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 晒晒伦敦的便衣警察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SDS,即便衣警察,曾是苏格兰场的特警中最秘密的一支。

苏格兰场曾被判定存在“体制性种族歧视”。针对便衣警察的公开调查将揭露出什么?

英国内政大臣特里莎·梅日前在议会宣布,在就SDS警员的刑事犯罪以及可能造成的审判不公的独立调查报告出来后,将就伦敦警方的便衣警察的行为进行由法官主持的公开调查听证。

有点拗口。换句话说,苏格兰场,即伦敦警方、进而扩大到英国警察在英国百姓心目中的信任度,以及在国际上的形象声誉,都面临严重挑战。

SDS,Special Demonstration Squad,直译是“抗议特别支队”,即便衣警察。在被取消之前,是苏格兰场的特警中最秘密的一支。我先按下不表。

促使内政大臣作出上述的宣布,是因为劳伦斯案中SD警员卧底监视受害人家属的丑闻曝光。

劳伦斯案

时钟拨回到21年前。1993年4月22日,一位叫史蒂文·劳伦斯(Stephen Lawrence)的18岁黑人青年,在伦敦东南的一个公交车站等车时,被一群白人小青年无辜用刀刺死。

警察在案发数小时之内就接到了一份嫌疑人名单的举报,但在4天后才开始对嫌疑人的调查。

劳伦斯的父母认为伦敦警方态度漠然,调查不利,发起了敦促警方全力缉凶的请愿运动,得到了英国各界的支持和国际关注。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访问伦敦时特意会见劳伦斯父母表示支持。

5名白人青年被抓了放、放了抓、一审再审;警方内部调查、独立调查、公开听证。凶手依然逍遥法外。

直到20年后的2012年,其中两名青年(已人到中年)终于被判谋杀劳伦斯有罪,被判终身监禁。

1998年的公开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劳伦斯案成为无头案是因为伦敦警察“种族歧视”的态度作崇。而且,伦敦警方存在“体制性的种族歧视”。

警方道歉、保证、汲取教训。已经离异的劳伦斯父母以为终于可以重新开始生活。

“极度不安”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1993年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访问伦敦时特意会见劳伦斯父母表示支持。

然而,一名前SDS警察“坦白”自己曾受命卧底监视劳伦斯家庭,把劳伦斯父母开始愈合的伤口生生的撕开。

内政大臣随后责令律师艾利森进行的独立调查,结论更令人瞠目。

艾利森律师的调查发现:就在曼德拉会见劳伦斯家人的时候,苏格兰场派代号N81的便衣潜入支持劳伦斯家人的阵营卧底。

N81将刺探到的劳伦斯阵营的讨论、计划、行动密告苏格兰场的高级警官,以便试图找到可以“抹黑”劳伦斯家人和支持者的证据。

更恐怖的是,其中一名负责侦探与后来被定罪的青年之一的父亲私交甚密。

调查还证实,在2003年,苏格兰场曾将大批涉及腐败警员的档案材料销毁。销毁的文件、证词、录音录像带“成大货车装”,用了两天时间销毁。

内政大臣特里莎·梅在宣布将对SDS便衣警察的行为进行公开调查听证时说,已经发现的问题“令人震惊和极度不安”。

晒晒便衣警察

伦敦警察局的“抗议特别支队”成立于60年代。目的是为了对付英国“国内极端主义势力”。该支队于2008年被解散。

这些人被称为苏格兰场的“长毛”,因为他们不修边幅,一副“愤青”或公子哥模样,混迹于英国大大小小的抗议阵营,从极左到极右,从动物权益到黑人权利,无孔不入。

这些便衣常年卧底,在抗议活动中往往冲锋陷阵,比积极分子还积极。他们只与主管警官单线联系,不受常规制约。

该支队在2008年被解散后,有关其行为越来越遭到质疑,丑闻不断爆出。

70-80年代期间,曾有42名死婴的姓名身份未经家长同意被便衣盗用。多位便衣与蒙在鼓里的监视对象发生性关系,其中三名便衣正在接受刑事调查。

内政大臣特里莎·梅在议会承认,涉及SDS便衣提供证据的刑事案件的判决,“可能有人被错判”。

大臣的担心不是没有根据。实际上,有两位被判纵火罪名成立而入狱的动物权益活动分子已经提出上诉,要求“翻案”,因为他们声称,燃烧弹不是他们仍的,而是冒充积极分子的便衣仍的。

这只是个开始。分析人士相信,数以百计的政治活动人士可能因为秘密警察行为的调查报告而最终得以“平反昭雪”。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