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伦敦的“地沟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1860年代,工程师巴扎尔加提爵士主持修成了纵横1000英里的伦敦下水道网络。

维多利亚时代的奇迹,负载现代生活的噩梦。伦敦人回收地沟油干什么?

伦敦有许多令世人羡慕,让伦敦人自豪的建筑。不仅是地面上看得到的,还有地下看不到的。

伦敦市中心地下纵横交错、总长1900公里,全部用上好的红砖一块块修砌的下水道网络,就是伦敦人的骄傲、人类文明史话上的一个大手笔。

确切的说,它是维多利亚时代伦敦人的骄傲。今天的伦敦人是在给这个奇迹抹黑,更形象的说,是“抹油”。

今年早春一场有记录以来持续最长的降雨,伦敦多处下水道不堪重负崩裂,地沟污水倒灌街道民宅、泻入泰晤士河污染水源,再次凸现了现代伦敦人“虐待滥用”下水道的恶果,也让现代人体会了为什么维多利亚人当初要大兴土木修建下水道。

维多利亚遗产

伦敦城到了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已经是国际一流大都市,居民人口急剧膨胀。但那时仍没有相应的地下道排水系统,生活污水顺街泼倒,人畜屎尿粪便顺明沟直接冲入泰晤士河。

工业革命大潮中的伦敦,用乌烟瘴气、臭气熏天形容不算过分。泰晤士河畔金碧辉煌的议会大厦里,议员们常常被臭气熏得无法辩论下去。

未经处理泻入泰晤士河的生活污水导致霍乱流行。到19世纪中页,几度爆发的霍乱流行导致4万多伦敦人丧生。

维多利亚人认定生活污水是罪魁祸首,但没有意识到是因为直接从混入污水的泰晤士河抽取饮用水造成的,而是以为是明沟里污水散发的“瘴气”所致。

维多利亚人的解决办法是改明渠为阴沟,修建覆盖全城的下水道网络。

到1860年代,工程师巴扎尔加提爵士(Sir Joseph Bazalgette)主持修成了纵横1000英里(近2千公里)的下水道网络。伦敦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有完善的下水道排污系统的城市。

维多利亚人为修建伦敦的下水道花费了420万英镑,相当于今天的4300万英镑。下水道的主干道宽阔的可以通行双层巴士,主干道的交汇处,拱形穹顶像是走进大教堂。

420万英镑在当时是令人眼晕的账单,但巴扎尔加提爵士力排非议、顶住压力,要毕其功于一役,一劳永逸。

肥油球“巨无霸”

Image copyright countyclean
Image caption 2013年八月,泰晤士自来水公司在伦敦市中心金斯敦区的下水道里,挖出一个有双层巴士大小的“肥球巨无霸”。

一百多年后,维多利亚时代修建的下水道系统仍然是伦敦市中心的污水输送主干道。但是,维多利亚人留下的奇迹正在受到现代伦敦人的威胁。

巴扎尔加提爵士没有料到的是,一百多年间,伦敦的下水道要承载比他的设计超过4倍的人口的排污。

更让巴扎尔加提爵士想象不到的是,这多出4倍的现代伦敦人吃的油水比维多利亚人大多了。

除了居家厨房的油炸烧烤产生的油腻脂肪冲入下水道,伦敦多达11万家的餐馆和以油炸为主的快餐店,更是每天往下水道灌了不少烹饪废油。

泰晤士自来水公司每年要清除8万吨因地沟油导致的堵塞物,每个月的排堵费用超过100万英镑。

地沟油为何能把下水道堵了?那要“归功”于其它维多利亚人没见过的东西。柔软的手纸、卫生棉球、妇女卫生巾、婴儿纸尿垫、擦手的湿纸巾…单子还可以长长的列下去。

这些东西碰上油腻脂肪,成了最好的“骨架”,不断“增膘变肥”,形成一个个大小“肥球”堵在下水道里。

像血管里的胆固醇会引起血栓导致心肌梗塞一样,伦敦下水道里的肥球会堵塞排水,甚至会引起下水管道崩裂、污水横流。

2013年八月,泰晤士自来水公司在伦敦市中心金斯敦区的下水道里,挖出一个有双层巴士大小的“肥球巨无霸”。这个重15吨的肥球是英国历史上下水道中清除的最大障碍。

自来水公司说,在排除肥球前,不断接到当地居民告急,说下水道排水不畅,甚至污水从厕所便池上泛。

泰晤士自来水公司说,幸亏及时挖出了肥球,不然整个金斯敦区的街道和民宅都将被污水淹没。

2011年,在伦敦影剧院、酒吧聚集的西区莱斯特广场下水道交会处,曾发现一个“积油带”,聚集的油脂层面积有10辆双层巴士大小。

地沟油发电

伦敦人吃油腻快餐食品的胃口不会因担心下水道的承受力而受影响。面对有增无减的地沟油怎么办?

在东伦敦正在修建的一个发电站可能成为“油老虎”。它不烧常规燃油,而“专吃”地沟油。

这个耗资8千万英镑的发电站计划在2015年4月建成时,将是世界上此类清洁能源电站中规模最大的。

泰晤士自来水公司每天将从下水道中“刮”出30吨地沟油供给电站。靠燃烧地沟油发的电将为英国也是欧洲最大的污水处理厂Beckton提供电力。

它还将为生活污水净化提供电力。

在不远的将来,伦敦人可以靠地沟油发的电炸薯条、喝上用地沟油发的电处理的净化水。

这肯定也是维多利亚人想不到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