经历导致日本父母怕得要命,不愿孩子掉下所谓的‘升降梯’。”

“找工作、升迁,如果不能和同龄人并进,他们会觉自己被拉在后面,差距会越来越大。”

“日本管理协会”说,就算在找到工作之后,日本公司的新人中有一半以上称不希望被派到国外去。

教育改革

日本政府希望改变这种心态,希望能在2020年前将日本留学生的人数翻一番。

日本还修改教育大纲,小学生从10岁、也就是五年级开始学英语。此前,公立学校中的学生直到13岁读初中才开始学英语。

不过,仅有外语能力还是不够的。政府还希望全面检修教育和就业体制。这是安倍经济学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

斋藤说,“在日本,人们希望进入好学校、进入好公司。但是,这是评估一个人能力非常狭窄的一个窗口。”

斋堂还说,现有招聘程序区别对待新毕业生和职业中期雇员,这是“歧视”,妨碍最大限度地利用人才资源。

几十年了,日本制造出数以百万计的优等生,他们辛勤工作、一生献给雇主。他们是创造日本二战后经济重生奇迹的工薪大军。

但是,确保未来一代在海外更具竞争力,需要改革旧有体制。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