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瑞士人太礼貌催生FIFA危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又一次,瑞士人打开早报,金融丑闻骨鲠在喉,牛奶麦片难以下咽。又一次,丑闻的主角是位于瑞士的一家大机构及其领导人,而且这家大机构的领导人还是瑞士人!

这个星期出的丑闻是国际足联和受贿,倒转一年,是瑞士银行家如何帮助美国客户逃税。真有想象力,为了转移财富进入秘密帐户,居然曾把钻石装进一桶牙膏。

再往前历数,还有独裁者。蒙博托,马科斯,米洛舍维奇们想把钱存在既安全又不显山露水的地方?当然选择瑞士了。

“瑞士的好东西比这多了去了!”这句话,我不知听到过多少次。当我告诉朋友上星期我一直驻守在国际足联苏黎世总部外报道时,听到的反应总是,“哎,那个布拉特!为什么他不走人?为什么?为什么?”

布拉特后来确实辞职的时候,你几乎可以听得到瑞士人集体长舒了一口气。

许多瑞士人早就厌倦了,自己的国家不再以美味奶酪、巧克力著称,出名的反倒是照顾腐败钱财,或者对腐败钱财的易手视而不见。

瑞士人担心自己的形象,但是,既成形象总是有一些基本的事实依据的。一位年轻的学生告诉我说,“如果你希望理解瑞士人对钱的态度,你需要往前看几个世纪。”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他说,“瑞士曾经是欧洲的雇佣军 ,谁出钱他们就替谁打仗,从来不管原因。还有,如果他们发现另一方给的钱更多,一夜间,他们就会转移阵地。”

此外,还有那个经常被人误解的概念:银行保密制度。其起源并不是希望吸引腐败钱财,而是瑞士人坚信国家不应干预个人理财,公民是值得信任的。

所以在瑞士,问人挣多少钱被看作不礼貌,收入是隐私。每个人自己缴税,并不从工资中直接扣除。每一年,我们都抱怨这样的官僚制度,但是,我认识的所有人都还是老老实实去报税。

再加上,瑞士小型运动协会历史悠久,从滑雪俱乐部到健步小组五花八门,每个村子都有一个,新搬来的人都要考虑参加。

但是,管理这些小单位的法律令人吃惊地松垮,直到不久前,同样的法律也适用于向国际足联这类组织。顺便说一句,国际足联目前的银行帐号上有14亿美元(9.15亿)英镑。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监督,不需做帐透明,享受不少减免税待遇。

把所有这些传统放进一个大熔炉里—雇佣军、银行保密、小俱乐部管理—炼上200来年,你得到的是什么呢?一个机会主义盛行的金融领域,给瑞士带来的大把收益,部分来自于独裁暴君、大毒枭、逃税人的现金,部分来自于为那些家财万贯的大公司假装成非营利性体育协会提供一个舒适的安身之地。

再说布拉特本人。他在瑞士一个小村子长大,在那里,谈钱,会被看成很不礼貌。

不过,瑞士也在一点点改变。几乎没有多少人注意到,瑞士已经引进了世界上一些最严厉的打击洗钱法律措施。金融犯罪将受到惩罚、而不是被忽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上星期,瑞士警察突袭国际足联总部。有人告诉我,办公室有足球界高官“脸色发白、双手颤抖”。消息人士说,“他们很清楚,这一次,动真格的了。”

从前,整箱整箱的现金可以交给瑞士银行也无人质疑的那种慎重和严谨,现在变成了一张白床单。床单那一面,镜头照不到的地方,国际足联官员从五星级酒店被带进了瑞士监狱。

享受不到舒舒服服的软禁。我得知,他们被关进条件最为简陋的拘留中心,牢房狭小,需要自己打扫卫生,而且还要参加劳动糊纸盒。

了解内情的人笑着告诉我,“他们当然不高兴了。但是,哎,这种案子有时还要拖好多年呢。”

不过,积习依旧难改。瑞士人还是不习惯谈钱,外国人还是习惯于把瑞士、腐败和钱连在一块儿。

所以,瑞士人说他们非常在乎的那个国家形象,还是需要好好地剖剖光、润润色。

(编译:苏平 / 责编: 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