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 罗马尼亚人来了……吗?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在记者抢“独家采访”前,维克多被一个“胖胖的和蔼老头儿”拉到了一边,请他喝茶小叙。

议员请客、记者堵截…英国人的移民恐惧症把罗马尼亚农民维克多吓成了名人。

回闪:2014年元旦钟声响过后的第一架从罗马尼亚来英国的航班、W63701航班,在伦敦郊外的Luton机场降落。

接机闸口,没有几个接机的亲朋,却挤满了手持摄像机、照相机和话筒的记者。

来自罗马尼亚一个偏僻村庄的30岁农民维克多(Victor Spirescu)头戴毡帽,睡眼惺忪的走出闸口。

当维克多向喊话的记者表示自己是第一次来英国时,话音没落地,闪光灯就一片耀眼。

被请喝茶

当维克多说:“我不是来抢你们的国家的。我来工作、挣钱、回家”,记者们的激动达到了沸点。

不过,在记者抢“独家采访”前,维克多被一个“胖胖的和蔼老头儿”拉到了一边,请他喝茶小叙。

这个“和蔼老头儿”是英国议会内政事务委员会主席,工党议员瓦斯(Keith Vaz)。

瓦斯说,他和保守党的另一位议员一起在新年第一天在机场迎接从罗马尼亚来的第一班飞机,就是要让他们感到“是受欢迎的”。

“胖老头”问维克多对英国知道什么,维克多说,“戴大皮帽的士兵、还有女王”。

握手、微笑、拍照,维克多在“胖老头”和摄像机的簇拥下“踩着云”上了机场班车。“这都哪跟哪儿啊”,维克多后来接受BBC电视采访时回忆说。

罗马尼亚的脸

维克多有所不知,他走出机场闸口的那一刻,英国的媒体已经望眼欲穿了。

从2014年1月1日起,对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公民来英国工作的限制完全取消。如果你相信某些媒体的预言,新年钟声响过,罗马尼亚人和保加利亚人将一飞机一飞机飞来、一大巴一大巴的开来、一船一船的驶来。

英国人的工作将被抢走、学校的课桌、医院的床位、政府的住房、社会的福利,都将被新移民潮吞噬掉。

近年来游荡在伦敦等大城市街头的罗马尼亚丐帮让英国人对罗马尼亚人尤其“敏感”,瞪大眼睛等着大批罗马尼亚人踏着新年钟声涌入英伦。

然而,现实与媒体的期待很有距离。维克多坐的那架航班,180人的座位只坐了146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已经在英国工作的罗马尼亚人,圣诞休假后返回英国上班。所以,当维克多承认自己对英国一无所知,只想来打工时,立刻成了媒体的“宠儿”。

一个中学没读完,在一个偏僻村庄养猪的农民,从走出机场那一刻,成了罗马尼亚人的“脸”。

人怕出名

维克多在朋友帮助下,很快找到了一份在一家洗车场洗车的工作。然而,维克多只干了两天,就向老板辞职了。

每小时8英镑工钱,高于英国法定的最低工资,报酬还算可以。维克多不是不想干,而是干不下去。

他一上班,就被记者包围。维克多说,有些记者甚至装成顾客,要他洗车,然后拍照采访。

当维克多看到,他的存在影响了洗车场正常工作时,不得不向老板告辞。

维克多说,他的生活整个“天翻地覆”。电台、电视台、报社的记者追着采访,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到50个要求采访的电话,甚至走在街头被陌生人拦住要求签名。

“疯了”,维克多说。

维克多现在在东伦敦一个建筑工地找到了一份工,但他拒绝透露工作的地点,要“隐姓埋名”猫起来。

搬砖和泥每天60英镑,维克多很满意,他计划尽快把在家的19岁的女朋友接来,给人看孩子,两人一起苦干两年,然后回家乡盖房子买汽车。

维克多说,他才不会在英国久呆呢。东西贵得要命,饭菜一点味没有。

来了多少罗马尼亚人

转眼近两个月过去了,英伦三岛似乎没有被罗马尼亚移民潮吞噬。

罗马尼亚移民到底增加了多少?首相卡梅伦在议会接受质询时说:“在一个适当的水平”。翻译成老百姓的话就是“说不准”。

英国国家统计局刚刚公布的数字表明,去年进入英国的移民数量有突增,比政府的目标10万人翻了一倍。

但移民人数增长最多的国家来自波兰,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移民的数目如果与2012年相比,从“统计数字上”有比较明显的增长。

移民来自国家与预测的有所出入,并没有减缓政府制定新的移民法案的步伐。英国社会某些领域里对移民潮的恐惧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我们下周接着谈。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