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卡梅伦对付欧洲移民的“空城计”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卡梅伦终于宣布的提议中,首相府唐宁街10号此前吹风的“紧急刹车”措施,不见了踪影。

卡梅伦的“空城计”是唱给欧洲移民听的,更是给英国选民听的。怕就怕UKIP砸场子。

英国首相卡梅伦控制欧洲移民的一揽子措施提议终于公布了。

卡梅伦说,他会拿着这些措施与欧盟商讨。说是商量,但他又说,这些都是“绝对的要求”。如果欧盟把它“当耳旁风”,那英国做出什么动作“都是可能的”。弦外之音:脱离欧盟也不是不可能。

信誓旦旦,言之凿凿。

唱给英国选民听的

卡梅伦可能要拿出的“锦囊妙计”已经“漏风”、“揣测”、“试水”了好几个月。终于拿出来时,BBC 政治事务主编罗宾逊(Nick Robinson)一句话点到要害:最有揭示意义的,不仅是公之于众的提议中保留了什么措施,更是去掉了什么措施。

卡梅伦公布的措施核心内容概括起来就是:来英国的欧盟国家移民,有工作的,要至少等四年才能享受政府公房等社会福利和减税等工作福利。

没工作的,甭想享受任何救济福利,在英国呆六个月还找不到工作,就请走人回家。

首相府唐宁街10号此前吹风的“紧急刹车”措施,不见了踪影。所谓的“紧急刹车”(emergency brake),即当来自欧盟的移民达到一定数量后,拒绝新移民入境,也就是给移民数量设一个封顶上限。

离任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和接任的新主席容克都警告卡梅伦,为欧洲移民人数设“人为限制”(arbitrary cap)违反欧盟自由移动的根本原则。但让卡梅伦没敢脚踩“紧急刹车”,恐怕还是欧盟“大姐大”、德国总理默克尔给英国亮出的“红线”:英国要想继续呆在欧盟内,就甭琢磨改变欧盟的一条根本原则。

唱给欧洲移民听的

一个是“拒之门外”,一个是“关起门来收拾”,有本质区别。其实,限制欧盟移民福利,德国、法国、意大利等都在考虑。

如果说,对于英国选民,用“空城计”是形容终于宣布的措施内容之“虚”,那么,对于欧洲移民来说,“空城计”则是实打实的。

卡梅伦宣布的计划,用句大白话概括,就是“坚壁清野”,把“好处”都拿走,尽可能减少英国对移民的吸引力。来英国还不如呆在家里或去其它国家,自然就不来了。

但是,要让“空城计”凑效,一个假设的前提是,大多数来英国的欧盟移民都是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想来沾英国的光。

但多项权威的独立调查一再显示,事实正相反。来自欧盟的移民,特别是年轻一代,学历、技能平均高于英国的平均水平。欧盟移民对英国经济的贡献远大于索取。

随手抄起一份经合组织OECD 刚刚发表的报告,说移民中接受优良教育的人数将近一半(46%),而英国人相比只有三分之一。

即便是对于低技术劳工来说,拿走减免税等工作福利(in-work benefits)补贴后,从事最低工资工作的劳工的收入会减掉不少,但即便如此,来自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的移民拿到的工资也比在家从事相同工作收入要高。

而英国人不屑于做的脏活、苦活、累活,还真离不开欧洲移民。

还记得我在《罗马尼亚人来了吗》一文中提到的那位,乘新年过后第一班航班来伦敦的罗马尼亚农民维克多吗?

维克多出了希思罗机场,转眼就找到了一份在一家洗车场洗车的工作。无奈整天被记者包围,维克多怕影响洗车场生意,又在东伦敦一个建筑工地找到了一份工,搬砖和泥每天60英镑,维克多很满意。他计划尽快把在家的19岁的女朋友接来,给人看孩子,两人一起苦干两年,然后回家乡盖房子买汽车。

维克多说:“我不是来抢你们的国家的。我来工作、挣钱、回家”。维克多的话在来英国的欧盟劳工中恐怕颇有代表性。

民不畏苦,奈何以苦惧之?

Image caption 卡梅伦说,新宣布的计划可以用一个字概括:“控”。而英国独立党UKIP领导人法拉吉反唇相讥:只要英国呆在欧盟内,就无任何能力控制欧盟移民。

UKIP 砸场

四年前,保守党主政的联合政府上台伊始,做出了一项庄严的承诺,把每年进入英国的净移民人数限制在10万人以下。

四年来进入英国的净移民人数非但没有降到年10万人以下,而且连年攀升。在卡梅伦宣布限制措施的前一天公布的数字显示,上年度进入英国的净移民人数超过政府划定的“红线”数字两倍以上,甚至比2010年从工党政府接手时的数字还多出了16000人。

卡不住欧盟国家的移民,是因为作为欧盟28个成员国之一,英国是在罗马条约上签字画押了的。罗马条约是奠定欧盟的基础条约,而“移动自由”,Free Movement,是罗马条约的精髓,它保障欧盟成员国的公民可以在欧盟任何一个成员国内移动、生活、(在大多数情况下)和工作的自由。

卡梅伦说,新宣布的计划可以用一个字概括:“控”(countrol)。而英国独立党UKIP领导人法拉吉反唇相讥:只要英国呆在欧盟内,就无任何能力控制欧盟移民。

法拉吉说,要想控制住来自欧盟的移民,只有一条路:英国退出欧盟。

UKIP认准了这条路,高举反欧盟、反移民大旗争取选民,不但挖走了传统的保守党选民,而且争取了部分传统的工党选民。两名保守党议员“反水”投靠UKIP 导致的地方补差选举,两位“叛徒”以高票重新当选,成为UKIP议员,不只是让保守党尴尬,而是让英国三大主要政党都心慌。

三大政党相继公布控制移民的措施,一个比一个严厉,但仍然是进门后的控制,而无法“拒之于门外”。

看来,英国上演的对付欧洲移民的“空城计”,唱者不是足智的诸葛亮,听者也不是多疑的司马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