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英国校园 世界领导人的摇篮

Image caption 牛津大学。日不落帝国早已“日落西山”,但若以教育世界领导人来衡量,英国的“软实力”依然硬邦邦。

元首国王独裁者,现任世界领导人10个里面有1个曾在英国大学深造。

世界名牌大学争座次排名拼什么?教学设施、师资力量、科研水平、校园环境?恐怕都要掂量。

如果某位著名的科学家、艺术家、文学家或名流政要曾在某大学就读,更是要“拉大旗作虎皮”,招生宣传材料上一定会重重描一笔。

领导人的摇篮

英国文化委员会最新公布了一份名单,列出了曾在英国大学就读深造的现任世界领导人。

世界245个现任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中,有26个曾在英国大学攻读学位或深造。

换句话说,现任的世界领导人中,10个当中有1个怀揣着英国大学文凭或曾在英国校园消磨时光。

世界上,只有美国比英国略胜一筹。有29位现任世界领导人曾就读美国大学。

但是,英国文化委员会说,英国大学平均每5万个毕业生中出一个世界领导人,美国大学是每50万个毕业生中出一个。英国大学摇篮里出世界领导人的几率是美国大学的10倍。

日不落帝国早已“日落西山”,但若以教育世界领导人来衡量,英国的“软实力”依然硬邦邦。

大领导小领导 好领导坏领导

若以国家大小来看,澳大利亚现任总理阿伯特是最大的领导(牛津大学女王学院);而基里巴斯总统( Anote Tong ,伦敦经济学院)、巴哈马首相( Perry Christie ,伯明翰大学)、图瓦卢首相(Enele Sopoaga, 萨福克大学)恐怕只有世界政治发烧友级的读者才听说过。

若以地域或组织来看,来自欧洲和英联邦国家的领导人占了大多数。爱尔兰、冰岛、多米尼加、塞浦路斯、汤加、葡萄牙的总统;马来西亚、新加坡、纳米比亚、圣卢西亚、安提瓜和巴布达、比利时、芬兰、匈牙利的首相,也都曾在英国大学校园里“劳其心志”。

有些世界领导人,尽管尽人皆知,但如果是“臭名昭著”,恐怕母校也不愿“张扬”。

比如,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叙利亚总统阿萨德。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穆加贝1970年代在狱中通过“函授”,取得了伦敦大学经济学学士等三个学位。

不过,说句公道话,在英国大学拿文凭的世界领导人,多数选择的是政治、哲学、法律等专业。相比之下,穆加贝和阿萨德都显得独树一帜。

穆加贝在1960年代作为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的领袖,曾与少数白人统治的罗德西亚 进行游击战,他在1963年至1974年被白人当局关押了11年。

穆加贝在狱中通过“函授”,取得了伦敦大学经济学学士等三个学位。

阿萨德则作为眼科医师,在伦敦的西眼医院(Western Eye Hospital)进修两年。

皇家一族

国王王后、皇亲国戚,来英国大学镀金的也不少。其中最有名的当属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他除了在英国的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受训外,还在牛津大学的Pembroke学院深造。学习的专业?量身定做的“中东事务”。

其他还包括: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牛津大学Balliol 学院)、汤加国王图普六世(东英格兰大学)、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剑桥大学Girton 学院)。

尽管“英国教育”仍然是块金子招牌,但英国文化委员会教育负责人休斯女士警告说,英国教育的国际地位正在受到其它国家的挑战,英国必须更加努力,把下一代世界领导人吸引到英国的校园。

20-30年前,当现任的一代世界领导人选择出国留学时,国家之间的竞争远没有像今天这样激烈。英国名牌大学不说“别无分店”吧,至少不必要费心思挑挑拣拣。

休斯女士说,未来的世界领导人到英国留学,不只是在英国生活几年,而是为一生的英国情节打下基础。因此,瞄准下一代世界领导人,时不我待。

如何做?英国教育委员会最新推出了一个“教育英国校友奖”(Education UK Alumni Awards),特别用来表彰最近取得巨大成功的那些来自中国、印度和美国的英国校友。

薄呱呱是没戏了。英国校园里的“官二呱、红二呱”中,出一个下一代中国领导人也未可知。

(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