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 伦敦房产—新国际储备货币

伦敦新地标“碎片大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在外国投资者眼里,伦敦的水泥砖瓦已经成为股票期货、伦敦的房子已经成为国际储蓄货币。

伦敦房产一年内增值一千亿英镑,相当于越南一年GDP。避险增值,伦敦房产成为国际买家首选。

我邻居家的两个孩子,女儿杰西卡21岁,职高毕业做保姆,仍住在父母家里。儿子赛门28岁,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也仍和父母同住。

杰西卡有工作收入低,躲在父母屋檐下攒首付。赛门没工作吃救济,看不到买房前景在父母家“蜗居”。

邻居家的两个孩子成了最新的统计数字。

急住房的买不起房

英国国家统计局说,2013年,英国超过330万年龄在20至34岁之间的成年人仍与他们的父母住在一起。这个人数占了这个年龄段总人数的26%。

自1996年以来,在父母家“蹭住”的英国儿女增加了近70万人。国家统计局说,与此同时,这个年龄段的人口数量保持不变,并没有增加。

结论只有一个: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无力登上购房阶梯,望房兴叹。英国年轻一代成了“租房一代”、“蹭住一代”。

首都伦敦尤甚。2009-2013短短四年间,伦敦房价平均升幅56.3%,且有加速趋势。去年一年,伦敦的房价飙升12%,是英国全国平均涨幅的一倍。

需求决定市场。伦敦房价的持续攀升,是购房需求超过供给的结果。去年伦敦新建房屋18000栋。伦敦市长约翰逊说,要缓解伦敦的房荒,每年至少要盖4万栋新房。

现在,第一次买房的伦敦人,平均32岁、年薪超过4万英镑,首付要能拿出近7万英镑。伦敦人要达标真不容易。

那伦敦的房子都被谁买去了?外国人。

买得起房的不急住

外国人到底买走了多少伦敦房产?统计数据各有不同,但比较一致的一个数字是,伦敦新建房屋的70%左右都被外国人买去了。

伦敦享有的安全投资信誉、透明的法律机制以及在房地产市场长期的良好表现,使得伦敦成为国际买家的投资首选。

换句话说,在外国投资者眼里,伦敦的水泥砖瓦已经成为股票期货、伦敦的房子已经成为国际储蓄货币。

国际资金注入英国房市主要有两类。一类是某国的政治、社会状况前景不稳定明朗。中国、俄国、中东等国家的富豪将资金转移海外,投资房地产,伦敦颇受青睐。

欧元区的金融动荡,使得希腊、意大利等国的富人也加入了投资伦敦房产的行列。

另一大类是长线投资。以上周专栏里我提到的Battersea火力发电站改造项目为例,计划建造的866套豪华型公寓,楼花在推出几天之内售罄,许多被来自新加坡、香港、中国大陆的投资者买去。

长线投资,不在一朝一夕。有统计显示,外国人在伦敦买的房子中,有一半都空着没人住。

投资房产 亦喜亦忧

外国买主大举进军伦敦房市,一代伦敦人被挤下房产阶梯的局面,引起了从政界到民间的争议。

不少议员呼吁建筑商停止先在海外发售楼花的做法,新房应该先在英国国内、至少是国内海外同时发售。

建筑商则强调说,海外发售楼花是融资的重要手段,多亏了像中国、香港、新加波等地的现金买主,他们是伦敦多盖房的“财神爷”。特别是建筑公司在招标时都要承诺,任何一个房产项目都要保障一定比例的便宜住房。

对外国购屋者课以重税、限制购买欲望的呼声也此起彼伏。

英国财相奥斯本日前宣布,从2015年4月一日起,外国人在英国拥有的房产,在出售时的增值部分,要交税。

现行的法律只要求英国公民的第二房产出售时交增值税,一般在28%左右。

也有不少人对限制外国人来伦敦购房的企图不赞同不理解。伦敦市长约翰逊形容这是在外国投资者面前“摔门”,把财神关在门外。

外国人不来伦敦买房,伦敦人就能买得起房了吗?许多人也不以为然。英国民居建筑者协会的负责人贝斯里说,没有外国人现金买房买楼花,许多建筑工程根本就不可能启动。

爱也罢恨也罢,如果伦敦被视为是最安全优良的国际投资中心之一,那么,投资股票期货与投资水泥砖瓦没有本质区别。因此也别怪外国人来买房,就像不能挡住外国人来炒股一样。

只是要提醒一句,股市有泡沫,房市也有泡沫,无论北京还是伦敦,要投资房产就要承担风险。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