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英格兰腹地的“小苏格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今夏的科比“高地节”上,科比人在跳苏格兰高地舞、奏苏格兰风笛的同时,举行了一次“假公投”。

如果在9.18公投中苏格兰从大不列颠真的“颠儿”了,英国至少还能有一块“苏格兰飞地”。

事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9.18苏格兰独立公投,直到上个周末支持反对两派阵营的领军人物第一场电视辩论,似乎才让人觉得就在眼前了。

鹤发黑眉,一向给人以干巴木纳、一针下去扎不出血感觉的反独立竞选领导人达灵,面对善于“作秀”的苏格兰第一部长萨蒙德,一反常态咄咄逼人,让政治评论人士和媒体刮目相看,议论纷纷,很激动了一阵子。

不过,普通英国人,据我的观察,至少是“英国长城”(即哈德良墙,Hadrian’s Wall,古罗马人在英伦岛上留下的一道土坯墙,基本沿现代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分界线)以南的人,关注者很少。

大家都忙着享受最后一抹夏日的阳光呢。早上高峰期总是挤得像沙丁鱼罐头的火车车厢里都能有空坐。免费的《铁道报》也薄了一半。

高地节“假公投”

说“长城”南边的人都忙着度假,对“国家分裂”的危险漠不关心,不免以偏概全,立即更正。

这不,今夏的科比“高地节”(Highland Gathering)上,科比人在跳苏格兰高地舞、奏苏格兰风笛、吃苏格兰传统民族食品的同时,赶在9.18公投之前,举行了一次“假公投”(更正式一点的说法是“模拟公投”)。

说它是“假”的,因为科比(Corby)距哈德良墙以南200多英里,在英格兰腹地的北汉普顿郡。居住在苏格兰境外的英国人对苏格兰独立公投没有投票权,科比人只能“模拟”。

没有投票资格,对苏格兰的去留没有发言权,英格兰腹地的科比人为何对苏格兰独立公投如此热衷?

先忍耐一下,容我报告“假公投”结果。一共有576人参加投票,162票赞成苏格兰独立,414票反对,“反独”占了压倒性优势。

英格兰的“小苏格兰”

科比一向有英国的“小苏格兰”之称。在一家中国大陆的旅游网站上,我竟然看到把科比列入了苏格兰旅游景点。

走在科比镇的高街上,你并不会特别感觉到苏格兰气息。连锁店、超市、麦当劳,它可能像是在任何一个苏格兰小镇,但也可能像是任何一个英格兰、威尔士或北爱的小镇。

但是,如果你稍微驻足留意观察,浓郁的苏格兰气息和特有的苏格兰风情扑面而来。

科比人一开口,浓浓的苏格兰腔。如果听惯了“女王英语”,你会一下子觉得耳朵不好使。

如果你进到超市、杂货店,会发现苏格兰特有的民族食品琳琅满目。Irn-Bru(一种橙色的汽水软饮料)、Haggis(肉馅羊肚,或称羊肚杂碎布丁,直译为哈吉斯),像是苏格兰的旗帜。

民以食为天,饮食是文化。英格兰的一方水土,显然养了一方苏格兰人。

“铁人”的后代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苏格兰境内钢铁厂的衰落迫使大批苏格兰钢铁工人挥师南下涌入科比。1961年的人口普查显示,科比镇人口的三分之一都是苏格兰出生。

的确,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可以证实。2011年的人口普查显示,科比镇61225名居民中,7765人是在苏格兰出生,占了总人口的近13%, 是苏格兰以外苏格兰出生的人聚居比例最高的。

这还只是在苏格兰出生的第一代。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虽然出生在英格兰,但从小耳濡目染苏格兰文化,珍惜苏格兰的根。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苏格兰人扎根在英格兰腹地的科比镇?这要追溯到上个世纪30年代。

苏格兰格拉斯哥的Stewarts & Loyds钢铁公司选址在科比建造了英国规模最大的炼钢厂之一。

苏格兰境内钢铁厂的衰落迫使大批苏格兰钢铁工人挥师南下涌入科比。1961年的人口普查显示,科比镇人口的三分之一都是苏格兰出生。

随他们而来的,是苏格兰的方言、传统、饮食和文化。科比镇“小苏格兰”的名声从此确立。

再回到文章开头说到的“假公投”。组织者潘吉利强调模拟公投是“找乐子”(a bit of fun),但参加投票的琳达却很当真:“住在苏格兰以外丝毫没有让我觉得不是苏格兰人,9月份的投票没我的份,但我希望科比人今天表达了我们的态度”。

态度可以尽情的表,但手里没有投票权,也只能干着急。

对于那些掌握着苏格兰未来命运的苏格兰选民,影响他们做出抉择的关键因素有哪些呢?我们在下周的专栏里细说。

(责编:顾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