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 疯狂“将酒令”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玩“将酒令”可能带来的危害和危险,已经越来越引起关注和担忧。

挑战你喝下这杯鸡尾酒:伏特加、威士忌、白兰地三烈,外加山鸡脑、老鼠尾、脚趾甲提味。

上周日凌晨。伦敦东南一家青年旅社的酒吧。

20岁的伊萨克(Isaac Richardson)把一整瓶白葡萄酒、一小瓶伏特加酒、大半瓶威士忌酒和一札生啤混在一起,一口气喝下。

一醉不醒

伊萨克的朋友托比用手机录像,准备把伊萨克的豪饮“壮举”放到脸书上。托比还没录完,伊萨克已经瘫倒在地板上。

救护车把伊萨克送到医院抢救,但伊萨克再也没有醒来。

三个小时后,29岁的史蒂文(Stephen Brookes)在卡迪夫市的家中昏倒,医生抢救无效死亡。

史蒂文也是酒精中毒。史蒂文昏倒前倒是把豪饮过程上传到了脸书上。录像上显示史蒂文当着众人的面,在一分钟之内喝下了近一公升的伏特加酒。

伊萨克和史蒂文都是在接到了朋友的“将酒令”挑战后,决心要“一饮惊人”的。

一个周末的凌晨,两个健康的青年相继“醉死”,引起了人们对“将酒令”狂潮对青年人健康威胁的关注。

“将酒令”

“将酒令”,NekNominate,即 “neck your drink, nominate another”(喝下你的酒,提名下一个),是一个近来在诸如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上越来越火的饮酒游戏。

NekNominate “将酒令”,据信首先在澳大利亚玩起来,很快通过社交媒体传遍各地,在英国小青年中也越来越流行。

脸书或推特的用户接到一个来自朋友的“将酒令”后,按游戏“规则”,要在24小时内一口气喝下自己“独创”的饮酒。

饮酒者把饮酒过程录像,上传到脸书等社交媒体上,同时提名下一个人接受挑战。

如果被提名人拒绝挑战,打断了游戏链,就会在社交媒体的朋友圈里受到挖苦嘲笑。

英国公共卫生局谴责“将酒令”游戏是“非常危险”和“不负责任”的。

鲜招险招

之所以“危险”和“不负责任”,是因为玩“将酒令”者为了让自己“一饮惊人”、给下一个被提名者“出难题”,已经不单是拼酒量,而且要喝得冒险、刺激、独出心裁。

我这里随手列举几个在脸书上看到的“将酒令”视频片断。

一个人将啤酒倒入厕所便池里,让朋友们将其倒提起来,头扎入马桶饮酒。

一个人只穿着内裤,让人用爆竹火箭向他“开火”,被炸得嗷嗷叫中把酒喝下。

一个人将洗洁净、防冻液、电池液与啤酒混在一起饮下。

其它特制的“鸡尾酒”的“添加料”还包括金鱼、山鸡脑、老鼠尾、脚趾甲等等。

真可谓,少年轻狂赌酒取乐,乐极生悲害己害人。

挑战你喝茶

玩“将酒令”可能带来的危害和危险,已经越来越引起关注和担忧。许多反酗酒组织和慈善团体呼吁脸书等社交媒体关闭玩“将酒令”的网页。

迄今,脸书没有做出正式的回应。

但是,在据信是英国第一例玩“将酒令”致死的北爱尔兰,原来玩“将酒令”的网页在死者父母的呼吁下,已经改成了提醒饮酒危害的网页。

本月的第一个周末,19岁的约尼(Jonny Byrne)在接到“挑战”后醉酒跳入河中溺水身亡。

约尼的父母说,玩“将酒令”要了他们儿子的命,他们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再发生在其他家庭。

在社交媒体上,模仿“将酒令”劝人们不要玩这种游戏的视频正在形成势头。一个“假将酒令”是挑战人们沏上一杯茶饮下,这段视频已经被“顶”了近两万次。

文章开头提到的史蒂文的父母的一番肺腑之言,可能是本文最好的结尾:“我们要告诉那些想玩这个游戏的人,他们要认识到这是多么的愚蠢和危险。我们不愿看到再有人被这个疯狂游戏夺去生命,也不愿看到更多的家庭承受痛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