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警花绽放 一样风采两样情

2015年5月18日警察学校毕业典礼。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5年5月18日警察学校毕业典礼。

5月18日,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的警察学校举行毕业典礼,408名毕业生接受检阅,其中76名女警官尤为引人关注。在这样一个高度保守的国家,警花面临怎样的挑战?

斯哈拉警察学校(Sihala)非常大:占地面积相当于400个足球场!校园风光过目难忘,有难以计数的草坪绿地,学员在那里接受各项培训;有宽敞的宿舍楼、教学楼。

我们到这儿来,是要了解两年制学士后班的情况。

校长阿米尔·可汗(Amir Khan)将军带着我们前往一处培训点参观。他边走边说,“这班学生非常独特。”他接着介绍说,现在,学生需要学习亲自在犯罪现场调查、积累经验。“原来只是在教室里学习基本理论,但是现在,我们向学生传授最先进的取证技术。”

接下来,主人领我去参观一个事先摆好的犯罪现场。这里发生了一起抢劫案。学员们非常热切地展现着他们采访报案者、取证、向媒体做介绍的技能。一位老师笑着说,“我们教学生如何避开困难的问题。”

长期以来,巴基斯坦警察经常受到批评,暴力发生时保护公众无力;行动时出手又过于凶狠。去年伊斯兰堡反对派静坐抗议,多名示威者与警察冲突受伤。伊斯兰堡警署负责人被迫就“使用武力过度”公开道歉。

可汗将军告诉我,“我们正在努力改变这种心态。我们告诉学员,他们的任务是为人民服务,必须抱着尊重之心对待公众。”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警察学校学员蒙住双眼训练。

2015届这批学员之独特,并不仅仅在于培训手段之先进,也在于其中包括的女学员人数创下纪录。可汗将军告诉我,“一共有76名女生。在巴基斯坦,这么多女性加入警察队伍,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当然了,巴基斯坦是宗教上相当保守的一个国家,警察95%是男性,一定也不令人吃惊。但是,警察学校的校长坚持说,他们希望改变这种男性独霸的局面。他说,“在我看来,他们是现在的学员、未来的警察。我根本不在乎他们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对他们一视同仁。我们甚至修改了女学员的制服,现在的式样看起来和男式制服更加接近。”

接下来,我看到青年男女列队站好,表情严肃,双手紧握半自动冲锋枪。教官一吹哨,所有学员立刻把枪放在地下,拿出绷带蒙住双眼。又是一声哨,学员开始拆枪;再吹哨,把枪装好。整个过程,一直遮着双眼。

首先完成任务的几名学员当中包括两名女学员。校长看在眼里、脸上绽放出喜悦的笑容。

参观结束前,我有机会去和女学员闲聊。坐在一间教室内,我问她们,为什么要来当警察?家人怎么看?

一名女学员举手、回答说,“我叫萨纳·纳齐尔。”她站姿笔挺,面色严肃,双眼直视正前方,“我父亲鼓励我当警察。我希望能为国家尽一份力。”

更多学员举起手来。一个说,“我们的村子受到恐怖分子袭击,我希望能保护家园。”另外一个说,“我丈夫是警察,他鼓励我参加。”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5年5月18日警察学校毕业典礼。

我说,“啊,一对警察!你们家肯定是整个旁遮普最安全的地方。”好不容易,教室里响起一阵笑声!

女学员们其实也想向我提问题。她们很想知道,和那么多男记者共事是什么样?男人对此怎么看?其中一个问道,“女士,您已经结婚了。”听上去,她好像有点吃惊,“你丈夫怎么看待你的工作?”

我回答说,通常,我出门不在家他很高兴,因为没人和他抢遥控器了。教室里又传出一片笑声。

在我看来,虽然校方认真对待、也争取做到性别中立,但是,这些女人对于走出校门上岗执勤还是有点紧张。归根结底,在事先摆好的犯罪现场扮演警察是一回事,面对困难和压力、面对别人对女性工作能力的质疑—特别是在像巴基斯坦这样的社会中—去调查真正的犯罪事件,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道别之前,萨纳一句话画龙点睛,“女士,您知道吗,我们必须要比男人棒两倍!”

(编译:苏平 / 责编: 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