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世界最“毒”牛津街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来牛津街采购的人,特别是远道而来的中国人,除了带足了“京镑”和金卡银卡,也别忘了带上在家乡常用的口罩。

伦敦市中心的商业一条街,牛津街,被不少中国人称为“伦敦的王府井”。

要搁到10年前,这是打个比方,让没机会来伦敦的中国人想象牛津街的繁华热闹时有个参照。

如今,特别是赶到圣诞节前买礼物和新年过后大减价的时候,街面上碰头碰脸的中国人、店铺里说普通话待客的营业员,真会让人恍然间不知身在何处。

PM2.5与NO2

不过,我今天要说的不是牛津街的繁华,而是想提醒来牛津街采购的人,特别是远道而来的中国人,除了带足了“京镑”和金卡银卡,也别忘了带上在家乡常用的口罩。

美国在北京朝阳区的大使馆发布空气质量指数引起的争议,让中国人都知道了PM2.5。

PM2.5是用来检测空气中的粉尘含量。直径小于2.5微米的微粒(PM2.5)被称为“微小”颗粒,人体吸入后被认为构成了最大的健康风险。PM2.5是美国环境保护局(EPA)认可的标准。

粉尘微粒与空气混合形成雾霾,看得见甚至摸得着,就是不知道PM2.5的人,也知道把口罩戴上了。

朗朗晴空下,也有一种对人体健康危害极大的有毒气体污染,就是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NO2)。

二氧化氮对肺部组织和微血管的刺激造成肿胀,导致呼吸道和心血管疾病。临床已经证明,置身于NO2污染严重的空气中,可导致哮喘、心肌梗塞和中风等严重威胁健康和生命的疾病。

牛津街最“毒”

欧盟的二氧化氮年排放标准是每立方米40微克。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一个研究小组在英国测到了超过欧盟标准三倍的一个二氧化氮污染“毒巢”。

它不是在英国传统的重工业和化工产业集中的城市,而是在以金融、旅游等无烟工业为主的首都伦敦。

具体的说,在伦敦市中心寸土寸金、店铺林立的商业一条街—牛津街上。

国王学院的测量小组在牛津街上测到空气中二氧化氮平均值为每立方米135微克。注意:这个数字是昼夜平均值,也就是说,在白天商业活动高峰期,污染程度显然要更高。

研究小组测到的污染峰值发生在今年三月份的一天,达到了每立方米436微克。

而牛津街上的英国“国宝”,黑色的“老爷出租车”和红色的双层巴士,是二氧化氮废气的一个“源头”。

二氧化氮来自出租车和巴士的柴油发动机排放的废气。牛津街上的交通基本上被老爷出租车和双层巴士“占据”。而摩肩接踵的人流,从一个店铺横穿马路串到另一个店铺的顾客,让车辆走走停停象蜗牛爬。

每一次启动、刹车和发动机在堵车中的空转,都加剧了二氧化氮废气的排放。

研究小组说,牛津街两边密集的店铺和高大的建筑,不利于废气的消散。

Image caption 研究小组测到的污染峰值发生在今年三月份的一天,达到了每立方米436微克。

减排画饼

健康专家甚至提醒推婴儿摇车的父母,应该避免到牛津街这样的繁华中心逛街,因为摇车的高度正好使车内的婴儿面部与汽车排气口的高度持平。这不是口对口的“放毒”嘛!

商家已经在担心污染会吓走顾客,也会影响店员的健康。他们在要求采取措施限制牛津街、摄政街等市中心商业街上的车流量。

而经济衰退和柴油相对的廉价,使柴油再度成为受青睐的燃料选择。

科学家说,柴油发动机的污染排放每年导致7千名英国人早死。

更糟糕的消息是,政府承认,英国达到欧盟设置的排放标准的时间表还要推迟,从原定的2025年至少要推迟到2030年。

如果有幸(还是不幸?)到伦敦牛津街购物,别忘了带上口罩。

(责编:顾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