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中俄新贵撑起英国私校

伊顿公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连年提高收费的私校与甘愿掏腰包的父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私校门外等候的队伍并没有缩短。

中国孩子来了,俄国孩子来了,阿拉伯孩子来了…英国私校成了世界“贵子”的乐园。

“世界顶尖精英学校教育的是来自全世界富豪家庭的孩子。父母要把一个孩子送到一个典型的寄宿学校,一年要拿出税后3万英镑。结果,渐渐地,我们的护士不再把孩子送到私校,接着是警察、军官、甚至是会计师和律师。”

这不是红了眼的邻居大嫂送不起孩子上私校的愤愤不平。这是伦敦温布尔登顶顶大名的私校,国王学院中学King’s College School的校长豪尔斯(Andrew Halls)的扼腕叹息。

“暴发户”孩子的乐园

King’s College School刚刚被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评为“年度最佳私立学校”。而校长豪尔斯在接受采访时却充满忧虑和反思。

他说:“来自世界的富裕家庭来敲我们的门,排队的长龙似乎一眼望不到头。这使得我们对一个简单的事实视而不见:我们收费太过头了”。

英国私利学校在过去10年中,收费的上涨幅度是通胀率的两倍,在过去20年中超过通胀率四倍。

连年提高收费的私校与甘愿掏腰包的父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私校门外等候的队伍并没有缩短。

但是,私校内的面孔却在悄然而显著的改变。中东阿拉伯富家子弟、俄国暴发户、中国的官/富二代,接踵而至。在豪尔斯校长眼里,英国的私校几乎成了世界暴发户孩子的乐园。

嘀嗒作响的炸弹

英国私校之所以能连年提高学费,是因为似乎无论收费多高,总有人掏得起也愿意掏。贪心不足蛇吞象。

但豪尔斯校长警告说,这种贪婪心理是危险的:“一个简单的实事是,学费是一个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现在的感觉就像(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前的蓄势待发。”

豪尔斯校长说,在今后10年内,英国私校将面临严峻考验,一旦海外家长停止送孩子来英国,英国的私校体系将面临崩溃。

他说:“如果私校不认清形势,它们将一个接一个的关门。当然,我自己的学校也要未雨绸缪。”

豪尔斯的谋略就是主动出击,到潜在生源最大的中国“就地取材”。

King’s College School计划在今后20年中在中国不同大城市开办10所分校,为瞄准到英、美一流大学留学的中国中学生提供教育。中国分校的学生收费是在英国收费的一半。

上海惠灵顿

其它英国顶尖私校已经领先一步,在中国“抢滩登陆”。比如,久负盛名的惠灵顿中学,Wellington College。

惠灵顿中学已经与上海市的上海中学达成合作协议,联手创建“上海惠灵顿国际学校”(Wellington College National School Shanghai),从明年开始招生,通过考试录取1000名中国学生。

以在滑铁卢一战击败拿破仑而名垂英史的英国“铁公爵”(Iron Duke)惠灵顿将军的名字命名的这家私立学校,位于英国伯克郡,最初是为英国军队军官的儿子们创立的,已经有150年的历史。

如果要在英国上惠灵顿中学,住宿生每年至少要3万英镑。不过,校长塞尔顿爵士(Sir Anthony Seldon)说,在上海的学校对中国学生的收费将会低很多,部分学生甚至学费全免。当然,你要出类拔萃绝对的优秀。

在上海的15-19岁学生,也将像他们在英国母校的学生一样,身着橙、黄、黑三色校服。数、理、化、英语等课程将按英国A-level(相当于中国高考要求)设置由英国老师教授。汉语、历史等课程由上海高中的中国老师教授。

塞尔顿爵士说,中英两所顶尖中学联手创立一所学校,是要尝试将中国和英国教育中最优秀的部分结合起来,为英国牛津剑桥及罗素集团大学(英国一类大学)培养优秀的生源。

英国一流大学对中国学生(还有他们的家长)的吸引力是巨大的。过去10年中,在罗素集团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人数翻了三番,达到目前的14005人。

巨大的吸引力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潜力。惠灵顿中学、国王学院中学等英国顶尖私校领先一步进军中国,其它英国私校步其后尘也在预料之中。

中国学生不再需要远渡重洋,在家门口就能接受英国“贵族学校”的教育、直接与英国一流大学接轨;英国的私校得到了生源保障、为英国大学输送一流学生,倒也是双赢之举。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