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新年 百万饿肚子的英国人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世界最富裕国家之一的英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依赖救济粮站,而且人数还在猛增?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再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和争论。

4百万英国人在等着领救济粮中迎来了新年。世界富国俱乐部中的英国,为何这么多人食不果腹?

圣诞新年,电视上,美酒美食美女,温馨香浓;街头上,采买的人流摩肩接踵,欲壑难填。

欢欢喜喜的气氛中,由英国议会跨党派议员以及教会领导人组成的一个调查委员会在年底公布的一份报告,读起来尤为艰难。

报告说,英国的救济粮站和依赖救济粮站提供的食品果腹的英国人数量急剧增加。

百万人面临饥饿威胁

救济粮站,food banks,是向买不起食品的人提供基本营养所需的食物的慈善组织。它由义工提供服务,食品则来自公众的捐助,主要是便于储藏的罐装食品和米面通心粉等干货。

调查委员会的报告说,在过去10年中,最主要的一家救济粮站,Trussell 信托慈善机构,从最初的十几家猛增到470家。报告说,还有其它独立的救济粮站至少不会小于这个数目。

仅Trussell信托一家,靠它提供的救济粮才免于挨饿的英国人,在2011-14短短的三年中,从12万人激增到近100万人。

报告中的几个数字尤为刺目:

  • 有400万英国人面临饥饿的威胁。
  • 有50万英国儿童生活在买不起食品的家庭中。
  • 有350万英国成年人吃不起像样的饭食。

饱汉看饿汉

世界最富裕国家之一的英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依赖救济粮站,而且人数还在猛增?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再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和争论。

争论中,两种论调尤为刺耳。

保守党上议院议员杰金夫人(Lady Jenkin)说: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是“穷人不会做饭”。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杰金夫人被迫道歉,说她没把话说清楚。她的本意是在家里自己做饭,要比吃罐装食品更便宜也更有营养。

恐怕杰金夫人的“家”与挣扎在贫困线上的英国人的“家”是两重天。以19岁的待业女青年雅斯敏为例。她是有证书的厨师,要比一般人更会做饭。但她既无钱买做饭的基本原材料,也没有做饭的环境和设备(她住在慈善机构YMCA提供的宿舍里)。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雅斯敏来说,是既无米,也无炊,所幸有救济粮站。雅斯敏说,英国上下和她处境相似的青年人有许多。

另一种论调是,吃救济粮的人多了,是因为开设的救济粮站多了,不吃白不吃。

这是不需要去领救济粮的人的想当然。其实,并不是你想吃救济粮就能吃到的。你要有地方政府社会工作者、或你的家庭医生、或片警出具的介绍信,证明你或家人面临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威胁,才可以到粮站领食品。

而且,开一次介绍信只能连续三次到粮站领食品,超过三次,则要重新去开介绍信。

由乐施会、英格兰教会、拯救贫困儿童等组织联手进行的另一项调查显示,领救济粮“是走投无路的最后一个选择”。许多受访者都说,到粮站领食品是他们一生中最难为的事。许多成年人说他们宁可饿肚子,只是家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万不得已。

家贫百事哀

百万人靠救济粮果腹,特别委员会的调查显示的原因简单明了:穷,没钱买食品。或者,买了食品,其它要花的钱就没了着落。

报告说:“太多低收入家庭的人面临这样一个选择:或用钱维持煤气表运转,或把食物放到餐桌上”。

连年的经济衰退,对靠最低工资过活的低收入阶层打击最大。

而联合政府上台后推行的福利制度改革,用报告的话说,“一些本可以避免的问题,也一定程度上给穷人和弱势群体造成了影响”。

英国政府大力削减社会福利开支、收紧领取福利金的条件,让部分人减少了福利金收入,甚至失去了领取福利金的资格。

而政府将各项福利金合并成单一福利金的改革过程中,造成的混乱失误影响了福利金的发放。

一周的福利金可能是富人一顿便餐的小钱,但对领取福利金的人来说,拿不到手,就可能一周饿肚子。

仁爱始于家

特别委员会的报告为减少依赖食品救济的人数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包括尽快理顺福利体系、加快福利金发放;增加中小学可以享受免费午餐的学生人数、为贫困家庭分忧解难;建立全国性协调机构,降低超市等商店食品浪费等等。

报告说,这是近期目标。从长远着眼,要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减少贫困人口。

参与调查的英国坎特伯雷大主教韦尔比说,英国人遭受饥饿折磨的困境,比非洲难民营里的情景更令他震惊,因为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英语里有句谚语,Charity begins at home(“慈善从自家开始”、“仁爱始于家”)。英国人是个乐善好施的民族。在赈济非洲饥民、救助亚洲灾民的时候,看来也不能忘了家乡父老。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